小书亭
返回

重生火红岁月,我在空间里种田

第632章 家务事不能掺和?
上章 目录 下章

重生火红岁月,我在空间里种田第632章 家务事不能掺和?

在外面一直很谦卑的老李。

今天如同一头发怒的雄狮,只见他怒目圆睁、头发炸起。

手中提着一根鸡蛋粗的木棍,正在狠狠地教训他的儿女:大女儿荣荣、小儿子臭臭。

而老李家的二女儿改改、三女儿改荣,则吓得瑟瑟发抖,躲在院子边上准备随时开熘...

“说!你偷了几块?”

老李用棍子“彭”的敲在大女儿的背上,

然后恶狠狠的、厉声质问她,“馋,你就馋成这样了?我老李家的人,甚会儿出过手脚不干净的人?羞鬼精咧,咋解额就养了你这么一个、一曼不争气的女子?”

老李家这个女儿,倒也倔强。

只见她眼里泪汪汪的,她的后背被自家的爸,狠狠地敲了一棍子。

但荣荣小姑娘的嘴唇,却抿的紧紧的,强忍着巨大的疼痛。

一言不发!

既不开口认错,更不开口讨饶...

“爸,不要打姐姐,是额嘴馋,让姐姐给我吃羊肉...”

老李家最小的儿子,浑身颤抖的跑过去。

伸手扯住老李的手,苦苦哀求道,“爸,你不要打大姐姐了...我,我再也不敢了。”

老李怒吼,“不敢?我看你们敢的很!再不好好的拾掇你们一顿、给你们长点记性,我看你们是要上天了!”

说着,老李抬起腿,冲着自家那个宝贝儿子,就是一个侧踢!

“噗通——”一声!

老李头的小儿子,‘哇’的一声惨叫,倒飞出去2米多,“噗通”一下子摔倒在院子之中!

这个老李家的院子,地面虽说没有硬化,全是黄土夯实而成。

但塞北冬天寒冷,大地已经被冻的瓷实。

这种地面比起用水泥地,其硬度也不遑多让...

老李家这个才6岁的儿子,哪架得住老李这么一踢?!

“哇——”的一声,老李家的小儿子,嘴唇流血,趴在地上哇哇大哭。

“你这是作甚咧?”

老李的婆姨姬转转,丢下手中刷炕的小扫帚,勐地扑到自家儿子身上,“你打人也没个轻重?打坏了,看你咋整呀!”

老李气休休咬牙,“打死算求!反正他手脚不干净,以后额见了老李家的诅宗,也是臊哒的慌!”

眼见自家的宝贝疙瘩儿,被自家男人打的摔破了嘴唇。

姬转转心疼的直流泪。

伸手抹抹儿子嘴角的血沫,姬转转扭头厉声呵斥自家大女儿,“你个死女子!是你偷的,你就不能大大方方的承认?

干甚要你的弟弟,来替你挨打?他才几岁,你几岁?咹,你这女子,咋解这么没良心?”

大女儿依旧咬着嘴唇,一声不吭..

“彭——”

老李头一棍子抡出,打的荣荣小姑娘一个趔趄!

但,她依旧挺着一颗倔强的小脑袋,对着天空怒目圆睁。

还是不吭声...

这种无声的抵抗和倔强,惹的老李更加的愤怒!

只见他高高举起棍子,正要打下去...

“你做什么?!”

张晓丽怒气冲冲的跑出窑洞,上前护住荣荣小姑娘,“不许打人!”

“她偷东西!”

老李气的胸膛急剧起伏,“额要是不好好收拾收拾她,以后还不知道她会变成什么人哩!

要是被公家收进去教育了,我老李家丢不起那人!”

张晓丽怒斥他,“小孩子犯了错,给她好好说说,让她改正就行了。不管怎么说,你也不能打人!你知不知道,打人是犯法的?”

老李不服气,“额打自家孩子,犯哪门子的法?

张同志,你就别管了。我今天非的好好教训教训她,让这个死女子,长长记性不可!”

“不行!”

张晓丽毫不退让,“天底下,就没有像你这样打孩子的!我看你这是准备往死里打呀?快快把棍子扔了,不许打人!”

老李气喘如牛,“天底下有没有这样教育孩子的,我不知道。可我知道:像我们庄里,谁家不是像我这样教育孩子的?”

遇到老李这种倔驴。

张晓丽也是无奈,“窦队长!生产队里的社员,粗暴对待妇女儿童!你到底管不管?”

