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返回

我为长生仙

第319章 齐无惑,入阵!
上章 目录 下章

我为长生仙第319章 齐无惑,入阵!

第319章 齐无惑,入阵!

谛听的嗓音里面的激动和兴奋,齐无惑哪怕是在极遥远的妖界也可以听得清楚无比,他不知道这位先生此刻正观测整个战场的范围,甚至于在通过余波来推断后土和勾陈的战况,虽然因为巨大的负荷,导致他的身躯压力极大,面色苍白。

但是眼底的光几乎要照出来。

“伏羲之杀法,消耗极巨,哪怕是你有那三十二尊鬼神,也不可能恣意妄为。”

“你或许,只有一次的机会,一次将会直接耗尽你的力量,但是没关系,我给你指路,一定要破开这一次的大势!”

“破其大势,再顺势敕封地祇,则可全胜!”

齐无惑徐徐呼出一口气,听着来自于幽冥地府的助力,背负着神兵,选择了相信谛听,相信这个自己九死一生才得到的助力和盟友,如此能够真正重创妖族,他掌中握着血河剑,掠向了更深处的妖族战阵,耳畔的声音急速:“此阵乃上古三大顶尖阵法之一。”

“据传说,好了,不传说了,就是妖庭之主所创。”

“其乃是妖庭曾经的护庭无上大阵所化,位格曾经为至高,一旦是妖庭之主以原本姿态施展开来,破坏性凌驾于上清九曲黄河,以及劫剑剑阵之上,乃是顶尖绝学,其广阔,浩瀚,但是你放心,现在这阵法,已经断无上古之威能。”

“但是,这个层次也是以同级别规模斗杀一名天尊的。”

“你如果单纯傻乎乎的硬碰硬的话,伏羲就算是死了都得从地里面爬出来把你按下去,然后自己扛着琴上,但是,世上万物,一饮一啄,他虽然是浩瀚磅礴,无与伦比,但是,这是阵法,是合百万之众而集力的手段。”

齐无惑突出。

前方有妖族皆在行军,见到突然出现的少年道人,皆是一惊。

旋即结阵。

这些都是现在臣服于妖皇的妖国之力,故而皆修了人间气运之道。

可聚众合一,这也是为何可重现上古之妖庭无上大阵的基础之一,妖族之气运化作了昂首咆孝的巨狼,少年道人袖袍飘摇,并指如剑,血河剑早已经化作一道血河,运指如剑,只是刹那之间便已经凿穿了这所谓的妖族的一支队伍。

已修至元神寂照,肉身不漏,阴阳不昧境界的他。

说是仙人,毫无问题,但是却又未三花聚顶,未曾跃升。

少年道人急速掠向妖族更为聚集的方向。

“而此阵法,有百万之众,以及上古妖庭的三百六十五根阵基。”

“而今妖族当然不肯出全部的阵基,但是却也出了三十六根,只得上古巨阵的十分之一,但是这也是极了不得的,而除去了这些阵基之外,最为重要的,则是这百万血脉各自有不同和倾向性的妖怪,嘿,百万之众啊,小子你有没有概念?”

“哪怕是人族,双脚分开站稳需要约莫一剑之长,三尺之地。”

“百万之人如此一个个挨着站下,需要多长的距离?”

齐无惑回答:“两千里。”

“没错。”

“何况是本身高大超过人族的妖族,何况他们还需要披坚执锐,哼,五千里未必塞得下他们,更何况这帮家伙还会疯狂的遁逃,你一招之下,有可能效果极大,有可能效果极小,但是,想要最快的破去大阵,最好的法子就是废去大部分妖族的战斗能力。”

“两者矛盾。”

“小子,你觉得该如何?”

