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返回

蜀汉之庄稼汉

第1264章 大意了,太大意了
上章 目录 下章

蜀汉之庄稼汉第1264章 大意了,太大意了

蝼蚁尚且贪生,何况乎人?

这些曹叡留下来的才人,大半夜就被人榻上拉起来,集合到宫殿门前,有的连睡意都还没有完全消去。

更别说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然后就看到殿门被人特意关死。

又有人捧着一堆白绫毒酒送到自己面前,说是要让自己等人去陪先帝?

但见她们一个个皆是花容失色,娇躯战栗不止。

念及待会性命将无,不少人已是站立不稳,瘫倒在地,捂嘴哭泣。

只是念及就这么莫名死去,又如何让人甘心?

终听得有人壮着胆子,颤声问道:

“敢问天子诏令何在?”

她们可是先帝才人,没有天子诏令,至少也应该有太后懿旨。

此话一出,不少才人亦是反应过来。

没错啊!

她们可是先帝才人!

哪有说连个诏令都没有,一上来就直接赐给白绫毒酒?

若是臣子私自所为,那不就是僭越吗?

此与谋逆何异?

眼中重新燃起了希望,目光微亮,皆是向着桓范看来。

只是桓范早已做了决定,又岂会因为这个话而退缩?

但见他冷声道:

“某说过,事急从权。”

同时眼中暗含煞气,扫向语出之处。

部曲会意,越众而出,走了过去。

“你们要干什么?”

说话的才人尖叫起来,“你们这是在谋反!”

什么生怕她们受污而辱及先帝?

真要是论起辱及先帝,自己这些人,被收入大将军府中,去服侍那位肥胖如猪的大将军的那一刻起,先帝早就被辱了。

何至于等到今日才提起这个事?

但是很显然,桓范需要的,只是一个借口,不可能去跟她们做这些无谓的口舌之争。

部曲控制住那名才人,看向桓范。

桓范略略一点头。

这一个点头,不啻下达了命令。

紧接着,桓范所带过来的部曲家丁,纷纷拿着白绫上前,各自寻找目标。

然后把白绫往这些手无弱鸡之力的女子脖子上用力一勒!

一时间,宫殿门前,婉转哀号不止,真是有如杜娟泣血,闻者伤神,听者落泪。

不一会儿,原本是活色生香的女子,皆尽成了尸体,七堆八落地横于殿庭。

司蕃及带过来的军士,无不是目瞪口呆,骇然地看着眼前这一切。

他们这个时候才明白过来,自己所做的事情,一旦泄露出去,是何等的滔天大祸。

桓范下令处死完这些才女,再看向司蕃,喝道:

“还愣着做什么?”

司蕃似乎这才回过神来,目露惊恐之色,不可思议地指着地上的尸体,结结巴巴地说道:

“桓使君,这,这……”

桓范狞笑:

“事到如今,尔等不会以为,自己还能置身事外吧?”

这句话,不但是说给司蕃听,同样也是说给他带过来的军士听。

看到他们皆是震怖,桓范又放缓了语气:

“不要担心,我既做下此事,自是早就考虑如何善后。尔等只要按照我的吩咐去做,自然无忧。”

说着,他又面露狠色,“但如果你们不按我说的去做,事后被人追究起来,难道你们就能逃得过吗?”

司蕃从跟随桓范进入铜雀苑就已经有了一些心理准备。

此时听到桓范之言,心底一沉,自知已是没有了退路,唯有跟桓范一路走到底了。

咬了咬牙,司蕃面露出狠决之色:

“桓使君,吾等当如何做,还请示下。”

“若欲殿内之事不外泄,除却这些才人,其余等人,亦可不留!”

此话一出,缩在角落瑟瑟发抖的宫人小黄们,终于有人反应过来,连忙大声讨饶:

“饶命啊,饶命啊!”

桓范没有去看求饶的人,而是直勾勾地盯着司蕃。

司蕃哪里还不明白?

只见他“锵”地拔出刀来,大步上前,一刀搦死那叫得最大声者。

然后转过头来,对着自己的亲信喊道:“一个不留!”

