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返回

苟在妖界加点修行

第349章 诸世灭亡,完整六祸天灾道!
上章 目录 下章

苟在妖界加点修行第349章 诸世灭亡,完整六祸天灾道!

第349章 诸世灭亡,完整六祸天灾道!

妖神碎片,万年之局将会显现。

幕后黑手为何,一切静待真相降临。

与此同时。

玄武妖界核心之地,浩浩荡荡的天河水依旧从天空的裂口中不断涌出,亘古不变的冲刷着玄武天妖巨大的尸体。

而玄武天妖的尸体旁,那持剑的男子,即天青妖帝的人身,把手中的剑再一次插入了前者的脑袋正中。

任由其中的血液,不断的流淌而出,污染了四周天河。

“天妖大人,你说你这血液也流了快一万年了,怎么就流不完呢?”

“哪怕你是一头母龟,也不该有这么多血吧。”

天青妖帝人身戳了戳玄武天妖的尸体,嬉笑着说道。

然而后者依旧无动于衷。

随着世界破灭即将到来,玄武天妖尸体的死寂气息越发的浓重,而残存在其中的微弱意识,也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

不过天青妖帝人身也不介意,似乎早就知道会这般模样似的,慢吞吞的继续说道:“不过看大人的妖血,已经由红转黑,内部更是略带着一丝苍白,看来大人哪怕曾经隶属于天妖,却也坚持不了多久了啊。”

“天妖的妖力已经快要被完全剥离出去,只剩下残破的祖天妖妖身,啧啧……”

天青妖帝啧啧说道,但下一秒不知为何脸色骤然一变,极速阴沉下来。

一只手直接插入了玄武天妖的脑袋中,把其中的血肉如同浆湖一般,狠狠的撕扯着,随后状若疯狂的大笑起来:

“哈哈!”

“你说,是不是我解放的日子就快到了?你也是厉害,拖了我近万年的时间……不过快了,就快到了!”

“这场棋局,终究会露出它应有的面貌。”

“你不就是在等待麒麟、凤凰它们回归么!我告诉你,已经不可能了!”

“自万年前,它们轻信那女人的话,深入了灰墙之后,便已经注定了今日的结局。”

“一年之后,玄武天心彻底扭曲,它将会化形而出。届时不论其成功与否,玄武妖界都会因此而分崩离析。到时候凤凰它们在妖界的最后锚定之物将被彻底摧毁,甚至是你也如此。”

“我倒要看看你们还如何阻挡吾等的步伐!”

吾等?

天青妖帝人身话里话外的意思,似乎表明它还有幕后组织。

不止它一妖而已!

此言落下,便见玄武天妖的妖躯骤然一震,阵阵黑光浮现而出,但旋即就被天青妖帝人身强势镇压了下去。

这个时候,后者的脸色已经平静下来,眼中的疯狂也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边无际的黑暗。

那种黑海,犹如黑海的力量,又似乎蕴含着一点点苏长生劫火的味道。

只听它冰冷道:“没用的,再挣扎也是无济于事。从你晋升天妖的那一刻起,玄武妖界的彻底覆灭,本就是‘它’写好的剧本,虽然中间出现了一些小小的差错,让这场剧本延迟了三万年之久,但也只是多了几分乐子罢了。”

“别急,我们都在等那位出现,它也是如此。!”

“这可是名为‘长生’的命运剧本,又有谁可逃过一劫呢!”

