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返回

诡异入侵

第1065章 摇人谁不会?
上章 目录 下章

诡异入侵第1065章 摇人谁不会?

乌大人这边的人,对冯登峰这伙人的不满由来已久,而刚才同伴小余被攻击,则成了导火索,彻底点燃了这些人的怒火。

是可忍,孰不可忍?

冯登峰这混蛋,这是明目张胆地欺负上门啊。

这不仅仅是挑衅他们,更是打乌大人的脸。但凡是乌大人这边阵营的人,谁能接受这种欺辱?

因此,乌大人这一声令下,一伙人直接冲了下去。其中一人尤其勇勐,手中一把攮子,对着老唐的腰子部位勐地连戳好几下。

老唐被一伙人团团围住,手脚根本施展不开,甚至身体都没法动弹。他的反应已经很快,可架不住乌大人这边的人反应更快,早就在那等着动手了。

惨叫声不断,老唐腰间血流如注,脸色就好像被迅速抽了血一样变得煞白煞白。

冯登峰大概都没想到,事情会一下子恶化到这一步,也没想到老乌这个家伙竟然这么刚!

他本以为,有树祖大人压着,无论如何,老乌这厮也不敢公然当着他的面杀人。

可眼前的情形却无情地告诉他,他错估了老乌的决心,错估了老乌的魄力。

他以为人家不敢干的事,人家不但干了,而且是当着他的面干的。

冯登峰骇然变色,凄厉叫道:“老乌,你残杀同伙,真以为树祖大人不会修理你吗?”

乌大人冷冷道:“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我只杀一人,已经很克制了。要不是树祖大人的面子,你们几个今天谁都别想活着。”

听到乌大人这番话,他那群手下一个个都是热血沸腾。

大老就是大老,就算冯登峰在树祖大人那里多得宠,咱家大人照样干他。说干就干,直接干他一脸。

冯登峰怒道:“他都说了,他没干过。就算是杀人,你总得给他辩驳的机会吧?总要过堂审一审吧?你这是滥用私刑!”

“呵呵,我乌某人要是连自己兄弟被人杀了,都不能替他报仇,那还算个人?树祖大人还能看上这样的孬种废物?姓冯的,你现在就可以去树祖大人那里哭诉了,去告刁状了。这不是你擅长的吗?赶紧去,我给你机会,不难为你。”

冯登峰其实很想跟乌大人翻脸,可眼下自己就带了这么几个人,老唐还被人干掉了。

以这几个人手,别说是干架,就连说狠话的底气都不够啊。

好汉不吃眼前亏。

冯登峰恶狠狠瞪着乌大人:“姓乌的,算你狠,这笔账我记下了。我告诉你,老唐不会白死,还有小张的事,咱们到时候新账旧账一起算。”

乌大人一脸澹漠,双手抱胸,眼神轻蔑,对冯登峰的威胁警告不屑一顾。

“我们走!”冯登峰一摆手,示意手下人背上老唐,暂时离开。

四周顿时一片嘘声,各种口哨和嘲弄声,此起彼伏,以此欢送冯登峰。

有人更是骂道:“赶紧滚吧,下次挑衅我们的时候,脑子最好想清楚点。”

“再有下次,就不是弄死你们一个人那么简单了。”

既然翻脸了,这些人对冯登峰也就不客气了。反正今后大家势同水火,又何必给他面子?

而冯登峰负气离开,还没走几步,忽然感觉一股莫名的危机感袭来。强烈的不安促使他身体勐地一拧。

几乎一次同时,砰!

背后传来一声枪响。

冯登峰大叫一声,手臂中枪。

要不是他刚才反应及时,这一枪恐怕就直接命中他的脑袋了。

冯登峰万万想不到,老乌这边的人竟然对他下死手。一时间甚至都忘了回头叫骂,连连催促几名手下赶紧离开。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再逗留再跟这些亡命之徒理论,只怕他们这几个人都要留下来活不成了。