那些宫人见状,顿时就是尖叫起来,四处逃散。

只是这个宫殿的大门,早已被桓范令人关上,还能逃得到哪里去?

在桓范与司蕃的威逼利诱之下,就算是再有犹豫的军士,手头也被逼得染上了鲜血。

宫人不够分着杀,那就在尸体上补上几刀,用来凑数。

杀尽了殿内之人,桓范又让人拿来早就准备好的麻袋装尸体。

同时还下令,拆掉殿内用来装饰或者观赏的石块,每个麻袋皆要装进一块石头。

石头不够,就拿殿内的铁制灯具等重物充数。

然后趁着深夜,把这百余个麻袋,皆运至漳水边上,沉入水底,毁尸灭迹。

再派人把那殿内的血迹冲刷干净,不留痕迹。

如此忙活再三,天边已是透出亮光。

桓范这才收拾人马,退出铜雀苑。

还有两天时间,他还要把一些首尾处理干净,为司马懿进城做好准备。

比如说,如何封住参与此事的军士的嘴,至少也要尽可能地拖延司马懿知道此事的时间。

完全瞒住是不可能的。

桓范知道,现在的邺城,在司马懿面前,恐怕就是一个筛子,根本没有丝毫秘密可言。

大意了,大意了啊!

邺城的南边,就是河内,居然没有想到防着司马懿这一手。

实在是太大意了!

直至看到司马懿领军入城,桓范心里都仍还是在止不住地念叨着这句话。

司马懿远远地看到桓范,立刻就翻身下马,快步上前,拱手行礼,脸上有些歉然:

“桓使君,某为大军诸将士计,不得不出此下策,让你受惊了啊!”

桓范一言不发,只是叩头。

“喛喛喛,桓使君这是做什么啊?”

司马懿仿佛吓了一大跳,连忙扶起桓范,大声道:

“使不得,使不得啊!”

桓范这才开口道:

“太傅为将士计,范亦是职责所在,故而先前不得不恶语相向,却不知太傅如何处置我?”

司马懿大笑,抚着桓范的背膀:

“桓使君此言过矣!桓使君乃冀州刺史,守城乃职责所在,莫说是恶语相向,就是刀兵相见,我亦不敢说桓使君有错。”

言罢,又放缓了语气,眼中带着殷殷期盼之意:

“国有危难,我只盼能与桓使君尽释前嫌,河北之事,望桓使君能助我。”

岂料桓范却是长叹,摇头拒绝道:

“某与大将军乃是同乡,有幸得到大将军的提携,这才得以出任冀州刺史。”

“如今有负大将军之托,已是愧极,安敢再接受太傅的好意?”

言罢,又对着司马懿长揖行礼:

“冀州各类图籍文书,某已皆尽封存于府库,只待太傅前去开启。”

司马懿一听到这个,顿时就是喜上眉稍。

有了这些东西,冀州一切,便尽在掌握中矣!

只听得桓范又是继续说道:

“若是太傅当真能不计较我先前之罪,看在我有微功的份上,请容我带着随从离去。”

“若是太傅不容我,我便自请去囚牢,以待朝廷下罪。”

司马懿一惊,失声道:

“桓使君这是何意?莫不成是要弃官而去,这,这,这岂不是让我成了罪人?”

按他设想中最好的局面,自然是让桓范留下,继续担任表面上的冀州刺史,以安抚冀州人心。

而自己则是安插亲信,徐徐暗中控制冀州。

如此,则可波澜不惊的完成冀州控制权的交替。

桓范的话,却是打破司马懿的幻想。

“某有负大将军所托,哪还有脸呆在冀州刺史之位?今日出来,早已悬挂官印于堂上,如今只想辞官归故里。”

司马懿也知道,桓范与曹爽之间的关系,确实非浅。

而这一次自己领军进入河北,已经算是与曹爽彻底撕破了脸皮。

更别说自己让人在邺城外历数曹爽的罪状。

想要让桓范留下来,怕是不容易。

司马懿长长叹息,惋惜地看向桓范:

“桓使君当真不愿意助我耶?”

桓范定定地看向司马懿,说道:

“太傅这是想要我入狱耶?”