……

四方小世界,青丘妖国之中。

九尾狐祖青丘女皇此刻心中正默念着一本上古妖经,手中同时持着长剑而舞,但行之中央却一顿,手中的剑铛的一下子掉在了地上,打断了原本的节奏。

“女皇大人,你的心乱了。”

黑狐女皇盘膝而坐,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黑色狐尾,澹澹的说道。

青丘女皇摇了摇头,微微的叹了口气,俏丽的脸上略带一丝苦涩,眉头轻轻皱起,幽幽道:“心不静,三障十恶涌动,五毒攻心,还是修为不够啊。让各位见笑了。”

可以看到,此刻这座青丘妖国的大殿之中,不仅有青丘妖国原本的妖皇,甚至是摇光星主、腾祖、玄帝、泽皇等等,同样在此。

之前它们商量完了应对策略后,便直接从破碎的白虎妖巢转移了出来,生怕苏长生打个回马枪。

最起码眼下的青丘妖国防御法阵健全,时空法阵同时存在,纵然抗衡不了苏长生,却也可以从容逃跑。

面对一位妖帝,准备再怎么充分也不过分。

同样,逃跑也不可耻。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的道理,众皇还是懂的。

“妖有三灾,地有八难,三障十恶,五毒之物,自古以来哪怕是传说中的人族大罗仙来了也无法避过。这天底下又有谁可言不在三界内,不在五行中呢?”

“女皇你的情况,妾身也时常遇到。心不静,意难平的事情太多了,世间种种,十之八九不如意罢了。”

“别说是女皇陛下了,眼下的种种事端,纵然是我等也同样如此。这又有何可笑的。”

黑狐女皇言罢,眼底之下闪过一丝微弱的黑光,谁也没有发现她的神色略有一点古怪。

只听她继续问道:“女皇心中不静,可是为了那苍龙妖帝之事?”

此话一落,四周顿时寂静无声。

眼下苍龙妖帝虽然失去了踪影,但其散发的妖帝之威,依旧盘踞在附近的彼岸海之中,肆无忌惮的向着远方传递而去。

谁也不知道这位在想什么。

这种日日提心吊胆的感觉,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有些妖皇甚至想趁着苍龙妖帝暂时离去,而偷偷向着其他世界迁徙。

纵然山海界去不了,那躲在其他世界也是可行的。

只要小心一些,不被苍龙妖帝发现便可。

然而愿望是美好的,但却无法完成。虽然苍龙妖帝暂时离去的,但他散发的妖帝波动,却依旧死死的锁定着玄武妖界、以及四方小世界的所有时空。

不管逃到哪里,都会被那些妖力追踪到。

就如同眼下青丘妖国内连同山海界的时空法阵,也同样在其监视中。

逃无可逃,避无可避。

眼下众皇谁也不知道这位妖帝想要做什么,只能天天提醒吊胆的活着,却又暗中加紧联系那位天青妖帝人身,希望可以得到后者的庇护。

“是啊。”

“那可是苍龙妖帝,立身于天灾顶端的无上存在,谁能不怕呢?”

“而且我担心的还不仅仅是这位妖帝,玄武妖界那边似乎也出现了问题,我见到了有古天庭的家伙出现,不知道它们的出现会不会破坏我们的投靠计划。”

青丘女皇能掐会算,虽然无法卜卦苏长生,但对于古天庭的家伙却可以看透虚实。

所以便听到它把古天庭、恐怖诡异之前发生的事情,一一叙述开来。

摇光星主闻言,先是瞥了一眼黑狐女皇,见其同样眉头紧皱之后,这才略有疑惑道:“竟然是山海界古天庭的家伙,它们不好好呆在山海界中,制衡其他势力,不远万里跑到玄武妖界来做什么?而且还在迁徙五方妖帝的血脉后裔!”

泽皇心中一动,猜测道:“或许是为了引出五方妖帝?毕竟它们可是古天庭众神的小心腹大患。眼下白虎妖帝的残骸已经落在了那位手中,还剩下玄武妖帝、凤凰妖帝、麒麟妖帝、祖龙帝四位,难不成它们真的未死?”

它声音顿了顿,并没有往下细说,反而是看向了玄帝。

后者曾为妖帝,虽然已经跌落了境界,但妖帝的经验依旧存在。所以五方妖帝到底死透与否,它肯定更加清楚。

“死而不僵?嘿,你们还真相信妖帝可以不死不灭吗?”

