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返回

不是吧君子也防

第268章 善意谎言
上章 目录 下章

不是吧君子也防第268章 善意谎言

第268章 善意谎言

清风徐来。

小酌几杯,午时风一吹,欧阳戎有点醺了。

从凌晨梦游在地宫苏醒,到现在梅林小院陪老师与小师妹午膳。

折腾了许久,且还昏迷多日,确实肚饿。

原本用来招待老师的一整桌菜,欧阳戎也没客气,不停的夹快,少顷,便风卷残云大半。

酒水也是,他做水一般饮下,用来下咽食物。

桌上的美酒是谢令姜去“苏府”抱来的,当然,现在欧阳戎也知道了,隔壁并不是什么苏府,应该叫离府才差不多。

但当然不能明面上挂牌匾,毕竟整个大周,“离”姓都是众人皆知的皇姓。

“良翰原来酒力不错。”

看着埋头专心扒饭、不时饮两口酒的欧阳戎,谢旬与女儿对视一眼,转头笑说。

“还行,其实也喝不出什么味道。”

欧阳戎放下碗,笑了笑,伸手去抓酒壶,准备给老师倒酒。

可已经有人动作更快了。

“阿父,大师兄,我来。”

三人是在葡萄架下,搬了一张四方形小桌,跪坐用膳。

欧阳戎与谢旬,是南北方向,面对面而坐。

谢令姜坐在二人之间,侧对二人,左手是欧阳戎,右手是谢旬。

此刻,这位谢氏女郎沐浴后,身上满是香氛,身穿对襟雪白长裙,跪坐蒲团,长裙布料昂贵,柔顺贴身,本就衬出美好弧线。

女郎跪坐的姿势,导致窈窕玉臀压坐小腿,柔滑的布料鼓囊囊的,紧绷绷的,宛若她手中举起的葫芦状酒壶。

谢令姜自告奋勇一声,三千青丝被一枚琉璃红绳发夹端庄绾起,她坐起身子,两只玉手捧起酒壶,细流娟娟,小脸认真的给大师兄与阿父倾倒美酒。

谢旬忍不住瞧了眼谢令姜别在乌发上的发夹。

刚刚她进厨房的时候还是披散着长发,结果不一会儿,与良翰一起端饭菜出来的时候,已经长发绾起,多了一枚奇特发夹。

脸颊也跟着红了不少,虽然依旧板脸正经表情。

谢旬不禁叹息一声。

又瞥了眼酒杯,与面前温柔贤惠的倒酒小女郎。

话说,他是多久没喝过自家闺女亲手倒的酒水了,记得以前小时候闺女多乖,可惜后来及笄之后,就不爱参加父辈的酒宴,特立独行,还经常教训他少饮酒……

而今日,倒是破天荒起来了。

其实吧,对老父亲而言,不怕女儿甩脸色,就怕她会突然乖。

谢旬转头:“辛苦婠婠了。”

“无事,阿父快喝吧。”谢令姜浅笑,应答一声,立马转头,她朝豪饮的欧阳戎,蹙眉关心说:“大师兄,你慢点喝……”

父慈女孝。

趁今日良翰在,谢旬不动声色多饮了几杯,只是嘴里莫名酸酸的。

欸,也不知是酒水酸,还是怎么回事。

差不多填饱了大半肚子,欧阳戎暂时搁下快子,朝谢旬举起酒杯,示意了下:

“其实平日,我也不怎么喝,主要是陪师长朋友。”

他笑了笑:“因为总是品不出酒水有什么好喝的,只觉得与略酸的水类似,可以解渴而已,谈不上喜欢。”

“这样吗,良翰确实变了许多。”

谢旬挽起袖子的手,放下酒杯,感慨说:

“此前沉兄从龙城回江州,对为师说的那些话没错,为师记得,良翰以前求学时,最讨厌这种酒桌交际的,滴酒不沾,谁的面子也不给。”

中年儒生目露追忆:“还是后来洛阳赶考,咱们师徒告别之时,依依杨柳下,良翰才小酌一口,这件事,那会儿还在书院被津津乐道了一阵。”

“是吗?”

谢令姜好奇看向欧阳戎,眸子亮晶晶的。

“嗯,是有这事。”欧阳戎点头失笑,顿了顿,像回忆了片刻,轻念: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谢令姜侧目,谢旬大笑问:

“那良翰是否还记得,那日辞别,远赴洛阳,许下的志向?”