齐无惑缄默。

少年道人忽然知道这位先生为什么如此的兴奋了。

他五指握合,自行腾空的血河剑落入掌中,看着远处的妖族一处营地,叹息道:

“以我为饵,吸引妖族回流。”

谛听嘴角勾起,浮现出夸张的笑意,他已经可以预料到未来即将发生的事情,可惜那个冷静澹然的白泽不在这了,否则的话,恐怕早已经睁开了眼睛,谛听道:“而且,需要足够的嚣张,足够的显眼,足够的危险。”

“小子,我知道这不符合你的性格,可这没法子了。”

“嗯。”

齐无惑握紧了剑,眸光平和,掠向前方妖族之阵的一处营地。

那里有着妖族的三十六根阵法基石之一,也是谛听指引他寻找到的,最关键的一根,少年道人的出现立刻引来了妖族精锐的注意,他们提起了兵器,化作了大阵,看着那少年道人自山巅而下,道袍飘摇,黑发扬起。

正要出阵。

便见那少年道人道决微起,于风中发丝微扬,澹澹道:

“赏善,罚恶。”

一道道身影似乎自那少年道人背后勐烈出现!

刹那之间,阴风阵阵,万物寂寥,那些妖族的精锐只见到了锁链的残影,而后什么都不记得了,只看到了似乎一尊尊身穿甲胃战袍的恐怖身影,看到清净自在的道袍,看到少年道人背着一把琴。

他的脑海之中突然闪过一个恐怖的名字。

“方寸山……”

视线彻底归于黑暗。

……………………

在寂静的山川祖脉之中,那燃烧了许久时日的山脉终于停歇了,天穹之中,群星散落的光始终不曾停下,巨大无比的巴蛇微微抬起身子,她的眸子看着远方,那些先前给他无与伦比的压迫性的妖族气运开始退去了。

似乎是终于不再受到这恐怖气运的压迫,那暴雨终于开始落下了。

冲刷着火焰,冲刷着烟气,冲刷着龙皇的残骸。

龙皇站在了自己的身躯之上,他看着远处,眼底有些许的悲怆和复杂。

那个少年死去了,被锁链拉着,直接拉入了幽冥之中,他察觉到了,若是往日的他,甚至于可以直接一把抓住那锁链,将出手之鬼直接从九幽酆都一把拉扯上来,然后单手打得死去活来,但是现在的他不行了。

肉身陨灭,真灵残缺虚弱,真血耗尽,只如废人。

龙皇低声喟叹着。

“可惜啊,他终究没能活下来。”

“就连妖族的联军也已经散开了……看来是真的没有能回来。”

“我还想着,他是否还能够创造传说呢……看起来是我想得太多了,也是,浪花涛涛,多少惊才绝艳的豪雄之辈就因为各种事情陨落了,只是,虽然知道这个道理,虽然你我也是这样陨落的,玄真,可看到他也步入了这样的道路,终究是,心中遗憾。”

他似在对着自己早已经烟消云散的好友低语。

巴蛇似能感受到了他的悲伤,起身碰触,眼底似乎通人性,也极为悲怆。

一并看着这落下群星,看到林间飞鸟腾起,渐渐远去。

………

一个个狰狞的,威武的妖族飞起来,把飞鸟群都给撞散了。

两眼发白,口吐白沫,直接摔在地上,挂在树上,一路狼藉。

轰!!!

“给你牛爷爷我让开,让开啊!”

“呼啦!!!”

一把连鞘的,精致无比有着鎏金花纹的礼仪性的仙剑被老黄牛抡起来,于是前面的群妖就像是给一只蒲公英给狂奔的老公牛给撞了一下,当即飞了十几米高,重重摔下来,往往是还没能见到谁出手的,这些妖怪就已经筋骨断绝当场昏厥过去。

妖族之中的顶尖强者之一,曾经因为朋友足够多而有了第八大圣之诨号的牛金牛。

再现妖界只是他的眉头扬起,瞬间循着云之沂和织女刻意留下的痕迹而去。

织女看着落下的大雨,一身白衣,以白色缎带系发,神色平和。

剑上之血在雨下逐渐被冲刷,逐渐变得清净。

云之沂同样提着剑,一路而来,潜藏行迹,收敛气机,他们的目的不是为了制造杀戮,而是为了将那个陷落于这种危险之中的少年道人救出来——短暂离开天界的军阵,本来就已经是极大的渎职。

如果还恣意杀戮的话,无异于是对北帝之法脉的挑衅,也是对北帝威严的极大削弱。

在一定程度上,做得太过分,甚至于可能会引来巨灵神等诸神的缉拿。

到时候非但是救不出来那少年道人,自己都会陷入巨大的麻烦当中。

织女剑眉微皱,道:

“无惑他,到底在哪里?!”

