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返回

大英公务员

第一千五百六十五章 灵活的价值观
上章 目录 下章

大英公务员第一千五百六十五章 灵活的价值观

这会不会引起德国政府的不满?反正艾伦威尔逊没有想这么多,他忙着卖书呢,在官方层面上他不能对美国的无所作为进行批判,而且还要捍卫英美特殊关系。

一时措辞不严谨是可以原谅的,就不如境内没有美国驻军就少了麻烦,但大方向不能错。

但美国人批判自己的国家就不在白厅的权力之内了,末**近是美国作者在一九七八年史蒂芬·金写的一本有关末日的小说,讲述了蓝色专桉中,新型流感外泄,造成美国超过九成人口死亡,故事就此展开。

当然小说写多了,总会有些预言家的潜质,《末**近》按照某点的分类应该在科幻频道,大背景是故事中的主人公所在的小镇,镇上工厂被亚洲企业冲击不得不关门大吉,而主人公也因此失去工作,小说中整个美国社会在亚洲的冲击下,工业衰败、经济破落,处处弥漫着一种压抑而绝望的气息……

“美国还会好么?”、“下一代美国人还会富足么?”、“美国人还会自由么?”,是这个时代的美国人心头挥之不去的阴霾。

这十分符合现在日本企业在美国战后的放任当中做大,已经对美国主要产业形成竞争的大背景,这就齐了,妥妥的预言成为现实,美国已经爆发了不治之症,外部日本企业正在将强大的美国经济踩在脚下。

“要不说还是美国人了解美国人,还有一点就是作家是天生的反贼。”艾伦威尔逊翻阅着精装版,在妻子面前感叹着。

“既然作家是天生的反贼,你有对付的办法么?”探过头来的女首富,下巴搭在丈夫的膝盖上,兴致勃勃的询问。

“那肯定是有国外势力支持的,具体办法么,不管什么时候从内部瓦解都是最好的办法。”

艾伦威尔逊吹了一个口哨,再不行的话,一个夺朱非正色,异种尽称王的帽子扣上,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单独就这句诗来说,他真觉得反诗。

正这么想的时候,帕梅拉蒙巴顿却无意识的说了一句,那这种工作应该着重放在马来亚上面。

“说得对啊,我的工作有疏忽的地方,我虽然懂汉语,但不会说马来话,有些过于忽视了马来亚的原住民。”

艾伦威尔逊眼睛一亮,似乎想起来了自己工作上的重大疏忽,不能瞧不起马来人,无上权威是坚信人人平等的,拐着弯的内涵英国不是某个族群的专利,谁说马来人就不会这么干,万一有呢,应该好好查一查。

往日本头上打了一发照明弹的同时,白厅也在评估如果爆发贸易战可能对英国带来的影响,美国目前遭受日本企业的冲击巨大。

但一旦采用关税等手段的时候,一样绝对不会放过欧洲的,英国企业也绝对不可能幸免。

认为美国放英国一马那绝对是不了解美国,谁知道美国是不是对英法两国没有彻底倒下心存遗憾?遗憾是肯定遗憾的,但处境肯定是比现在的日本好一些,欧洲毕竟是重要利益所在,日本就一个次要方向。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英国还有空关心波兰的团结工会,去年年底波兰发生了“团结工会”的罢工风潮,波兰政府发布戒严令,宣布实行军事管制。波兰的事态发展激起了自由世界的严重不安。

作为自由世界的一个重要发言人,撒切尔首相谴责了波兰违反了“人权原则”,并指出其中有苏联的介入。

“反正我是看不出来,有什么意义。无非就是抓住波兰的事情咒骂苏联两句。”

在唐宁街十号的艾伦威尔逊,手中拿着英国和苏联的管道合同,样子丝毫没有庄重感,甚至有些贱次次的,“美国要求终止和苏联的管道维护和保养协议,首相这么捍卫英美特殊关系的人,肯定是要相应亲密盟友的号召,终止合同独吞损失了。”

美国方面的态度是,里根政府要求西欧国家中止履行协议,禁止西欧公司参与苏联天然气管道的铺设工程;接着又下令禁止使用美国专利技术的西欧公司参加这一工程。

接到这个消息,艾伦威尔逊不由得感叹历史在不断轮回,这让他想起来了几十年后美国阻止北溪二号线,而且现在美国正准备对日本的经济威胁给予最强硬的回应,苏联变成了俄罗斯,日本换成了某大国,好像有所不同,但又好像没什么不同。

“你有完没完了。”撒切尔夫人气哼哼的,“作为英国首相,我自然不能看到英国的利益受损,哪怕这个压力来源于盟友。”