谢氏父女二人目光来来。

欧阳戎放下快子,沉默许久。

“当时年少气盛。”

谢旬摇头:“不年少气盛,还叫什么年轻人,更何况,现在良翰不也依旧年轻?终军之弱冠。”

欧阳戎叹息:“难比老师,谢家宝树,赤心不老。”

似是听懂了阿父与大师兄的话中谜语,谢令姜转头,看了一眼隔壁苏府。

谢旬搁放快子,准备开口,欧阳戎抢先道:

“徒儿昏迷的这些日子,辛苦老师与小师妹了。”

谢旬摇摇头,指着谢令姜道:“婠婠更辛苦,千里远赴阁皂山,为你求医。”

欧阳戎不动声色问:“我的伤势很重?”

谢旬颔首。

欧阳戎忽问:“我的伤势不是善导大师医治的吧。”

“没错。”谢旬泰然自若:

“婠婠去阁皂山请了冲虚道长来,可良翰伤势严重,冲虚道长也束手无策,这时……”

谢令姜抬头欲语:“大师兄,其实这神医……”

谢旬打断:

“所幸这时,冲虚道长遇到了一位路过龙城的神医,也是道门前辈,请他出手相助,才救好了良翰。”

谢令姜皱眉,转头看向面色自若的阿父,后者没有看她,注视着欧阳戎。

欧阳戎追问:“神医何人,可还在龙城?”

“良翰痊愈,神医已走。”

“可留姓名?”

“神医未留名。”

“原来如此。”欧阳戎低语。

谢旬转头,眼神阻止了谢令姜,旋即回头,轻声问:

“良翰是怎么确定不是善导大师医治的?为师和婠婠刚要与你说来着。”

“若是善导大师,必然会令秀发他们守在床头,特别是我若快要痊愈,病醒之时,依照善导大师的性子,肯定第一时间出现床头的。

欧阳戎摇摇头:“可我醒来,等了许久,都屋内无人,小师妹也是姗姗来迟……

“后来,她也提了什么神医通知她,刚刚厨房做饭,脑子清醒了些,想到了这个问题。”

谢旬叹息:“良翰倒是细心。”

欧阳戎转头,朝一旁正蹙眉的谢令姜问:

“师妹为何这副表情,是不是神医救我,向你们提出过什么要求?尽管说来,无事。”

谢令姜摇头:“没有向我们提要求。”

谢旬轻声说:“我们想给,可神医不收,反而说已经有人替良翰你付过了。”

欧阳戎皱眉:“谁?”

谢旬不答,眼睛看着欧阳戎。

似是读懂了什么,欧阳戎缓缓舒眉:

“原来如此……不想被救助者有愧疚吗,这神医倒是良善,悬壶济世,仁心造福……”

谢旬颔首:“可能是目睹了良翰对龙城百姓所谋福祉,才站出来救人的吧,这也算是‘有人付过了’,良翰无需愧疚。”

“是吗……”欧阳戎低语。

他忽然又想起了昏迷时那个很长很长的梦。

欧阳戎抬头问:“除了这位神医,这些日子守在我病榻前的,还有一个是谁?”

事无巨细。

谢旬毫不意外,看了一眼谢令姜,他直接道:

“不是婠婠,是婠婠请来的一位良家女孩,姓赵,这赵小娘子,手脚伶俐,会照顾人,

“良翰,你应该也知道,婠婠娇生惯养,照顾不来人。

“梅鹿苑又暂时无人,只好如此。

“神医又喜清净,不许我们靠近,于是让赵小娘子在病榻前打下手。”

欧阳戎长吐一口气:“那就说得通了。”

酒足饭饱。

谢旬看了一眼低头沉思的欧阳戎,率先站起身:

“你刚刚病好,隔壁离兄一家人,本来要来看你,被为师拦下了,只道是你刚病愈,不适合人多打扰。

“眼下若是有空,良翰可愿去隔壁府坐一坐?也好让他们别再担忧。”

欧阳戎抬头,看了一眼诚恳邀请的恩师,沉吟道:

“多谢老师替我着想,暂时不去闲逛了,我刚病愈下山,有不少公务堆积,等我处理两日,再做打算……恩师慢走,小师妹也是。”

“好。”

谢旬欣然点头,毫不拖泥带水,带着表情不情不愿的谢令姜起身告别。

欧阳戎亲自送客。

“大师兄等等。”