窑洞里,

窦建德微微叹口气,“咋解管嘛,这是人家的家务事...在咱们塞北,夫妻床头打架床尾和。别人真还掺和不了。”

“有什么掺和不了的?”

正躺在炕上赖床的彭勇,忽地一下子做起来,“身为生产队的干部,遇到自家的社员粗暴对待妇女儿童,凭什么就不能管?”

说着,

彭勇三下五去二的穿好衣服,就准备冲出去,狠狠地收拾老李一顿!

正在此时!

只听见屋外院子里,传来李会计的呵斥声,“老李!长本事了啊。没想到平常见你出去怂头怂脑的,回到家里,你可厉害的很呐...”

“把棍子,给你大大收起来!”

李会计声音很严厉,“你要是伤到了张同志一根毫毛,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法办了你?”

老李不怕老婆,不怕孩子,甚至不怕他的老丈人、丈母娘他们。

但他是真的,很怕生产队里的干部...

尤其是眼前这位、向来在村里面以手段狠辣而闻名的李会计。

“咣当”,老李丢下棍子。

李会计怜爱的拍拍荣荣小姑娘,“莫事吧?”

荣荣眼泪掉落,然后摇摇头。

“那就好。家里有碎茶沫没有?”

李会计拍拍荣荣小姑娘,“去,进屋烧水,给叔泡缸子酽茶。”

小姑娘依旧没吭声,只是她也乖乖的进屋烧水去了。

“老李,你本事可大着呢。”

李会计等到小姑娘,和老李的婆姨、孩子都进屋去了。

这才瞪着老李头呵斥道,“既然你的本事这么大,下手也够狠。

再过几天,就该轮到我们生产队,去县供销社食品站挑粪了。老李,你既然这么厉害,到时候就让你领头吧。去把粪,给我抢回来!”

老李吓得连连摆手,“额哪有那个本事啊!和人吵架,我连话都说不利索,哪还敢带着人去和别人干仗?”

李会计冷哼一声,“哟你还知道你自己,没啥求本事咧?那你刚才打自家的女子,下手为啥要那么狠?”

“她偷羊肉吃。”

老李头解释道,“你要说是家里过年,炖上了几斤羊肉。孩子嘴馋,捞上一块儿吃吃,那倒也行。”

“可她捞的炖羊肉,是生产队集体的财产。”

老李怒火上涌:“那是人家窦队长提过来,给知青们吃的!我这个女子,害不哈轻重。

丢人都丢到人家张同志,罗同志他们面前了!我不好好的打她一顿...能行?”

听老李头这么一说。

张晓丽这才搞明白了:

今天一大早,为什么老李头就打的家里的小孩们,一个个鸡飞狗跳的原因...

“吃了就吃了呗。”

张晓丽不以为然,“不要说你家里的孩子馋炖羊肉。就连我这个不怎么吃肉的人,都觉得塞北的羊肉确实香。”

“小孩子嘴馋,吃上几块儿那也很正常。”

张晓丽瞪老李头一眼,“我说李叔,我刚刚一见到你的时候,觉得你非常的讲理,也特别的谦虚。

没想到,你怎么是这种小鸡肚肠的人呢?那一盆羊肉,我们不吃了。全给荣荣小姑娘,她们几姐弟吃吧。”

“哈说。”

老李头不领情,“那是生产队里用来招待你们这些知青的。我们哪有资格吃?

那不是侵占集体的财物、占公家的便宜么?”

老李很不服气,“再说了,张同志。你好是好,可你毕竟是个女子!

这盆羊肉到底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情,还得罗旋同志他们来做主。”

就这么赤果果的鄙视女人?!

张晓丽不由有点生气,“我说老李同志,你怎么能这样呢?不要说一盆羊肉了!就算是一群羊,我都能做得了主。”

老李不敢和张晓丽,摆明车马的吵嘴。

但他大抵是...非常不服气!

而且老李头非常反对张晓丽身为一个女人,却敢擅作主张、越俎代庖,

替罗旋做出决定的这种做派。

“婆姨女子当家,房倒屋塌。”

老李小声咕囔道,“咱祖祖辈辈,就没有让婆娘来当家的规矩!”

张晓丽大怒,“你!

我们巴蜀那边,大部分都是女人当家!也没见谁家的房子塌了。愚昧、封建!气死我了...”

老李依旧小小声声咕囔,“那活该你们那边穷。

听说那边穷的,连山上的竹子里蛆虫也吃、什么蝉、张牙舞爪的螃蟹...听说还有吃蜈蚣、蝎子的...”

张晓丽闻言,顿时心尖尖气的疼...哪边都疼!

一口老血,差点当场喷涌而出!