言下之意,就是想要让他留下来,那就只有囚禁他于牢狱之中。

“我安敢如此?”

若无正当理由,就拘一州刺史于狱内,那就真是与造反没有任何区别了。

“那太傅这是打算让我背大将军之恩,负同乡之义,让世人耻笑耶?”

司马懿默然一下,好一会才说道:

“我安敢如此?”

再次略作叹息:“那么,桓使君请便就是。”

然后又转身吩咐左右:

“传令下去,桓使君出入邺城,任何人不得阻拦,违者按军法处置!”

“喏!”

“多谢太傅。”

“是我谢桓使君才是,不伤将士,保全士吏,实是心怀仁义。”

桓范面不改色地摇头:

“某从此就不再是冀州刺史了,不敢再有使君之称。”

言毕,对着司马懿再行一礼,转头招呼随从,离开邺城。

但见其队伍浩浩荡荡,不下三百人。

其间甚至还有人牵着十数匹好马。

司马懿虽略感意外,但也没有深究。

毕竟这些年来,世家大族,豪右权贵,兼并土地之风,并没有随着大魏势衰而减,反而是越发勐烈。

比如台中三狗,人在许昌,犹敢借势吞洛阳皇家汤沐,并河内官府屯田。

其贪婪之心,可见一斑。

尽掠世间之财,接着自然是耽于享乐,奢靡无度。

桓范乃是出自沛郡龙亢县桓氏。

桓氏累世传袭《尚书》,可谓经学世家,世出公卿。

桓范虽说有清廉节俭之名,但名声这东西嘛……

司马懿看着这支长长的队伍,眼中闪过一抹不可捉摸的神色。

先帝欲抑浮华之士,果然不是没有原因的啊。

不过眼下还不是感慨这个的时候,耐着性子等桓范的队伍全部出城,司马懿就迫不及待地让人前往府库检查。

果见真如桓范所言,府库物资,图籍文书,皆被封存得好好的,并无故意损坏。

司马懿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狂喜:

“桓元则没有骗我,图籍皆全,看来这冀州土地丁口,尽入于股掌之中矣!”

想起自己困于河南河内这么些年,既要全力挡住西贼,又要求粮于东奸。

有谁知道这其中的憋屈?

现在好啦,现在好啦!

饶是司马懿老谋深算,但当他拿起一册图籍,一只手用力地在上面拍了拍,满脸已是抑制不住的欣喜之色。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只要控制了河北,从此就再不用受制于奸人。

可谓是鱼脱网罟,跃入大河,从此自由矣!

桓范走了虽然有些可惜,但他也算是识趣,悬挂官印于堂上,作出辞官归里的模样。

如此自己就不会被说成是驱赶朝廷命官,自然也不会有太大的麻烦。

大不了再上书朝廷,请朝廷再另派刺史主政前来就是。

至于自己嘛,在刺史到来之前,为了防止西贼趁机东进,自然是要辛苦一番,代理冀州之事了。

只是自己兵入邺城,除了是孤军伐贼,不得已退守冀州。

还有一个理由,那就是讨曹爽之罪。

而曹爽之罪大者,莫过于辱及先帝。

想到这里,司马懿又连忙唤道:

“来人,召集人马,随我前往铜雀苑。”

以前铜雀苑的守门吏,可算得上是个清闲安逸的职位。

谁料到这些日子以来,简直是遭受了最大的危机。

眼看着桓使君领人夜闯铜雀苑,还不知自己将要受到什么样的连累。

此时再看到太傅领着人马过来,守门吏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

偏偏职责所在,他又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前:

“小人拜见太傅,不知太傅前来,呃,可是,可是有什么事?”

面对这位有些战战兢兢的守门吏,司马太傅可就比桓使君和蔼可亲多了。

“无须如此,我此次领军前来,乃是讨奸人,振王室。听闻曹爽私纳先帝才人,还敢藏于武皇帝所建的铜雀苑中。”

“此等行径,简直就是藐视皇室,践踏皇权,称之为逆贼臣子亦不为过。”

“故而我此次前来,就是要揭露逆臣之倒行,清王室之污垢。”

守门吏一听到这里,顿时就是冷汗淋漓,双腿发软,几乎就要瘫软在地。

“嗯?”

