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返回

京都羽翼的荣光

229.我不能拿你的名声开玩笑
上章 目录 下章

京都羽翼的荣光229.我不能拿你的名声开玩笑

源赖光自从来到这里后,还是第一次和这么多人同时吃饭,而且还是在家里,严格来说算是家庭式餐席。

只不过这气氛有点怪就对了。

身为母亲的千代直子不停给着三个女孩夹菜,尽量保证雨露均沾,免得不知道被哪个准儿媳给记恨上了未来说婆婆的不是,全程脸都笑僵了。

而源树一郎则埋头吃饭,只不过每次刚下快子的时候,都刚好被妻子夹走递给了准儿媳妇,气的他敢怒不敢言,只能眼巴巴的盯着别人的碗。

咲初小藤默默吃着饭,时不时偷瞄眼源赖光,看起来有些忧心忡忡。

至于良影天海则是一边笑着跟千代直子说着好话,小嘴甜的几乎把后者夸了个遍,可看到坐在对面的御药袋茶音后,却狠狠捣弄着碗里的米饭扬起下巴,怎么看都是一脸的挑衅。

相对于她的挑衅,刚刚从京都放送回来的御药袋茶音则视而不见,似乎全然没把她放在眼里,偶尔会跟源赖光说两句话,又跟千代直子说些。

这无视良影天海的行为,无疑点燃了她本就怨气四溢的心思,最后脸也慢慢黑下来,冷哼了声便不看了。

千代直子和源树一郎见状不禁面面相觑,互相确定了彼此的眼神,决定明天说什么也得赶紧走,这到底选哪个当儿媳妇就让儿子自己收拾吧。

吃饭期间,源赖光也跟所有人都说了自己明天动身去北海道的事,咲初小藤和良影天海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没多惊讶,御药袋茶音也只是略微惊讶了下,而父母更是没什么意见了。

饭后源赖光先收拾了东西,都准备好后又跟小木晴明和河谷正英打电话确定了下,这才彻底空闲了下来。

看了眼时间还不算晚,他便直接敲响了父母的房门,在源树一郎疑惑的眼神下询问出了自家与慕川家有何渊源,还顺便描述了下道馆的位置。

也就是随着他的诉说,本来还吃着夜宵杯面的源树一郎脸色渐渐沉重了下来,明显情绪开始不对,就连母亲也戳了戳他的肩膀示意不要再说。

源赖光见此微微皱眉,沉吟了片刻后才问道:“是跟咱们家有怨吗?”

“倒也不是有什么恩怨,只不过是有些陈年往事而已,这个你这孩子就不要问了,反正都已经早就过去了。”

千代直子看了他一眼,本来都不想解释了,看想到儿子现在似乎很有钱,脸色又沉了下来,生怕他会做些出格的事情,这才耐心又解释了句。

至于坐在旁边的源树一郎,这会儿连杯面都不吃了,就盯着面前的桌子发呆,这情况他可从来都没见过。

“总之没什么需要你解决的事。”

千代直子见源赖光陷入沉思,又看了眼身旁丈夫的阴沉神色,心里叹了口气的同时,连忙转移起了话题:

“不过明天你去北海道,那几个孩子里面,你真的一个都不带过去吗?”

说到这个事情,她对刚才的场面可还历历在目,当儿子说出要去北海道的时候,那三个准儿媳都状若无意的侧目,似乎眼里都隐隐有些期待。

不过自家儿子一个都不带,看样子是铁了心要自己去参加他那个朋友的婚礼,这可是就让她有点咋舌了。

甚至千代直子都不吝用最坏的恶意揣测儿子,京都这么多,那么在北海道还有个她的准儿媳也不过分吧?

源赖光正沉思着,忽然挺母亲这么问,心里知道是在转移话题,不禁笑了笑说道:“您觉得我该带哪一个?”

这个问题把千代直子给问住了。

看着儿子眼里夹杂的笑意。

她这个当母亲的瞬间恍然大悟。

“也是,都带着的话耽误事,可要是只带一个另外两个肯定生气,你是懂雨露均沾的,这样我可就放心了。”

想通了这么一点,千代直子眼中露出了欣慰,觉得儿子考虑的周到。

只不过这愈发偏移的脑回路。

却让本来只是顺势接个话的源赖光有些无语了,叹了口气后无奈解释道:“什么雨露均沾,我明天是去参加朋友的婚礼,情况特殊人越少越好。”

千代直子闻言目光有些狐疑。

最终又化作了某种确信。

现在的社会太黑暗,孩子大了会说点慌也是件好事,她也能够理解。

“那你最喜欢哪个孩子?”

千代直子犹豫了下,看了眼儿子的脸色,试探性的出声说道:“可能我有点先入为主,但小藤一看就是个好孩子,另外两个孩子看起来则有点...”

