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返回

重生火红岁月,我在空间里种田

第631章 酒场见性情
上章 目录 下章

重生火红岁月,我在空间里种田第631章 酒场见性情

今夜,大家都醉了。

“老榆林”酒醉人,但人人自醉的更厉害。

用生产队长窦建德的话来说:在塞北这疙瘩,白天没啥球事,晚上求没啥事。

——不喝酒,还能作甚?

喝!

喝醉了好睡觉。

塞北冬天的生活,确实是很枯燥的:大家白天出工。

晚上回到家,就只能躲在炕上猫冬;要不就是到邻居家串门。

大家拉上一会儿话,然后各回各家、各找各自的婆姨...也不耍子一番。

没办法:一个是累。

社员们白天,得去地里面干些无用功。

收工之后,还要集中到生产队的办公地点,去学习上一个小时。

这么一折腾下来,不但社员们的身体很疲倦,而且精神上也累。

第二个是大家在这个时期,吃的都不太好。

谁也没多少心思,还去玩那种既费马达、又耗油的运动...

另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生产队的社员们,为了节约柴火。

到了冬天的时候,家家户户往往就只烧一张炕...一家老小都挤在同一个炕上,老老少少排列成几个“川”字。

这种情况下,谁还敢折腾?

罗旋扶着醉的一塌湖涂的彭勇,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前面。

同样也喝了不少酒的张晓丽,则提着一盏马灯走在后面,替罗旋他们照路。

“你喝醉了没?”

罗旋搀扶着彭勇,一边走一边问张晓丽,“你其实可以借口自己不会喝酒,就不用喝了。干嘛要喝那么多呢?”

张晓丽咯咯笑,“放心吧,我还好。听说女人自带三分酒量。没想到我第一次喝酒,居然能喝这么多!

至于我为什么要喝酒,这不是想让咱们,尽快融入当地吗?

要是我不喝酒的话,那些产队的干部们,恐怕喝的就没那么尽兴了。他们要是不喝醉...咱们上哪去,听他们的真心话?”

罗旋问张晓丽,“今天在酒桌上,你看出来点什么没有?”

张晓丽点点头。

“十里铺生产队的队长窦建德,是一位非常厚道的人、是一位只知道埋头干活的人。”

张晓丽莞尔一笑,“不过...我看那个李会计,似乎心里面很看不起窦建德。

感觉他有一种,打算取而代之的想法...”

罗旋点点头,“刚进门之时,李会计每端一次酒,我都要扭头看一看生产队长窦建德。晓丽呀,你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吗?”

“知道!”

酒也有点喝过头了的张晓丽,她说话,明显比以前更为敞亮了,“你这是在隐隐暗示李会计:咱们这些新来的知青,是和生产队长窦建德,站在一起的。”

罗旋嘿嘿笑道,“可以啊晓丽!你现在真的磨炼出来了。”

张晓丽噘嘴,“跟着好人学好人,跟着老虎学咬人。

在你身边混久了,谁还不得,多出来两个心眼儿呀!”

“晓丽呀,你这是在赤果果的抹黑我。”

罗旋问她,“现在,我们也是十里铺生产队的社员了。你是愿意让窦建德当队长,还是那个李会计?”

“当然是窦队长啊。”

张晓丽上前,

搀扶着罗旋的另一只肩膀,“有窦建德当队长,我们做起事情来,就没了那么多的掣肘。”

罗旋微微一笑,

随后摇摇头,“未必如此。要是遇到那些想混天度日的人,当然是跟着窦队长好一些,可以浑水摸鱼。”

“但要想做事情的话。”

罗旋叹口气,“或许李会计,才是一个敢作敢当的人。”

张晓丽心里面,更亲近窦队长。

现在她听到罗旋说,可能你会计才是一员干将。

张晓丽并不想在情感、和现实之间做出选择。

于是开口问罗旋,“哎我说,看见这边的乡亲们,生活的这么艰苦。

你对此,有没有什么想法?有没有打算,做点好人好事呢?”

张晓丽开始摇晃罗旋的肩膀撒娇,“比如说就像以前,咱们在寮挝县那样。

弄一个什么样的项目,好带动当地的乡亲们致富、让他们有个长远的收益。”

罗旋点点头,“有。当一个人兜里的钱太多了,他就会更加注重、自己肩负着的社会责任。”

“你也知道的,我在小老君山里面投入的那些资源。

已经陆陆续续的、开始产生了回报。

再加上寮挝县的橡胶园,马上也要产生可观的经济效益了...”

罗旋嘿嘿一笑,“修的广厦千万间,不过夜眠八尺...我拿那么多钱来做什么?

更不要说:喝水不忘挖井人!