这老乌简直就是疯狗,杀红眼了。

冯登峰越发相信,那小张就是被老乌藏匿了。老乌这是借机生事,要杀人灭口。

他现在是在大街上,如果这一枪黑枪真把他冯某人干掉,老乌也可以推脱个一干二净,甚至直接推给人类阵营的探子。反正已经不再老乌的地盘,他来个死不承认,谁也拿他没辙。

死无对证,最终终究是被干掉的人吃亏。

冯登峰暗呼侥幸,幸好自己刚才反应及时。躲过这致命的一枪。

想到这里,冯登峰心里那叫一个气啊。他感觉自己从头到尾都是中了老乌的圈套。

甚至老乌那边那个小余的死,都有可能是对方的一个苦肉计,压根就是老乌那边自己人干的。

回到自己的地盘,冯登峰启动紧急模式,开始摇人。但凡在核心区域的所有骨干分子,统统集合。

甚至包括老夏这种外围核心区域结合部的二级代理人,都被冯登峰全部摇了过来。

不到一个小时,大批人马就集结起来了。

看到这么大的阵势,大家都知道,出事了,而且很可能事出得不小。

老夏见到这一幕,也是心头打鼓,不免有些担心。该不会是“小张”那个家伙搞出什么大动静吧?

要是这样的话,他老夏必定是要被牵连进去的。

老夏忐忑不安,心里已经开始动摇,是不是要借机往外逃窜,从此逃之夭夭?

不过理智告诉他,现在绝对不能逃。

逃是逃不掉的,还有可能把自己陷入非常被动的局面。

这种情况下,只能是硬着头皮硬撑了。要真是小张搞出什么大麻烦,只能是努力把自己撇清,咬死自己也是被蒙骗,也是受害者,根本不知道小张是混进来的,更不知道小张的狼子野心。

而这时候,冯登峰也处理好了枪伤,一身阴沉之气,出现在了众人跟前。

众人见到冯登峰手臂打着绷带的样子,心里都是一慌。

“大人,这是怎么了?”

“哪个不长眼的东西,竟然伤到了登峰大人?”

“是谁?老子这就去把他脑袋揪下来当夜壶。”

老夏在人群中战战兢兢,恨不得让自己变成透明人,让冯登峰发现不了他,忽略他,关注不到他。

可他这个想法显然是不现实的。

冯登峰第一眼就从人群中看到他,对他招招手:“老夏,你来我这里一下。”

老夏心里直叫苦,开始打腹稿应该怎么撒谎圆谎。

哪知道,这回冯登峰并没有为难他的意思,而是问:“老夏,小张今天回了你那里吗?”

老夏一脸湖涂:“他怎会回我那里?不是被你征调了吗?大白天他不上班,难道还能乱跑?没这规矩吧?”

冯登峰其实也只是随口一问,他也不觉得小张会去找老夏。

他还是觉得,小张就是被老乌扣留了。

冯登峰轻叹一口气:“老夏啊,这个小张,你对他到底了解多少?”

老夏支支吾吾道:“都是乱世结识的人,要说多知根知底,倒也未必。但是小张这个人,看起来还是挺厚道的。大人您应该是知道的啊。”

“哼,他这个人,口风紧不紧?”

老夏想了想:“他应该也不是那种大嘴巴,不过他这人要是喝了点酒,有时候……”

其实老夏都是信口开河,他每一句话都留着后路,真追究起来,他都能往回找补的。

冯登峰见状,也知道从老夏这里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摆了摆手,示意他退回去。

老夏暗松一口气,看来情况还没太坏。也许不是小张那家伙惹事?

而冯登峰的伤势,应该也不是小张所为?

这时,冯登峰一摆手,早有人将老唐的尸体抬了出来。

“啊?这……这不是老唐吗?”

“怎么会这样?难道有人行刺登峰大人?”

众人看这情形,第一念头就是有人行刺登峰大人,而老唐为了保护登峰大人,连命都没了。

不愧是老唐,不愧是登峰大人最信任的人啊。

“诸位,没有谁行刺登峰大人!”

“老唐是死在乌德刚那里的,是乌德刚亲自下令动手的!”

“不但如此,他们还对登峰大人打冷枪!”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乌德刚扣押登峰大人的信使小张,登峰大人只不过是上门找他们要人,先礼后兵!”

“乌德刚这是摆明要跟咱家大人过不去,作为登峰大人的嫡系骨干,大伙能接受吗?”

“不接受!”

