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返回

这个修行世界不太正常

第五百一十四章 乱命
上章 目录 下章

这个修行世界不太正常第五百一十四章 乱命

神界,元始母树所在的禁地,外界的纷纷扰扰完全没有影响到这里的平静。

禁地的最外围是好几队散漫地巡逻着的天神卫,自从之前天神卫在叛军手中损兵折将之后,这些有门路的关系户们便通过各种方式找到了陆长生,让自己能够远离危险的战场,待在最安全的地方履行职责。

放眼如今的神界,最安全的地方莫过于守卫天神殿和守卫母树禁地,只要被安排在这两个地方执勤,真有意外发生还真说不准是谁保护谁呢。

陆长生也乐得安排这些关系户过来,这些家伙实力不俗又贪生怕死,既削弱了在外天神卫的战力,又能激发关系户和普通天神卫的矛盾。

一名传令的天神卫如流光般划过天际,不用看都知道又是身负传令要职的倒霉蛋,流光消失在远端之后,一些窃窃私语不可避免地在禁地外围滋生。

“疾风之道,应该是凰锦吧,真是惨啊,刚从东苑回来,都没歇脚就又出去了。”

“也有可能是游若,看这方向又是往南苑去,那边可不好走啊,听说瘴水的廊桥已经被叛军截断了,指不定有多少叛军埋伏在那儿呢。”

“还瘴水呢,上回潮汐时我就听说叛军已经过了瘴水了。不过话说回来,这些叛军是疯了吗,不会真想要打进天神殿吧?”

正在私语闲谈的神二代们不由地发出轻笑声,言笑间依然把叛军放在一个跳梁小丑的位置。

叛军,叛军有几个神王啊?

不过要是说让她们上前线去和叛军厮杀,那肯定是不可能的,绝对不是因为害怕那些乌合之众,只是单纯的没有必要罢了。

言笑之间,神二代们难免也会有物伤其类心有戚戚的感觉,自从现世之门陷落,神王无忌身陨,天神殿神王尽出追索叛军之后,天神卫中负责传讯的岗位危险程度便直线上升。

特别是最近这段时间,派出去传令之后能平安回返的传讯神祇恐怕都不足半数,大家都在担心,如果局势继续恶化下去,传讯神祇不够了之后,会不会裹挟着她们也被迫离开这个安全的地方。

私语的话题随着某个家伙失言提到了“无妄殿下未免也太过狠心”戛然而止。

虽然守卫神树的禁地离天神殿尚有些距离,但谁也不敢确信周围的同伴里就没有无妄殿下的眼线,还是躲得远一些免得刚才这家伙死的时候血溅到自己身上。

禁地很快又恢复了宁静,只有天际远端时常来来去去的流光,在宁静之中展现着局势的不平静。

在闪烁的流光中,没有谁注意到,一道澹蓝色的流光急匆匆地从天际划过,坠向了神威殿。

...

对于天神殿范围内宫殿群的位置布局刘明江早已烂熟于心,以义军如今的规模,要拿出一套天神卫传讯神祇的制式装备和凭证也不是什么难事。

义军已经大部队渡过了瘴水,距离天神殿的势力范围已经只有一步之遥,他这次冒着风险脱离义军队伍孤身前来,为的就是在最终行动前和陆长生恢复联系。

他和陆川的本尊都在现世,只要他的分身和陆长生接上头,天神殿-乌托邦-义军的信息通道便能顺利搭建。

但刘明江真的没有想到,潜入天神殿的过程比乌托邦军事部推演的过程还要轻松那么多。

天神殿似乎从创立的那一天起就从来没有考虑过要防备来自外部的侵入,而刘明江从天神殿外一直到进入神威殿内,总共也只说了“瘴水急报”四个字,沿途的守卫便自觉地避开了。

“小陆哥也没有清影妹子说的那么好看嘛。”

刘明江分身开口的第一句话就骇得陆长生眼皮一跳,他对着眼前这个普通传讯神祇装扮的刘明江仔细打量了一番,方才露出笑容。

“刘哥不愧是军事部长,孤身闯入天神殿,好胆魄。”

“应尽职责,不值一哂。”刘明江的笑容只在脸上短暂存在,马上肃容道,

“时间紧急,家常日后到了乌托邦再好生相叙。我来之前义军已经大部分渡过了瘴水,有神王接到了情报正在往回赶,消息虽然已经被我们压住,但我们最好是在神王返回之前完成行动。

陆川此刻就跟我在一起,他已经提前准备好了牵制住无忧的手段,此番我前来便是为了可以居中联络,确认好我们双方是否都已经做好了可以随时发动的准备。”

陆长生有些不适应刘明江的雷厉风行,他还想先唠两句,问问老婆儿子在乌托邦的近况,看看前阵子陆川是不是跟他吹牛,报喜不报忧了,但见刘明江这么严肃,还是马上正色道,

“我最近时常会回母树那边,周围的守备力量已经削弱过好几轮,如果你们已经做好了马上发动的准备,那我便去做最后的布置。”

...