“痴心妄想!”

“妖帝真若是可以不死不灭,当年本座也不会舍弃妖身不过话又说回来,五方妖帝毕竟是曾经接近天妖层次的存在,一定留着诸多的后手,它们肯定没有死透,甚至被苍龙妖帝吞掉的白虎也是如此。”

“与其在这里猜疑,还不如赶紧投靠那位天青妖帝人身,我想这位一定知道的更多。”

玄帝嗤笑了一声,澹澹道。

青丘女皇也点了点头,继续道:“甭管五方妖帝是否死透,现在玄武妖界中出现了古天庭的踪影是不争的事实。我已经暗中联系了山海界的各大势力,甚至还有五方妖帝的麾下势力。”

“它们对于古天庭的动向,可是最关心的了。”

“眼下就看看它们如何回复吧。”

“不过也不要抱太大希望,各大势力虽然关心古天庭的动向,但一时半会依旧不会出手帮助我们。”

此话落下,众妖一阵的沉默。

良久之后,泽皇微微的抬头,突然问出了一个问题:“说起来,玄武妖界那位玄武天妖真的存在过吗?”

“玄武妖界核心处的那具庞大的龟妖尸.”

众皇眉头轻皱,玄帝也是如此。

它们知道泽皇为何要如此相问,毕竟它们若投靠那位天青妖帝人身,玄武天妖是否活着十分的重要。

毕竟怎么看那位天青妖帝人身,与那具尸体的关系不怎么样。

青丘女皇沉吟片刻后,耸了耸肩膀,意有所指道:“或许有,或许没有。关于玄武妖界的那位玄武天妖的一切,一直是个传说罢了。”

“相传它三万年前怒撞天柱而死,那具妖尸便是左证。但是五方妖帝都可能死而不僵,又遑论更之上的天妖呢。”

“所以……”

“嗯?等等……”

青丘女皇原本还想说些什么,但是话到嘴边突然一顿。

只见她的神色骤然一惊,豁然起身。身边其他妖皇同样如此。

可以看到,此刻它们的眼中,皆充斥着难以想象的恐惧。

它们再一次感受到了那一股浓烈极致,可怕到难以想象的灾祸劫难气息。

天灾之主,六祸苍龙帝,再次出现了。

……

“他出现了!”

“回来了,果然只是暂时离开。”

“怎么会如此之快!”

“该死的,我们该怎么办?该如何是好?快想想办法,快想想办法啊!”

众皇喉咙干涩,身体微微颤抖,低声惊呼起来。

仅仅只是感受到了那一股天灾般的力量,就已经让它们重新陷入了被苍龙妖帝所支配的恐惧之中。

恐惧、不祥、扭曲、混沌、黑暗.

用妖界贫乏的词汇,根本难以形容此时此刻它们所能感受到的一切。

那种满脑子都被恐惧所充斥的感觉,近乎要把淹没在场众妖的最后一丝理智。

“不要看!”

“快,闭上眼睛!”

“他更强了!”

青丘女皇强忍着恐惧,径直把眼睛闭了起来,更是收敛了发散出去的意识,生怕被那可怕的妖力所污染。

“怎么会如此?”

“这家伙变强的速度开挂了不成?”

玄帝更是难以置信。

苍龙妖帝已经晋升妖帝层次,但是变强的速度不仅没有变慢,反而更快了。

眼下只是刚刚离去几日有余,但给它的感觉却比之前强了数倍有余。

吃了十全大补丸不成?

哪怕以它曾经隶属于妖帝的精神力量,此刻竟然也不敢直面前者的锋芒。

不可思议,难以想象。

“还有.他身边似乎跟着一个女妖,那家伙又是谁?”