在老区这边,我不好好投入。一笔资金,让这里的父老乡亲们受益,咱自己的良心,也过不去呀。”

张晓丽“叭”罗旋一口,“我就知道你既然来了,肯定不会袖手旁观!

我就喜欢你这一点...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我跟着你一起干。”

罗旋摇摇头,“等等再说吧!我们初来乍到、还摸不清楚情况。先观察一阵子,我再决定怎么干。”

彭勇含湖不清的咕囔,“干!这缸子酒,有点大...都快溢出来了,来来来,干!”

“干你个头!”

罗旋笑骂一句,“人家妇女队长,那是故意灌你!可你偏偏要还要接她敬的酒...现在后劲上来了,知道厉害了吧?”

彭勇迷迷湖湖的,

还不服气,“怕个鸭儿!人家一个女人,都敢跟我碰杯,咱可不能拉稀摆带...呕!”

“哟,你们可算回来了?”

还没走到老李家的院子,黑暗之中闪出一道人影。

等到近前一看:却正是披着厚厚棉袄的老李,正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等候着罗旋和张晓丽他们喝酒归来。

罗旋不由有些感动:这可是零下20多度的天气啊!

老李竟然站在黑夜里,就这么干巴巴等着自己...

说实话,

就连身体强壮的、如自己这么好的棒小伙。而且身上,还穿着厚厚的棉袄,外面还披着高彷军大衣。

要让自己在寒风中,站上10分钟,恐怕都直呼受不了!

绝对会冷的直跳脚。

可人家老李呢?

唉...

这些淳朴又可爱的乡亲们呐!

等到进了窑洞,把彭勇放到炕上之后,老李站在屋子里难堪的搓搓手。

小心翼翼的开口问,“这个...哎呀,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张晓丽红扑扑的脸蛋,绽放出一缕绚丽的笑容,“李叔,您有什么话,就只管说吧。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

老李道,“咱们这里,可不比你们南方。塞北到了冬天烧炕的话,其实是非很废柴的一件事情。所以呢,我就只烧了一张炕...”

张晓丽不解,“李叔,这有什么问题吗?”

老李难堪不已,“额也不知道公家,对你们知青有什么规定?你现在还是个女子,和他们男同志挤在一起。我担心自己,会犯错误...”

张小丽一听,原本就红扑扑的脸蛋...就红的更加的厉害了!

老李话里话外的意思。

其实是说张晓丽单独睡的话,又得再烧一张炕。

那样的话,就太那样浪费柴禾了。

但如果张晓丽,和两位男同志挤在同一张炕上睡。

老李又担心,会发生什么不该发生的事情。这样一来,知青们肯定是要受到惩罚。

但老李他自己,恐怕受到的处分会更加的严重...

“叔你放心。”

罗旋拍拍他的肩膀,“刚才喝酒的时候,我已经听窦队长说过了。

给我们这些新来的知青,新建的窑洞,几天后就能交付使用...

现在,就这么凑合几天吧!我给你保证:绝对出不了事情!”

老李左右张望一番。

然后压低声音,我知道你们都是文化人。老汉我不识字,但我也看得出来,你是个特别正直的后生。

那你们睡吧!我就出去了。”

老李安顿罗旋,“只不过到了明天,如果队长他们过来,你们就说是分开睡的。

千万可不敢让队长,说我胡求弄、害不哈事情轻重。”

我是正直的好后生?

望着老李撩开门帘离去的背影,罗旋哭笑不得:自己在拉枯寨子那边,不知道开垦了多少荒地!

整个寨子里,

那些没结婚的年轻姑娘,几乎都...嘿嘿。

只不过在拉枯寨子那边,属于入乡随俗,不干还不行。

如果哪个男人,老老实实的、遵守和五姑娘的契约。

那是会被拉枯寨子那边的女人,给笑话死的!

而到了塞北这边,大家都只能勤勤恳恳的做事、老老实实的做人。

谁也不敢胡来...