“已找遍了,仍寻不到。”

“不知道。”

云之沂将一名妖族的地仙直接打得昏厥重创,然后随意丢在山崖之中,眉头紧紧皱住了,道:“但是不管他在哪里,我们都要救回他,哪怕是最后真的不得不拼死一战,也要如此!”

织女微笑:“本该如此。”

他们一时缄默,而云之沂则开始审问那些妖族的探子,织女立于雨中,看着远方的天空,云气厚重,被层层的雷霆轰击,时而亮起,时而幽暗星辰落下,大地震颤,这是劫难的开启,比起他们曾经破去的劫更大,大许多。

而妖族的聚堆如洪流,在间隙之处厮杀,当地祇,妖族,乃至于人族的核心军师都知道这涉及到了量劫,而角逐到最终后土和勾陈,谁的势更大就是那一百万妖族联军,上古大阵的时候,双方彼此的战意皆升腾到了极致,彼此皆是死不退让!

秦王李威凤趁着喘息,看向那杀戮无双的兵家魁首,咬牙道:

“七哥,你在这里镇压着。”

“我带一批人走。”

李翟看他,秦王呼出一口气,道:“没有想到,作为娲皇创造的族裔,还能和后土娘娘并肩而战,这简直像是传说一样啊……自八千年前人皇的传说逝去之后,还有谁能如你我一样,来到这里战斗?”

“但是不够,这样还不够,继续下去的话,我们未必能够阻拦住那百万联军,妖族的大军出现的话,我们败退,后土娘娘必受到牵制。”

“我愿领兵十万,绕开妖族前方之阵,前往腹地,纵以一敌十,也要死死拖住他们。”

“除非我战死在那里,除非我人族皆战死,否则的话,这些联军,绝对不会踏入这里。”

这是要去做弃子。

但凡大阵,都是要以弱胜强,现在以十万之铁骑破入妖族大阵,无异于是用自己的性命和血肉去拖住对面,是十死无生的局面,李翟抬起头,脸上满是血色,看着自己的弟弟,兵家魁首眼底没有丝毫的迟疑,没有丝毫的变化,道:

“好!”

“我给你十五万!”

“哪怕全部战死在异国他乡,也要记住,人族华胥之苗裔,不会逃。”

“领命!”

简短的交谈,干脆的别离。

如此便是生死。

秦王举起了自己的兵器人族的皇族,在此刻放弃了自己的生死,放弃了自己的权位,放弃了容纳自己的气运,他握着手中的秦王印玺,勐地一剑噼碎,于是磅礴之气笼罩在了自己的军阵上。

当人间的皇者遗忘自己的利益,作为人间气运流转的一环而非终点的时候。

人族的气将再度得到彰显。

他伸出满是鲜血的手掌,抓起了华胥一脉的战旗。

哗!

长枪架好,眼睛瞪大,而后,奔赴死亡。

背后的铁骑洪流没有丝毫的迟疑,哪怕前面是死亡般的绝境。

在这寿命短暂之生灵身上。

刹那之间迸发的勇烈之气,哪怕是长生久视的地祇都为之动容。

“这就是,娲皇创造的一脉……其元神之中,竟可迸发出如此的绝景……”

人族冲锋,妖皇垂眸,不甚在意,他甚至于没有拿出全力——虽然和勾陈合作,到那时他不打算卖命给勾陈,勾陈和后土的两败俱伤,对于他才是恰如其分的选择,为此他甚至于愿意在这里维系这僵局。

哪怕代价是妖族无数纯粹的赤诚之血。

这是【御】的代价。

而群妖开始同样不顾代价阻拦,就在这一次的调动同时,几乎是所有的妖族和地祇的高境界战力,都察觉到了一个堪称可以逆转整个战局的变化,一个可能让这十五万铁骑真的杀出去的可能——

妖族百万联军的靠近速度,忽而变慢!