玄帝心中暗暗滴咕着。

惊鸿一瞥中,它似乎见到了一位满身冒着火焰的女妖,但后者的一切都被苍龙妖帝的妖力所遮挡,一时之间它也无法分辨出其为何物。

残破的白虎妖巢之前。

身披火焰长羽,浑身上下布满了玲珑挂饰,容貌宛如下凡的仙子,略有些娇小的女妖,正用一双美眸,顶顶的看着苏长生。

这赫然便是凤凰女帝。

不过确切的说,她正用那一双冒着火焰的眸子,看着苏长生的胸口。

就在后者的胸口处,一枚小小的破布袋子正挂在那里,被其妖力包裹,似乎生怕损毁了一般。

“它对你很重要吗?”

凤凰女帝突然问出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可以看到,随着这句话落下,就在其眼眸中,深红色的火焰竟开始微微跳动起来。

然而苏长生闻言,只是澹澹的看了她一眼,却并未回话。

他依旧看着眼前的白虎妖巢,脑海中则不断闪过凤凰女帝与自己叙述的种种隐秘。

那些隐秘的信息非常多,而且极为复杂。

有关于长生道君的,也有关于玄武天妖的,还有关于玄武妖界以及五方妖帝的,就连山海界古天庭、那两位妖神等等,都有涉及。

甚至还有蛮荒九界四海八荒的起源、关于人类的终极问题等等。

这些问题,一时之间他也分辨不出是真是假,只能暂时放置在脑海深处,留待日后验证。

“白虎的巢穴。”

“那家伙当年被天青妹妹打碎了妖躯,最终完全跌落到了妖帝之下,可以说是我们五方妖帝中最惨的一位。”

“看样子,它的残骸也落在了你的手里?没有了妖骸的支撑,它想要重新归来,还不知道要多久呢。”

“你是想用这处妖巢来填补玄武妖界吗?”

“没有用的!”

“玄武妖界的死亡已成定居,纵然你把白虎妖巢、青丘妖国、机械飞船、无面人国都填入其中,也无济于事。”

凤凰女帝见苏长生没有回答她的第一个问题,便也不再询问,不过依旧在絮絮叨叨。

这家伙似乎很久没有说话了。

被苏长生以无上手段,镇压了变异的妖躯,并凝聚了完整的真灵之后,便一直唠唠叨叨的,恨不得在嘴上按个喇叭。

她一直跟着苏长生身边,美其名曰以身相许,毕竟它的妖躯还在三界中镇压着。

凤凰女帝身为古老的五方妖帝之一,见多识广,一眼就能看出苏长生想要做什么。

但是明明是无用功,她想不明白后者为何要如此做。

毕竟玄武妖界将亡是注定的事情,自三万年前就已经结局就已经无法更改。而且她也不信身为长生道君的苏长生,会有这么好心来延缓玄武妖界的死亡。

毕竟以后者的性格不过河拆桥就已经不错了。

“天下无道,灾生四端,苍龙飞升,六祸禁绝!”

“是时候,把六祸之力彻底完善了!”

苏长生澹澹道。

而一旁的凤凰女帝却脸色微微一变,低声道:“六祸天灾!”

“你果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说话此话,她沉默了许久,脸色有怅然也有恐惧,甚至还有丝丝的期待,神情可谓复杂至极。

这家伙似乎对六祸苍龙极为了解?

苏长生心中微微一动。

随后便听到凤凰女帝突然问道:“你到了六祸的哪一步了?”

苏长生负手而立,背对着凤凰女帝看向白虎妖巢,澹然的声音响起:“风祸天关、兵祸天险、妖祸旱穹!”

“今日便以四方世界,铸我六祸苍龙道!”

“这场三万年的局,就由我亲自掀开吧!”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无耻术士萌宝助攻:爹地,追妻请排队佞臣凌霄植物与史莱姆与160杨晟已过万重山洪荒明月
相关推荐
轮回,我只想长生!谁的青春不迷茫大宇微尘天劫摆渡人过气武林高手重生三十年前我在西游加点修行三国之从弃子开始无敌在吞噬星空当中研究万物武侠江湖里的青衫客我在大学当校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