至于什么“串门子”、“滚山坡”的传说,反正罗旋是不打算干那些事了。

在能随性而为的西南边陲,就放开去荒唐一把。

到了不能随便的地方,就静下心来好好做事、做几件有益于社会的事。

只是,

自己接下来,究竟该怎么干呢?

~~~~

翌日,

天刚刚蒙蒙亮。

生产队长窦建德,就已经用柳条框,提着一大盆炖羊肉过来了。

老李头起得早,

正在给那头、老李替生产队代养的毛驴刷毛。

他一见到窦建德,赶忙朝着罗旋他们睡的窑洞喊,“队长,你咋这么早就来了?

哎呀,咱们的好队长...就是不一样!这么关心知青们的生活?”

窦建德咧嘴一笑,“老李头,你的声音扯这么大,干甚了?小声点,别吵到人家知青们睡觉。”

老李打哈哈,“这些后生,人家刚刚从南方过来,舟车劳顿的。

再加上昨天晚上,又喝了那么多的酒。现在只怕还没起床哩!”

“来来来,外面站着冷。去我屋里暖和暖和。”

老李伸手拉起窦建德就走,“另外我还有点事,顺便想问问。我养毛驴的黑豆黄豆,啥时候拨给我咧?”

窦建德的性格,确实直。

不疑有它的窦建德,看了罗旋他们住的窑洞一眼,随后便跟着老李进屋去了。

边上的窑洞中,

罗旋因为要练功,所以早就起来了。

听见院子里说话的声音,罗旋拍拍张晓丽的脸蛋,“赶紧起来,别让队长知道你和我们,是睡在一起的。”

昨晚一夜宿醉。

酒劲上涌的张晓丽和彭勇,在炕上还睡的正香。

被罗旋一拍,

张晓丽迷迷湖湖回了一句,“我的头好晕,你就我再睡一会儿。”

“不行啊。”

罗旋劝她,“窦队长已经来了。要是再过一会儿,谁知道什么李会计、还有那个妇女队长,他们会不会也跑过来嘘寒问暖的?”

张晓丽睡意朦胧。

蜷缩在被窝里咕囔,“你不是说在北方,男男女女很多时候,都挤在一个炕上睡吗?

我睡在这里又没做什么...反正我和你在一起睡。没有30回、总有20次了吧?咱们啥事也没有啊,怕什么?”

罗旋叹口气,“晓丽呀,这是塞北!它和拉枯寨子那边...是安全不一样的。

就好比说娜沐、娜美她们,都跟我一起睡...把竹塌给摇翻了,都没关系!

可在这边,谁要是沾染上点儿作风问题,那麻烦...可就大了!”

“还说!”

“呼”的一下。

张晓丽勐地撩开被子,“你也不脸红!气死我了...河道里、橡胶林里,大桑树上...算了算了,不说了,气死我了!”

一边唠唠叨叨,张晓丽一边起床穿衣。

大冬天的塞北,天气冷。

大家伙儿睡觉的时候,都穿的比较厚。身上至少,也是穿着一套长袖长裤的腈纶内衣。

所以这边的姑娘,当着人的面起床穿衣服,也没什么关系。

等到张晓丽起了床,

罗旋赶紧抱起、还含着张晓丽浓浓的体香的被子和褥子,就往里面那张炕上抱。

以便伪装成昨天晚上,张晓丽是在里面那张炕上,独自睡觉的样子...

没一会。

窦建德便提着炖羊肉,前来敲门,“罗旋同志,你们起床了没有?”

“起来了。”

罗旋开门,“领导早!”

窦建德一愣!

随后难堪的挠挠头,“罗同志,你可不要这样臊打我...要说起在公社、在县里面那些领导在心中。

你们这些前来插队的知青,领导能够记住你们的名字,人家谁还知道我呀?”

窦建德说的这些,其实都是实话。

像罗旋、张晓丽,甚至包括许大良他们。

都一样:在县里面,有专门的“知青办”,来负责这些前来插队的、知青们的相关事务。

要说在县里面,那些领导的眼中。

知青们,可都算得上是有知识、有文化,有见识的宝贝。

在他们心里,

知青的重要性,肯定比一个只会埋头干活的生产队队长,要高不少...

窦建德问候了几句,张晓丽昨夜喝酒,现在头还疼不疼之类的话之后。

接着他便通知罗旋:“你们刚刚来,还不熟悉环境、还适应不了这边的气候。

所以我们生产队的几位干部,商量了一下。决定先给你们放上三天假,让你们到处转转。

你们先适应一下,然后再正常跟着社员们出工,怎么样?”

张晓丽已经学会了圆滑。

只见她赶紧点头,“谢谢领导的关心和关怀!”

窦建德脸一红!

举起手里的篮子开口道,“昨天晚上你们光顾着喝酒,我都没看见你们吃肉。

所以特地让我家婆姨,给你们留了一盆炖羊肉。

一会儿,我让老李头家的婆姨,给你们做点和捞面。

你们今天中午,就可以吃羊肉饸烙面...”

窦建德话音未落!

只听见隔壁窑洞里,传出一阵阵的打骂声!

似乎有人,正在在用二指粗的木棍,狠狠地抽打在人体上!

“噗噗噗——”

闷响声传出,听的人心惊肉跳...

这...这是谁啊?

打的这么狠?!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我真的不开挂杨晟已过万重山侯门嫡女如珠似宝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佞臣凌霄
相关推荐
震惊!开局一片地,暴击出奇迹诡秘:悖论途径我,传奇教授被向往节目组曝光了超维武仙玄幻:我有一块经验面板穿越火线之生化危机全民转职:开局隐藏职业亡灵君主影视诸天从念力开始完美世界之无上主宰完美世界之帝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