“他娘的,反了天了。什么狗屁乌大人,他算老几?欺负到咱们头上来了?”

“摇人,立刻摇人,必须跟他见个高低,血债血偿!”

冯登峰这边也不缺狠人。

大家都是一个肩膀顶一个脑袋,都是有血性的汉子,怎么可能受得了这个气?

自古都有主辱臣死这种说法。

眼下冯登峰被人打冷枪,老唐被人当着面干掉,这份屈辱,彻底激发了冯登峰这伙人的血性与怒火。

反而是老夏这种原先和冯登峰关系不错,但是认清了冯登峰为人的家伙,反而内心平静,没有激荡起太多波澜。

冯登峰甚至暗暗有些幸灾乐祸,同时也直呼侥幸。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还以为冯登峰要找他老夏的麻烦,现在看来是多虑了。

不过,他们提到的那个“信使小张”,怎么被乌大人给扣押了。难道事情的起因是因为小张被扣押?

老夏不由得内心苦笑,他比谁都清楚,这绝不是偶然,多半还是那个家伙故意搞出来的幺蛾子。

不过,老夏肯定是不会站出来揭发的,甚至他对此都有些喜闻乐见。

乱吧,再乱一点吧。最好是各方势力都打起来,把这鬼地方都打乱。

惟其如此,他老夏才有机会脱离此地,真正逃离这个鬼地方。

当然,这份心思老夏肯定是要藏得很深,表面上,他也必须表现出情绪亢奋,复仇欲望强烈的样子。

否则,在人群中势必要被视作异类。

群情激奋的场景,自然是冯登峰最愿意看到的。

民心可用嘛!

看来自己对手下人的驾驭,还是卓有成效的。至少大多数人的忠诚度绝对没有问题。

冯登峰知道,这里头一定有滥竽充数的人。

那也不要紧,只要大多数人肯听指挥,他的底气就稳了。

而这时,女营的范姐也带着几名心腹过来。

显然,范姐也得到一些情报。

她的立场显然是倒向冯登峰这边的,哪怕是跟乌大人这种顶级代理人对抗,范姐也必然跟冯登峰一个阵营。

……

而乌大人那边,显然也没闲着。他知道,冯登峰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找帮手,甚至是伺机报复。很有可能,冲突会进一步加剧。

乌大人自然不会坐以待毙,让自己处于被动状态。

因此,冯登峰离开后,他第一时间就去拜访另外两名顶级代理人。

得到的消息,巫师闭关,不见任何人。

而泰山,则跟乌大人一向关系还可以,两人都是那种战斗型的人才,是树祖大人麾下最擅长作战的两个顶级代理人。

两人就算谈不上亲密战友,但至少不是敌对。

而两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跟冯登峰都不怎么对付。

两人都觉得冯登峰权力过大,负责核心区的内务,给了他太多狐假虎威的机会。

因此,乌大人第一个想拉拢的人,就是泰山。

当然,没有实际好处,要泰山站在他这边跟冯登峰甚至是女营的范姐对抗,泰山肯定是不会同意的。

事已至此,乌大人知道,关于那批物资的秘密,绝对不能再隐瞒了。必须拿出来跟泰山贡献。

当此情形之下,他乌某人也不可能有这么大胃口独吞得了。

与其让自己陷入被动,还不如拉拢泰山一起瓜分那批物资。哪怕是五五开,也好过便宜了冯登峰那厮。

泰山本来一直跟乌大人打着马虎眼,不肯明确表态,表示乌大人跟冯登峰之间的恩怨,他泰山不太好插手,不想平白无故得罪人。

不过,当乌大人将那批物资的信息相告之后,泰山的话锋立刻一变。

“老乌,你不会为了拉拢我,编造这种鬼话来哄我吧?”

乌大人冷冷道:“要不是为了这批物资,你觉得我平白无故为什么跟老冯翻脸?”

泰山一琢磨,觉得有些道理。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侯门嫡女如珠似宝无耻术士洪荒明月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萌宝助攻:爹地,追妻请排队植物与史莱姆与160
相关推荐
我有一方混沌池横推武道三国吕布之女多情皇子无情妃猎魔烹饪手册久爱成疾,前夫入戏太深麻衣神算子网游之王者再战从1983开始商杀之风云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