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返回

这个修士真的不一样

第1章 鬼的礼物
上章 目录 下章

这个修士真的不一样第1章 鬼的礼物

“弟弟,老姐对你怎么样?”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拍了拍身边十来岁的小男孩的肩膀。

“不怎么样。”小男孩摇摇头。

“弟弟,你变了!以前你不是这样的。”姐姐一脸幽怨地说道,好似在抱怨负心汉。

“呵呵,每次你做这个样子的时候,就要让我给你背黑锅了。”弟弟不为所动。

“张吉东,哪次姐弄来好吃的,不是让你先吃的?你竟然忘恩负义!”姐姐眼睛一瞪。

弟弟往后一缩,倔强地说道:“但是每次我吃完之后,就老老实实地给你背黑锅,然后挨一顿打。”

“每次姐都让你吃得最多,而且,爷爷奶奶都最喜欢你,你挨打挨得最轻。”姐姐说道。

“呵呵,反正我这一次是不会上你的当了。”弟弟走开了。

“哼哼。你以为不上当就不会挨打了么?”姐姐奸笑着说道。

这两姐弟是张红兵家的双胞胎,姐姐叫张吉灵,弟弟叫张吉东。生出来的时候姐姐六斤半,弟弟才五斤。个头差了几公分。本来差了只有几分钟,看起来好像差了一两岁一般。

才到家门口,爷爷就拿着一根竹条等在大门口了。

“吉灵,吉东。你们两个谁知道我的枕头底下的十块钱到哪里去了么?”

“爷爷,我今天可连你们房间都没去过。我可不知道你枕头底下还放了十块钱。”吉灵装作很无辜的样子,然后回头看了弟弟一眼,偷偷地向弟弟露出促狭的笑容。

吉东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心里有些慌:“你,你,看我做么子?”

“吉东!你现在把十块钱拿出来,我保证不打你。”爷爷不怀好意地走过去。

“钱不是我拿的。”张吉东立即否认。但怎么看怎么像做贼心虚。

“好好好,好得很!”爷爷将张吉东提起来,按在长凳上就噼噼啪啪扇起屁股来。

“拿没拿?”打了一阵,爷爷厉声问道。

“没拿!”张吉东觉得自己不能够屈打成招。

又是噼噼啪啪打了一阵:“拿没拿?”

张吉东痛出了眼泪,招了:“拿了。”

结果还是噼噼啪啪一顿打:“藏哪了?”

我哪知道!张吉东心中很是冤屈,姐姐告诉我是五块,不是十块啊!

“花了。我买了麻辣吃了。”张吉东冤屈得要吐血了,辣条是买了,但都是姐姐和她的好姐妹吃的,我一点都没碰啊。

“买辣条,买辣条!跟你讲过多少回了,辣条吃不得!你还去买辣条吃!”爷爷狠着心又噼噼啪啪打了一阵。

奶奶闻声跑了出来:“干什么干什么?你好不好的又打吉东做么子?”

“你就惯着他吧!迟早把他惯坏了!”爷爷恼怒地说道。

“吉东才多大?村子里的小孩子哪个袋子里没有几块钱的零花钱?”奶奶着紧两个孙女孙子。

爷爷气哼哼地扛着锄头去田里看水去了。

“打痛了没?”奶奶问道。

“痛。”吉东很不争气流了眼泪。

“活该。你想要零花钱,该问奶奶要,怎么能去自己偷偷地拿呢?小时候偷针,长大了偷牛。”奶奶给吉东擦了擦眼泪。

“不是我拿的。”吉东怨恨地往吉灵看了过去。

吉灵连忙说道:“我去做作业了。”

“吉灵!你给我站住!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每次闯了祸,让吉东给你顶罪!你给我老实交待!这一回是不是又是你干的?”奶奶对这两姐弟的秉性非常的了解。