谢令姜停步,解下琉璃红绳发夹,将蓝蝴蝶花瓣般的琉璃片,递还大师兄,只留下一根红绳,扎起马尾。

“不戴回去?”欧阳戎笑问。

“你倒是大方,现在还这么会哄人……”谢令姜瞪了欧阳戎一眼,将这一口鼎剑塞进他怀里,眯眼道:

“不准用它哄别人了,玩笑也不行。”

欧阳戎失笑,点头。

少顷,目送他们背影消失在梅林小路的尽头,他平静转身,面朝空荡荡的院子:

“路过的神医吗。”

他手掌揉了一把脸,呢喃:

“那个稀奇古怪的梦又是怎么回事……我好像…咬了一个女子。”

……

“阿父,为何不直接告诉大师兄清秀姑娘的事?”

梅鹿苑,一间书房,谢令姜蹙眉,看向平静喝茶的阿父,质问道:

“是不是她那位二师姐,和你说了什么?”

谢旬叹息:“有些事,还用说太明白吗,从她那位二师姐走进来,微笑给老夫递了杯茶,老夫就知道了意思……”

“这只是她大师姐二师姐的意思,不是清秀姑娘的本心!”

谢旬摇头:“是请神医出手的事情,赵小娘子已经答应了她的两位师姐。”

谢令姜固执道:

“这对清秀姑娘不公平。”她一字一句:“而大师兄最讨厌不公平!更要与他说。”

谢旬问:“婠婠一点也不担心他会做错事吗?”

谢令姜摇头:

“我一直坚信,若真是错事,大师兄不会去做,而若不是错事,他去做又何妨?那就更要让他知道了,无需编织谎言,哪怕善意。”

“可谎言并不伤人,真相才是快刀。”

离裹儿的清脆声音传来。

谢令姜皱眉看去。

此刻,书房来,并不只有她与谢旬两人,离裹儿、离闲、离大郎、韦眉一家人全在屋中。

谢旬父女刚从梅林小院回来,他们就登门拜访了,似是早就在等待。

“裹儿妹妹,是你了解大师兄,还是我了解大师兄?”

谢令姜不快问。

离裹儿垂目倒茶,颔首承认:“当然是谢家姐姐,更懂欧阳良翰。可是妹妹我懂人心,更懂利弊。”

又是这一副令谢令姜十分不爽的骄傲自信语气。

“你的意思是我不懂?”谢令姜撇嘴说:“此前是谁不信大师兄的王道,是谁轻视龙城百姓这一小勺水的力量?现在打脸了?”

离裹儿微微皱眉,点点头说:

“我承认,当时确实是看走眼了,傲慢的人是我,欧阳良翰有王左之才,他推行的王道,堂堂正正,能登大雅之堂!”

梅花妆小女郎转头,朝谢旬与离闲等人道:

“所以,阿父阿兄,咱们更要请他相助了,这种人才,万万不能错过。

“谢伯父做的对。

“况且这也是赵小娘子那位二师姐的嘱托叮咛,云梦剑泽与赵小娘子的事情,不允许我们在欧阳良翰面前提一个字。这位二女君挺厉害的,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再加一手先礼后兵,我们暂时打不过她们,不遵循还能怎样,告诉欧阳良翰,反而害了他。”

“你这歪理……”谢令姜起身。

谢旬叹息道:“好了,婠婠,别吵了。”

离闲也赶忙起身,拉住离裹儿袖子,苦笑道:“贤侄女息怒,裹儿性子直,欸。”

谢令姜摇头:“她可不直,弯弯绕绕多得很呢。”

离裹儿微笑说:“那直来直去,也没见谢姐姐拿下某人,成桩好事啊。”

“你瞎扯什么,你……”谢令姜涨红俏脸,拍桉而起。

“好了好了,裹儿,你少说两句行不行?”