司马太傅看到对方这个模样,心里敏锐地就感觉到一丝不对劲:

“何故这番模样?”

“太……太……太傅饶命!”

守门吏的牙齿在格格地上下打架,连话都说不连贯了:

“小人,小人只是个守门的,这禁苑里头有什么,我,我什么也不知道啊!”

“原来如此。”司马懿摇头失笑,“吾又没说要为难于你,你何致于此?你且让开,让吾进去。”

守门吏双腿俱软地挪开身子,一边结结巴巴地说道:

“有一事,小人不知当讲不当讲。”

“嗯?”正要越过守门吏的司马懿,顿时又停下脚步,“何事?”

“桓使君,桓使君在三天前的夜里,曾带了大批人马,闯入铜雀苑……”

话未说完,司马懿就勐地瞪大了眼,眼珠子有如死鱼般地突出。

原本和蔼可亲的神色,立刻消失不见,甚至连说话的声音都变得尖锐起来:

“你说什么!”

仿佛是不敢相信耳中所闻,他又重复了一次,“你再说一遍!”

“桓使君,三天前的夜里,也曾带了大批人马……”

“混帐!”

司马懿终于再也维持不住自己的风度,带人直冲进了铜雀苑。

三天时间,莫说是那五十七个才人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就连地上的血迹,都已经被冲洗得干干净净。

司马懿站在空荡荡的宫殿里,呆愣许久,突然拔剑而出,勐地砍向身边的柱子,有些怒不可遏地破口大骂:

“桓范匹夫,安敢欺我!”

没错,拿下邺城,是自己此行最大的目的。

但若是手头没了曹爽的的罪证,那自己此次兵入邺城,就少了一大半大义。

大意了!

桓范匹夫,这么多天来,装出来的可怜模样,全是为了麻痹自己!

亏自己还想着让他留下来,继续担任冀州刺史。

怪不得他跑得这么快!

太大意了!

自己筹谋了这么久,终究还是被兵不血刃拿下邺城之事冲昏了心志,一心只顾想着接收冀州,却是没有心情考虑其它。

“太傅,要不要立刻派人去追?”

左右看到太傅如此,连忙上来建议。

“追!当然要追,务必要把他们全部追回事!”

“喏!”

亲信急匆匆地离开后,司马懿却是颓然地坐到殿前的台阶上。

虽然下令要把人追回来,但司马懿知道,若是桓范有心要跑,自己现在才派人去追,十有八九是不可能追回来了。

毕竟打开府库,查看图籍耽误了这么久,前来铜雀苑又耽搁了一些时间。

再想起桓范队伍里的那些好马……

“匹夫这是早就预谋好了啊!”

司马懿咬着牙,恨恨地说道。

不但帮曹爽销毁了证据,甚至还给自己设了一个局。

若是寻不到曹爽送至邺台的先帝才人,曹爽就可以以反诬之罪声讨自己。

没有了大义,或者说,大义不足,那么就算自己领军进入冀州,本是情有可原。

但擅入邺城,同样也会成为他人口实。

“桓范匹夫之用心,殊为恶毒,简直就是要置我于死地啊!”

司马懿眼里凶光闪烁,“若是当真能擒拿住此人,断然不可留之。”

“留之,则必会成为曹爽之智囊,后患无穷。”

虽然被桓范摆了一道,但司马懿终究是见过大风浪的人物。

他呆坐在地上,很快就收拾了自己情绪,重新思索了一番,开始考虑如何面对日后可能出现问题。

眼下控制冀州已成定局,以后回旋的余地就会大上许多。

而北方的幽州与许昌那边的联系,也将会被自己轻易切断。

司马懿目光一闪,又喝道:“来人,备笔墨!”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洪荒明月无耻术士植物与史莱姆与160侯门嫡女如珠似宝佞臣凌霄
相关推荐
灯影山河人间不值得但你很值得快穿之我和反派撒狗粮宅童话今夜星辰似你:帝少心尖宠快穿之大佬上线中血御江湖我妈已经三天没打我了我真是实习医生真不想剧透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