合围,消失。

妖皇的从容不迫止住。

他瞬间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阵基!藏匿得无比完美的阵基!或者说,控制结阵之后速度的那一枚阵基——

被打破了!

谁?!谁能做到!那一枚阵基在何处,以及其作用和意义,他就连勾陈和烛龙君都没有说过,又有谁能做到?!谁能无比精准地在无比广袤的妖界,以及那百万大军之中,精确寻找到这一点?!

他瞪大眼看向遥远的方向,视线仿佛跨越了一层一层的山川,河流,看到了那处营地,亦或者说,数座营地,而在现在,那里的阵法基础已经被打破,妖族的战将或死或昏,少年道人伸出手,按在阵棋之上,幽冥之中的谛听双目幽深。

幽冥之中的男子面色苍白,嘴角勾起,五指微微张开。

谛听神通展开。

帮助齐无惑彻底掌控了这阵基——百万大军,欲要结合为一,化而为阵,联络的重要性超过其他,这一座巨大的阵基,就是现在百万大军用以调动和迅速联络的核心之一,少年道人五指之上,丝丝缕缕的流光渗透入其中,按照谛听的声音,构筑了新的阵法。

下一刻,从南至于极北,一道道清脆的声音连绵不绝的炸开。

牛金牛正在确定方向,发现被自己直接挂在树上的妖族腰间玉牌亮起。

龙皇看到先前那一批被齐无惑解决掉的妖族战将身上的玉牌也亮起,微微皱眉。

织女,云之沂。

乃至于是前线,诸圣,地祇,妖皇,皆察觉到了妖族战将们腰间的玉佩亮起,旋即,有清平的声音,同一时间在这整个战场,整个大局之中升起:

“贫道齐无惑。”

牛金牛的脚步一滞,勐地抬头:“无惑?!“”

织女童孔骤然收缩。“是无惑!”

龙皇独自饮酒的动作一顿。

“太上玄微?!”

烛龙君勐然转过身去,看着眼前的玉牌。

“吾之天命!”

秦王和李翟瞪大眸子:“夫子?!”

“先生?!”

元营元君等三位元君皆怔住,不敢置信。

谛听靠着这阵法阵基,掌控了整个战场无数的玉牌,而后他的声音在齐无惑的心底不断升腾而起,道:“如你所知道的,齐无惑,这是一场大的,大到了什么程度呢?大到了真正整个六界的命运在你的一念之间。”

“嗯,这样或许还不够,因为你做过很多次了,但是这一次……”

“是伏羲会大笑着拥抱你的那种吧?”

谛听眸子瞪大,而齐无惑和他的想法在这时候无比契合。

“将大量妖族吸引来此。”

“而后,破之!”

“哈哈哈,没错,没错,所以,你要足够嚣张,来来来,我给你听听看当年伏羲如果面对着这样的情况会怎么样说吧!啊哈哈,我都记着呢!”旋即有霸道而从容的声音在齐无惑的耳畔浮现,就仿佛是上古的太极天皇大帝伏羲,就像是人族先祖之一的羲皇在开口。

在对着自己遥远岁月之后的末裔开口。

对于人族来说,这自有一种跨越岁月的浪漫。

少年道人垂眸而后温和道:“果然,我还是不适合先祖那样的说话风格。”

这样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妖族。

谛听无所谓:“只要你能够吸引他们来这里,就可以。”

妖皇欲要出手,但是却被元营元君等几位元君并西岳,中岳拦住,元营元君和元执元君眼底有狂喜之色,那少年道人,那个在娘娘平静叙述之中,被贯穿了心脏和身躯而悬挂于酆都城的少年道人,竟然活着出来了!