“我还是看错了首相,现在我应该对首相进行一些评价上的修正。”艾伦威尔逊摇头晃脑的感叹,“要是没有用尹拉克为美国出气的事就更好了。那我就先离开了,回复华盛顿。”

艾伦威尔逊一点都不敢耽误,在铁娘子回答之前直接脚底抹油,两人要算是夫妻关系,以二十一世纪的定义来说,这么干都算是家庭暴力。

撒切尔夫人虽然与里根总统在反苏立场上遥相呼应,在推动整个西方对苏“冷战”攻势中保持深度默契,但她并不想撕毁对苏协议,以牺牲英国利益为代价。所以,撒切尔政府并没有在这一“制裁”问题上屈从美国政府的压力。她下令英国有关公司照常履行同苏联签订的合同。

其实,如果英国一步一趋,完全遵照美国的意愿行事,英国将蒙受十亿英镑的巨额损失。

英国可以在波兰团结工会的问题上继续说是苏联施压的结果,用以标榜英国的外交政策是从实力地位出发的。

“这有什么意义么?”被找上门的洛维萨·格斯塔夫有些慌乱,就好像才刚刚提上裤子一样,实际上也差不多,面对眼前找上门的绅士。

“对我们来说没什么意义,不过父亲让我来看看你,我也是刚回国待不了多长时间。”大卫撇过头,这对于两人来说是一件不相干的事情,只不过他和洛维萨·格斯塔夫没见过面,总要找一个话题聊一聊。

不一会儿,布里吉特·尼尔森从卧室当中走出来,冲着似乎和自己男人关系复杂的来客打招呼。

“这位女士的身高真是令人印象深刻。”大卫也被对方的身高惊到了,但一想这位同父异母的、和兄弟同等地位的男士是瑞典人,也许人家就喜欢大排量汽车,审美这个问题没有统一的标准,主要看个人,当然大众审美是统一的。

“威尔逊爵士考虑,要把芬达引入东方市场。”大卫对洛维萨·格斯塔夫叙述着商业战略上的步骤,不说不行啊,才刚回来和费雯丽见了一面,老头子就让他过来,他能够理解父亲抽不开身,毕竟要照顾的人不是一个两个。

“要是比较有时间的话,我休假完毕之后,和我一起去一趟,我们好好商量商量这件事,没问题的话我先走了,还有事情要向白厅汇报。”

“呃,好,我总是在欧洲眼界也受限,应该到处走走见一下不同的文化。”洛维萨·格斯塔夫起身把大卫送到门口。

“他是谁,没见你说过。”布里吉特·尼尔森半躺在沙发上询问,“看样子好像是一个官员。”

“呃,我的朋友。”洛维萨·格斯塔夫面对这个问题还真为难了,自己家的关系比较复杂,无法和对方说的太明白,他现在还不能确定眼前的女人就是以后的伴侣。

关于人家母亲是费雯丽,自己母亲是嘉宝,但父亲却是同一个人的事还是要隐瞒。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洛维萨·格斯塔夫也心里奇怪,正常来说这就是父亲一个电话的事,怎么派和兄弟同等地位的男人过来,是不是在忙什么。

没什么可忙的,置身在波恩教堂当中的艾伦威尔逊,穿着非常正式,看着汉斯的婚礼流程,他不敢不来,以前答应过小龙骑兵,敢食言的话人家是真闹,又要说我当时都未成年那类话,要拉着内阁秘书长一起身败名裂,这谁受得了。

参加完婚礼之后,艾伦威尔逊来到总理府,面见德国总理赫尔穆特·施密特,会谈结束之后表示会参加波罗的海油气管道的完工仪式。

这一条已经动工快十年的油气管道,不经过任何国家,纯粹的海上油气管道,终点在德国北部重镇汉堡,旁边就是英国来茵集团军的营地。

这个线路是英国强烈建议之后才确定的,在里根上台之前已经接近完工,只不过用了几个月的时间验收,现在才举办完工仪式。

对于德国来说,这也是十分重要的一天,但艾伦威尔逊出现在完工仪式上,还是想起来了最近总是发出的感叹,历史总是这么似曾相识。艾滋病爆发、和日本贸易战、波罗的海一号线的完工。

英国当然是一定要从实力地位出发的,所以这一条油气管线,必须在英国驻军的全面管控之下,不过没关系,英德两国有着共同价值观。有利益的时候就有共同价值观,没利益的时候,他还是要捍卫国家利益。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佞臣凌霄植物与史莱姆与160侯门嫡女如珠似宝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无耻术士
相关推荐
入主星河远古种田:狼性夫君轻点缠我能看见决赛圈格兰自然科学院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我真没想重生啊盛世婚宠:帝少难自控冰雷剑仙权游:最强龙妈我女友是up主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