一名传讯神祇进入了神威殿,无妄神王面容冷峻地带着她又离开了神威殿。

神威殿附近的板正着身体,直到无妄神王彻底消失不见,才开始扭头互相交换眼神,猜测着瘴水急报四个字背后代表着什么重大的变故,以至于往日里不动如山的无妄殿下都急了。

陆长生带着刘明江先去了一趟母树禁地,刘明江参加过多次天选之殇的救援行动,一眼就看出了元始母树上的果实里面的名堂。

他忍住了上前相认的冲动,安静地听着陆长生先哄元始母树外面一切都好,再认真地嘱咐孩子们不要跟陌生的神祇说话。

陆长生难得的温柔一闪而过,然后便开始了他的“最后布置”。

他先是从禁地外围负责守卫的天神卫关系户中陆陆续续喊了一些神祇进来,随意地聊了些这段时间发生的事,队伍中成员们的动态,以及聊聊她们的父辈对她们的期许和自己对她们的看好云云。

聊完之后的神祇一头雾水,面对同伴们殷切询问她们和无妄殿下聊了什么,也只能含湖其辞地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她们说不清楚,同伴们也就没有多问,大家都是托关系进来的,只当是对方关系更深一些,能得到无妄殿下更加私下的授意。

短平快的轮流密谈结束之后,又过了一阵陆长生才从禁地内出来,窃窃私语的声音便像是被扼住了喉咙般戛然而止。

陆长生下达了召集所有禁地护卫的指令,然后冷漠地看着这些不敢与他对视的关系户们。

直到所有的神祇都战战兢兢地到期了,陆长生才宣布了他接下来要做的事。

瘴水前线需要支援,他要从禁地守卫中抽调一部分跟他一起去瘴水。

关系户丛中发出了一些嘈杂的声音,对陆长生突兀的“乱命”表示难以置信,她们千方百计躲到这里就是为了不到危险的战场上搏杀,而现在陆长生却要把她们带到正面战场上去。

大老你是不是哪里搞错了,我们可是关系户啊!

许多禁地守卫的内心在疯狂地呐喊着,而陆长生却是没有给她们多留思考的时间,伸出了一只手,开始在她们之中点出一个又一个的名字。

“云直,风箐,炎珑....”

“大人!我...”一个被点到名字的守卫一激灵,欲言又止。

“你要抗命?”陆长生眯起了眼,看向这个大胆出言的炎珑。

他不是乱点的名,这帮关系户的底细他早已摸得很清楚,特意挑的都是其中对战场最为怯懦的那一撮。

“无罪殿下曾...”炎珑艰涩地说出了自己的倚仗,但她才刚说了五个字,一股神王级别的威压牢牢锁定了她。

陆长生一步步走到了炎珑面前,伸出一根手指点在了她的脑门上。

彭,一声沉闷的声音,炎珑便裂开了。

四周的同伴们惊惶地看着突下杀手的无妄神王,不敢相信他居然真的会动手。

“抗命者死。”陆长生澹定地站在禁地守卫们之间,依然平静地扫视她们,所有和他目光接触到的神祇都看到了清晰的杀意,迅速地低下了自己的头。

一个个名字继续从陆长生口中喊出,一直喊到了六十三个,才悠悠地收了口。

“喊到名字的,即刻随我前往瘴水接替防务,居然让叛军如此轻易渡过了瘴水,其中必有蹊跷。”

敢怒不敢言的关系户们被迫从队伍中脱离,不情不愿地跟着陆长生离开,突然间大家似乎发现了真正蹊跷的地方。

刚刚被陆长生叫进去谈话的神祇,一个都没有被陆长生带走!

离开队伍的神祇们回望的眼神中出现了愤恨,而留在原地的神祇中没有和陆长生密谈过的神祇们,眼中则是开始闪烁着怀疑,即便陆长生离开了,也没有恢复之前额交头接耳。

队伍里面有坏人呐!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我真的不开挂佞臣凌霄侯门嫡女如珠似宝萌宝助攻:爹地,追妻请排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相关推荐
动物园怪谈这不是怪谈女权世界之重活一世神话复苏从齐天大圣开始最后的黑暗之王情难自控:她的声音有魔力情难自控国术?贫道不会,我只会雷法精灵宝可梦之梦境行者宝可梦世界的男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