离闲与谢旬赶忙上前,劝住了二女。

韦眉站在一旁,不动声色的瞟了眼气羞红面的谢家女郎,又瞅了瞅轻描澹写似不在意的自家闺女。

这位长裙妇人脸色若有所思。

“其实……我也觉得谢伯父做法挺对。”

离大郎适时的插了句话。

众人顿时安静下来,一道道视线看去,包括离闲夫妇。

他们对视了一眼,眼神颇为意外。

平常倒是很少见自家大郎发表意见,一向习惯闷头不语的。

“这确实是对良翰好,也是对天下百姓好。”

离大郎语气认真:

“以良翰之才华,应当去往更广阔的天地,去造福更多的百姓,因为这全天下,不止一座龙城,可是却缺了许多的良翰。”

“可大郎,你以前不是不喜欢咱们牵扯到人家……”

离大郎转头,朝表情诧异的离闲夫妇笑了下,说:

“此前是怕咱们家连累良翰前程,现在,若是良翰当初在这里的分析没错,真有那么一点希望的话,像阿妹说的,咱们家自然不能错过良翰。”

离闲等人脸色欣慰,谢旬不禁转头看向离大郎,似是有些意想不到。

若是真如徒儿良翰那日“隆中对”所言,那么作为离闲无可争议的长子,这位尊师重道、宽厚良善的离大郎,以后可能就是皇长孙了……

这时,离闲的话将谢旬拉回了现实:

“谢兄,你们这一次午膳,良翰贤侄怎么说?他是何意思?”

谢旬沉吟道:“良翰说,龙城事忙,他刚病愈,要处理几日,暂时没空想其他的。”

不久前师徒二人在葡萄架下午膳,全程都没有提起上回的辞官之事,但又是全程围绕此事。

其实谢旬想知道的事很简单,他的这位得意门生,是否还有仕途之心。

若是没有,那么后面谢旬引荐废帝离闲一家的事,便无从谈起。

所幸这餐午膳,得到的答桉,倒也不坏。

谢旬摸了摸胡须。

“没直接拒绝就行。”离闲长松一口气,叹息:

“此前还担心良翰贤侄会继续辞官,毕竟之前,在咱们眼皮子底下,差点辞官归隐,幸亏贤侄女把他追了回来。

“眼下,只要不是辞官就好,继续当龙城令,那应该就是还有入仕之心。”

说到这里,离闲夫妇不禁转头,狠狠瞪了一眼独自喝茶的离裹儿,似是在责怪她上次的知情不报。

离裹儿微敛眼皮,抿茶不语。

富贵员外打扮的废帝离闲走到窗边,叹息一声:

“话说,到底何物,才能打动这位良翰贤侄啊。”

书房内的气氛沉默了会儿。

离裹儿起身,一袭齐胸襦裙,走去书架前,抽出一本书,边打开细瞧,边清脆分析:

“不管如何,关于赵小娘子的事情,大伙注意些,别漏了口风,云梦剑泽咱们暂时惹不起,欧阳良翰也是,知道太多反而徒增忧愁,于他于我们都是无益。”

除了谢令姜,离闲等人缓缓颔首。

离裹儿率先离开书房,还顺走了谢令姜的一本书,后者此刻没空追究。

离闲夫妇与离大郎见状也告辞,相续离开。

漪兰轩书房内,只剩下谢旬、谢令姜父女。

气氛寂静了会儿。

谢令姜立马转头,打破沉默:

“即使无奈答应了二女君……可阿父以前不是这样的。”

谢旬抚须片刻,忽道:“为父希望良翰能继承衣钵。”

“所以阿父也和离伯父他们一样?”

谢旬不置可否。

她偏过头去,置气说:

“可大师兄有权知道,我懂大师兄,做事稳重,不会冲动……”

“不。”谢旬忽然道:“这方面,为父比你更懂他,他…会。”

谢令姜转头。

父女对视。

屋内安静。

漪兰轩外。

离开书房的离闲一家人,走在长廊上。

“阿兄最适合去。”

走在最前面的梅花妆小女郎忽然开口,朝愣神的离大郎道:

“阿妹我只适合与聪明人讲利弊,不懂如何讲感情,阿父阿母年纪太大了,阿兄正合适,而且本就是好友。”

没等离大郎回应,韦眉似笑非笑,瞅了眼昂首的离裹儿说:

“不懂讲感情?依娘亲看可不一定,说不定比大郎还要合适哩。”

“……??”

离裹儿转头瞪了一眼挪笑的阿母,冷哼一声,甩袖离开。

留下离闲与离大郎面面相觑。

抱歉久等了,好兄弟们,这章多码了千字,晚安大伙!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洪荒明月植物与史莱姆与160我真的不开挂杨晟已过万重山佞臣凌霄侯门嫡女如珠似宝
相关推荐
我本无意成仙星河帝国大魏芳华这个AD太稳健了黑神话:大唐纨绔疯子妖女哪里逃从看到经验条开始北宋之天生反贼全球降临:百倍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