“我可没有,不信你问吉东。”吉灵慌忙逃进了房间。

“吉东,你说是不是姐姐拿的?”奶奶问道。

吉东不敢说,自己认了,只挨一顿打,要是把姐姐招供出来,回头还要挨姐姐一顿打,反正挨也挨了。能省一顿是一顿。

“唉。”奶奶看出来了,但是这事没有必要往下查,不然老头子回来,以他的暴脾气,这俩孩子又要挨顿打。

爷爷没回来吃晚饭,说是去村子里一个老伙计家吃饭去了。回来的时候喝得醉醺醺的。

爷爷好喝酒,又是易醉体质,醉后常发酒疯。

回来的时候,啥事都忘记了,唯独记得吉东偷钱的事。

“我跟你讲,小孩子绝对不许偷!小时候偷针,长大了偷牛!现在就敢偷家里的钱,长大了还不去抢银行?看我今天不打断你两条腿!”爷爷顺手就从门口拿了一根扁担。

“吉东!快跑!”奶奶脸色一变,忙过去将爷爷拦住,回头向吉东大喊了一声。

吉东正在做作业,听到奶奶的喊声,很熟练地打开后门,撒腿就跑。不跑,以爷爷的暴脾气,是真的可能打断腿的。哪个短命鬼又给爷爷灌酒啊!

姐姐这回也急的哭了,追着跑出去:“弟弟,你小心一点,莫掉到池塘去了。待会等爷爷发完酒疯,我就和奶奶来找你。”

吉东应付这种情况是颇有经验的,有几个非常安全的藏身之处。屋子后面的草垛里,有个可以容纳他小身板的洞,那是扯草之后留出的空间。那里面吉东藏过几回,比较舒适,然后很暖和。唯一不足的是,稻草上的一些毛刺让人有些不舒服。但是这个地方,吉东藏过一回,躲过了风头之后,吉东从里面出来的时候,爷爷奶奶都是看到的。现在去躲有些不安全。

所以,吉东这一回没去草垛里躲藏。而是跑去一个新的避难所。村子东头有一颗矮树,枝叶茂盛,里面却有一个很大的空间,吉东这么大的小孩子往里面一躲,不翻开枝叶很难发现。吉东跑到那棵树下,立即掀开树枝钻了进去。

吉东却不知道的是,这棵矮树旁边的土堆其实是一座古墓。

吉东躲在里面还是有些紧张,因为远远地他还能听到爷爷的怒吼声。今天这酒劲挺大,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吉东昏昏沉沉快睡着了。

“哎,你跑到这里来干什么?”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推了推吉东。

吉东很是不满地说道:“这又不是你家里!这是公家的地方!”

“你不怕我?”中年男子问道。

“我为什么要怕你?哼!我告诉你,我们家就在那边,我喊一声,我爷爷就会过来打你!”吉东说道。

“你不怕我是鬼啊?”中年男子问道。

吉东仔细看了中年男子一眼:“你不像鬼。鬼不是你这样的。”

“鬼应该是什么样的?”中年男子问道。

“我不知道。鬼是坏的,你不是坏的。”吉东摇摇头。

“吉东!”

“吉东!”

奶奶和姐姐的声音远远地传了过来。

“奶奶和姐姐来找我了,我要回家去了。”吉东向那个中年男子说道。

“好。等等,我送你一个小玩意。”中年男子递过来一样东西,看起来像是一个令牌。

“这是什么?”吉东拿到手中,感觉这东西凉凉的,似木似金。

“你好好藏起来,莫让别人看到。”中年男子笑了笑。

吉东接过来,别在裤头上。然后用衣服罩住。

“奶奶,我在这里!”吉东从矮树里钻出来。外面却是黑黝黝的一片,从吉东家房子附近照过来两只亮光。

吉东不知道的是,他从矮树底下走出来之后,一条手臂粗的蛇在他刚才躲藏的地方经过,嘴巴里不停地吐着信子。

“我们还以为你躲在草垛里,到处找你都找不见。”吉灵今天非常后悔。让吉东挨顿打,她不会觉得有什么愧疚的。她一直在心里埋怨这个弟弟。这个弟弟从小多病,花了好多钱,才逼得娘跑了,爹也不回家了。

“你爷爷闹了一会就睡着了。回去吧。”奶奶有些心疼地拉住孙子的手。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我真的不开挂杨晟已过万重山侯门嫡女如珠似宝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洪荒明月佞臣凌霄
相关推荐
苟在巫师世界修地仙巫师世界的法师我的巫师世界皇宫里的妖精好上头夺运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