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返回

纵横图

第二百八十章 如坐针毡
上章 目录 下章

纵横图第二百八十章 如坐针毡

陈子源满意的点头,“好!那就让骑兵藏在两边山腰,弓箭手两边各安排两百人,两边步兵各五百,等叛军前队先过狼牙谷,骑兵立即发起冲锋,杀他个措手不及,等杀到叛军中队混乱之时,骑兵往大路开阔处撤退,紧接着六百名弓箭手,万箭齐发,然后一千步兵发起绞杀,其余人手跟我在叛军后队断去去路,一定杀他得干干净净,哈哈……”陈子源对自己得安排甚是满意。

陈子源笑声方落,眼见得一个人头从天而降,朝着陈子源得身上砸去,陈子源惊慌失措中接过人头,正是今早派去得细作,不禁大惊失色,大叫:“不好!有埋伏……”

话音刚落,山上左右两队骑兵扬尘滚滚,杀声震天,从高往低向谷中的陈子源部队直冲下来。对方骑兵到处,陈子源的军队毫无还手之力。一声响哨,骑兵又退到开阔处严阵以待。紧接着狼牙山上弓箭手顺势摆开,一声号令后,箭如飞蝗,向敌军射去,陈子源损失惨重,仅剩的十几个骑兵全都阵亡。

几阵箭雨过后,又是一通鼓响,山谷间再次回荡着厮杀之声,山坡上两队步兵甲胄齐整,手持利剑长枪俯冲而下。

领兵的路漫希身穿白袍银甲,单人单骑冲在最前面,马身后的步兵井然有序紧随其后。

陈子源大叫不好,已然做好牺牲的准备。

“杀……”

正当陈子源准备放弃抵抗时,身后不远处浓烟滚滚,叛军的骑兵竟然四散奔逃。

陈子源定睛看时,为首一位金盔金甲,骑着一匹白马,在敌军中横冲直撞,无人能挡,那人正是荀谋。

路漫希发现敌军援兵时,两军正要交锋,已经顾不得许多,刹那间两军绞杀在一处,眼见着荀谋援军赶到,路漫希的军队便泄了气,陈子源等人却相反,个个奋勇杀敌,一瞬间路漫希反被围困在谷中,成了瓮中之鳖。

荀谋此时见形势大好,也不急着亲自上前杀敌,从容的骑马站在战场后观察,眼看着阵中围着一个白袍小将,便知晓他一定是主将,于是便问身边人道:“阵中小将姓甚名谁?”

“那人叫路漫希,叛军头领路修远的长子!”

荀谋有些惊喜,不慌不忙地从马上抽出弓箭,摆好阵势,“嗖”的一声,向路漫希射去,正中对方左臂。荀谋身后的副将纷纷夸赞大帅箭法出神入化,荀谋一边哈哈大笑,一边吩咐:“活抓路漫希……”

路漫希左臂中箭,疼痛难忍,单手使长枪又极为困难,于是索性将手中长枪抛向贼军,刺中两人后,赶忙抽出腰间宝剑,继续砍杀。

陈子源此时心中怒气正无处发泄,找到叛军为首的路漫希后,赶紧拨转马头,向路漫希方向杀去。

渐渐地,路漫希有些感觉独木难支,眼看着再持续片刻,可能就会被俘虏。而正在山腰观望的弓箭手,眼见路少将形势不妙,纷纷提刀拔剑冲下山支援,路漫希这才得以缓缓后撤一些。路漫希眼看身后地势渐渐开阔一些,而且对方都为步兵,定然不会追击太远,于是下令舍弃粮草,全员撤退。

陈子源骑马追出几步,看着身后的手下越跑越慢无心再追,自己孤身也不好紧追,刚好身后鸣金收兵,于是又调转马头回去。

“元帅,您如何亲自前来支援的?”陈子源下马拜在荀谋马下。

荀谋挥手示意他起来,“我早知陆佐诡计多端,他们又离狼牙谷更近,应该早就设下埋伏了,如果本帅不亲自支援,恐怕其他人也没办法救你。”

陈子源一抱拳,“多谢元帅救命之恩,末将定当以死相报。”

“现在正是用人之际,本帅相信你对陛下忠心不二的,只要击退叛军,你的前途……不可限量!”

“元帅知遇之恩,末将永世不忘。”陈子源说着指了指身后那些四处散落的粮草问,“那这些粮草如何处置?”

荀谋沉吟片刻后,“他们粮草如何这么快就到了狼牙谷了?带回去是不可能的了,赶紧烧了,咱们先撤,说不定他们正在组织援军前来……”

话音方落,一名裨将来报:“报……元帅,粮车里面装的粮食全是稻草,一粒谷子都没有……”

荀谋勃然大怒,却又无可奈何,既然陆佐会来这一招,那说不定后面还有援兵,于是赶紧下令撤退。

荀谋的队伍来到城下的时候,已经深夜,见叛军此时大营正在修整,并没有攻城的意思,于是把侧边城门偷偷开了一点,一行人偷偷潜入城中。

内宫书房天禄殿内,荀昱见儿子有些灰头土脸,便问:“设伏失败了?”

荀谋摇头。

“那为何灰心丧气的?”

荀谋吞吞吐吐地答道:“叛军粮草全是假的,哎,是孩儿思虑不周。”

荀昱现在也若有所思地道:“这不怪你,想必他们已经想好在狼牙谷用运粮车引诱我们,然后伏击,只是没想到我们也前后脚也来到了狼牙谷。”

“我们前两日烧了他们粮草,他们大军一点动静没有,看来叛军气数未尽,想要给他们致命一击,只能是继续伏击他们的运粮军,现在他们有新郊失火,估计在下一趟粮草上有重兵护送了,想要再偷袭已是难上加难。”

荀昱颔首沉思,“你还是继续加固城墙,多设陷阱以补充兵源不足,这两日叛军说不定又会攻城,万不可松懈。”

新郊粮草被烧五日后,义军大营已经渐渐断粮,士兵们每日也只能一餐,因此军中士兵多有怨言,却也只敢私底下抱怨,尤其是来自沿途收服的降兵怨气更甚。

义军大营内,所有人都如坐针毡,就连陆佐也有些着急了,秦甫第一个坐不住了,建议道:“佐儿,依我看,我们还是别等了,就这两日准备一下,跟荀昱决一死战。”

陆佐没有理会秦甫的话,兀自问路修远的管家路通,“霍瑨那边可有消息?”

路通恭敬地抱拳回答,“派去的人回来说,霍瑨已经和运粮队接应上了,不过路上遇到了一伙儿几百人的土匪,已经悉数被霍瑨全歼,只是我们也牺牲了一些兄弟,路上耽搁了一日的脚程。”

刘行远忙问:“路通大哥,可知粮草还有几日能到?”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杨晟已过万重山无耻术士佞臣凌霄我真的不开挂洪荒明月
相关推荐
颤栗高空我的五菱宏光通万界我玩游戏就能无限变强站住给你钱大佬的小娇娇又崩人设了我真没想开挂啊我和系统主人的二三事我真不是故意的诸天修炼手册重生之传奇农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