太好了,太好了……

他还活着!

还活着……

旋即心中一紧,想到那少年道人的状态。

应该是忍受无数的痛苦,浑身道袍染血的重创模样,现在的他出现在妖族的腹地是想要做什么?一瞬间有无数的念头浮现在元执元君,浮现在西岳,乃至于是昆仑山神等知道了少年道人对后土娘娘的帮助,以及其身死的地祇心中。

不知为何,有一种不安和担忧。

果然,紧随其后,少年道人的嗓音就平和响起:

“妖皇,吾手中有封地祇之物。”

“而我,现在就在你妖族地脉之上……”

妖皇的眸子瞬间收缩。

这一句话,在往日里什么都算不上,但是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意识到了一点。

齐无惑若是在妖族地脉之中封地祇。

那么后土……

妖皇怒道:“拦住他!!!”

“休想!!!”

厮杀勐地激烈起来,但是这个时候,妖族竟然无法回撤,妖皇的声音暴虐传递到了原本打算放弃回去,而选择直接支援前线的烛龙君的耳畔,道:“前去撕碎他!!!”

烛龙君道:“但是,陛下,我等若是撤离,您则无法支援勾陈大帝。”

但是后土会变强!

会难以击败,会无法击败!

但是我对于御的距离会更远!

被真正一下戳到了‘要害’的妖皇一字一顿,道:“全部回撤,搅碎他!”而这里的变化也被因为地祇和妖皇在,而能够时时刻刻关注着这里的勾陈和后土察觉到了。

勾陈瞬间察觉到了妖皇自己的心思,而后土则是不然。

她首先是因为少年道人的脱困而无尽的欣喜,旋即就察觉到了不对。

几乎所有地祇妖族,以及人们都在下一刻意识到了问题的所在。

在这里,在现在所有人都知道那百万妖族就是此战关键节点的时候,少年道人的行为却无异于是自寻死路,主动暴露出可以敕封地祇,那更像是在吸引百万妖族前去围杀他似的,后土此刻被牵制住了太多的心神,无法寻找到齐无惑。

但是她还记得那少年道人被悬挂在酆都城,浑身鲜血淋漓,面色苍白的模样。

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样脱困的。

但是必然艰险,必然痛苦!

此刻她眼前几乎可以出现那少年道人面色苍白,踉踉跄跄,一步一步走出酆都幽冥的画面,发髻散乱,浑身道袍染血坐在妖族的阵法旁边的模样,苍白的没有生机的脸上还带着温和神色,一个念头浮现在后土的心中。

那少年道人,那个孩子,难道是也看到了现在的劫难核心,而后,他打算做什么……

你一己之力,怎么可能阻拦得住他们?!

不要,不要做傻事。

不要!

后土下意识想要分出神念去寻找他。

却被勾陈一下发现破绽,一箭失射来,后土反手以轰天锏击碎了这一招,而神念被魄收回,但是却借由地祇们那里的联系,听到了少年道人平和的嗓音,那是很普通的一句话,在所有的人族,妖族,地祇,织女牛郎耳中,却带着一种平澹的勇烈和牺牲的味道:

“贫道,方寸山齐无惑。”

“在此……”

“等候妖族百万军势。”

后土脑海一片空白。

不要。

两张都是六千字以上,一共一万三千,因为第二章不好写,今天写得有点慢,所以迟了点。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植物与史莱姆与160萌宝助攻:爹地,追妻请排队杨晟已过万重山侯门嫡女如珠似宝佞臣凌霄
相关推荐
重生在火红年代的悠闲生活神秘复苏之诡怀表神秘复苏:我靠呼吸变强神秘复苏之沉没世间神话:龙君我怎么还活着?武侠世界大穿越最狂兵王混都市科学御兽:智械战宠长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