张晓丽被气的不轻,却又无可辩驳:

她总不能和眼前这个、连知脂米县地界都没出过的老李头。

说吃这些东西的人,在巴蜀只是极少、极少的一部分人吧?

总不能给老李头科普:竹蛆的营养,其实非常丰富吧?

总不能说,吃螃蟹,那是和这边的人爱嗑瓜子差不多,就是图一个嘴巴别闲着吧?

看着张晓丽被气的胸膛起伏、脸蛋涨红...

李会计微微一笑,“张晓丽同志,你先回屋去吧。和他这种老古董,掰扯不清楚的。”

“呼——”

张晓丽气冲冲的撩起门帘进屋。

“啪”的一巴掌,拍在正在忙着穿外套的彭勇背上,“你一个男同志穿衣服的时候,也不知道转过身去?气死我了!”

彭勇张张嘴,没敢吭声。

窦建德憨厚一笑,开口安慰张晓丽,“张同志你消消气,咱这边就这习俗。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家里面的大事小情,都是由男人说了算...这是老辈儿,传下来的规矩。”

规矩?

张晓丽和彭勇,暗自呵呵...

在塞北,恐怕有90%的男人不会做饭。

无论他们家里的婆姨女子,有多忙、有多辛苦。

这些老爷们儿回家之后,就会盘腿坐在炕上,等着她们做饭吃。

哪怕等的再晚、再饿,他们多半也是不会自己动手,去做饭吃的...

没招,这边的男人小时候有家里的娘、姐姐妹妹们帮他做饭。

等到长大了,年龄还很小,家中长辈就给他们张罗着“闻羞子”[找媳妇儿]。

等到这些男人结婚生子之后,又该轮到他们的婆娘、女子替他做饭了。

这倒没什么对与不对的。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每个人他的思维方式、和形事风格,都避免不了得受到他所处的大环境的影响。

彭勇有点生气,“窦队长啊,你也不去管管,社员们打骂自家的孩子这种事情?”

窦建德一愣:“咋解管?额小时候,也是这样被大人踢打长大的...家务事,真管不成。”

彭勇不服气,“凭...”

罗旋拉拉彭勇,示意他别和窦建德争执...没用!

区区一个老实巴交的窦建德,别说他意识不到,这边的人对待自家孩子,那种大男子主义的态度。

是非常错误的。

就是他意识到了,又能怎么样呢?

让窦建德自己带头做饭,打算来一个先锋模范带头作用?

窦建德如果真敢那样干的话,庄子里的男人们,不但不会跟着他学。

反而还会蹲在村口吃饭的时候,扎堆嘲笑他!

只因为窦建德此举,会损害整个庄子里这些男人们的利益。

在他们心里,有一种照不宣的默契:大家都得有大爷们派头!

这样才能,继续维护他们的自身利益...

若是遇到庄子里的社员,他们两口子打架...好吧,其实多半是家里的男人,在爆锤自家的婆姨。

窦建德也是不好插手的...

一个不小心,窦建德出于好意、上前去维护被打的那个婆姨的话。

恐怕只能招致两个后果:人家两口子联起手来,指责窦建德狗拿耗子。

要么就是村里,慢慢会出现闲言碎语:窦建德是不是和某某某的婆姨,有...嘿嘿。

要不然,他咋解会去维护那个婆姨?

要不是他们之间...有那个那个,人家两口子打架...

关他屁事啊!

要想改变一个地方的经济面貌,不容易。

但要想改变一个地方的人、他们整体的思维方式,和固有观念...

那将会更难!

慢慢来吧,欲速则不达...

就像千百年来,拉枯寨子里的那些人,一直都喜欢用手抓东西吃。

那边的男人懒的...实在是没法用言语去形容。

但后来,他们不也慢慢的改变了吗?

人家塞北这边的人,至少还特别的勤劳、特别的顾家。

而且还特别的遵纪守法吧!

有了这么好的基础条件,罗旋还就不信了:反正自己在这边,还要呆很长一段日子。

随着接下来的、各项工程的相继开展。还不能潜移默化的、去慢慢改变这边的思想?

滴水穿石。

不着急...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杨晟已过万重山佞臣凌霄萌宝助攻:爹地,追妻请排队我真的不开挂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相关推荐
震惊!开局一片地,暴击出奇迹诡秘:悖论途径我,传奇教授被向往节目组曝光了超维武仙玄幻:我有一块经验面板穿越火线之生化危机全民转职:开局隐藏职业亡灵君主影视诸天从念力开始完美世界之无上主宰完美世界之帝骨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