她这句话虽然没说完,但两人之间也是心知肚明了,只要不是纯粹的蠢人,随着年龄增长识人能力都会慢慢变强,千代直子好歹活了四十年。

她是肯定除了小藤之外,另外两个搬进来的女孩都跟儿子绝对有纠缠不开的关系,就从今天那个叫良影天海的孩子那么殷勤的模样就知道了。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这哪是普通的朋友,要不确定人家是女孩,她都觉得对方是提亲的。

那小嘴甜的一口一个阿姨,恨不得立马就能改口叫妈,热情的差点把千代直子这个乡下妇女给冲昏头了。

至于另外一个更漂亮的孩子,则安安静静的很有娴静的气势,虽然话不多但都恰到好处,总之是给了她一种这孩子气质样貌又很懂事的感觉。

哪怕没有表现在明处,但这俩人的暗中较劲,她还是能感觉出来的。

可能是因为常年生活在乡下也没见识过什么大世面的原因,千代直子还是喜欢比较淳朴的孩子,而且除了淳朴之外,她总感觉那两个孩子好像都比自己看见的要心思深重的更多。

不过既然是儿子交的女朋友,还能一副坐看云起时的模样,想着也能控制住场面,她也没心思多问什么。

“我跟另外两个女孩只是朋友。”

源赖光看着母亲的神色变化,就知道连她也能察觉出大师和宗师的小心思,不过笑了笑还是面色坦然道。

“总之你自己把握好了,我们也没能力过问,千万要保证身体的安全。”

千代直子见他还这么说,顿时也白了源赖光一眼,伸出手指点了下儿子的脑门,似乎是在怪他不说实话。

而源赖光也是有些哭笑不得。

见他像是没当回事,千代直子不知道忽然想到了什么,决心还是提醒儿子一下,随即又苦口婆心开了口。

“我看你也没怎么当回事,你是不是觉得同时有几个交往对象很得意?咱们可千万不能有这样不好的想法。”

“要是真把人家逼急了,人家都做出什么事都不知道,你先把自己的人身安全给保证了,要是因为谈恋爱丢了命,咱们源氏可就真的要绝后了。”

“还有一件事,你们年轻人就是不知道节制,上次我给你拿的人参吃完了没有,本来只有小藤一个还好,这三四个孩子也不知道你顶不顶的住...”

不得不说,千代直子作为母亲是很称职的,叮嘱了源赖光很多话,话题很快转移到了生活上的琐碎上面。

而源赖光则笑着全部应了下来。

只是相比于母慈子孝的他们而言

则有些郁闷了,他刚刚还想起往事心里有股郁气,专门等着妻子和儿子过来安慰,可等了半天也没注意自己。

他还刻意咳嗽了两下,状若无意的敲了敲桌子吸引注意,可反被妻子训斥了句,说打扰到和儿子说话了。

源树一郎瞬间就愣了,本来装的委屈立马就成了真委屈,可心里面是又气又不敢说话,端起了自己那剩了半碗的杯面,骂骂咧咧的吃了起来。

房间里的气氛愈来愈暖了起来。

夜谈没多久就结束了,等到了第二天的时候,源赖光早早就起了床。

他准备安排人送父母坐新干线。

可却被千代直子一口回绝,说是要和源树一郎自己走走,也没必要麻烦他这个儿子,索性这也就作罢了。

几个女孩也都出来送了。

良影天海甚至还眼眶微红的拥抱了千代直子,好像很舍不得,这副姿态哪怕御药袋茶音看了都眼皮狂跳。

等到父母坐上计程车离开后。

源赖光也准备走了,然而三女却都似乎心有灵犀的回了别墅,只留下源赖光挑了挑眉,都不禁有些失笑。

招呼了下身旁的永山英。

让对方跟大坂那边的航空公司对接了下,便坐上车去接在医院的小木晴明和还在外面住的河谷正英去了。

因为今天的安排就要到北海道。

......

时间缓缓流逝而去,天空从澄净蔚蓝逐渐变暗,挂上了轮橙色夕阳。

一架湾流客机降落在函馆机场。

相比于其他波音客机下来的游客纷纷嚷嚷的过安检,七八个身影从容的走进了贵宾通道,专车进行接送。

星野会社有专门安排了向导。

作为在水之教堂安排婚礼的大型婚礼庆典株式会社,只要钱到位了当然是有着全方位无死角的贵宾服务。

傍晚时分乘车从函馆赶往旭川。

在坐车的途中,富良野本来金黄的稻田已经被一层薄薄的白雪覆盖。

橙红色的夕阳撒着光辉,映射在银装素裹的山岳之上,像是渲染了层美丽色彩,犹如纯净美人在静待着。

除了河谷正英和小木晴明夫妇。

还有两位池田千夏的朋友,两位年轻女性看起来并不漂亮,甚至可以说有些土气,却是专门从爱知县坐新干线到京都,又和他们一起飞来的。

途中源赖光也跟她们交流了些。

无一例外,都是好女人,而且都已经嫁作人妇,说起话也都很客气。

大概也是受了金钱的影响。

毕竟无论是包机从京都飞来北海道还是举办婚礼,大家也都知道是源赖光这个青年自己全部承包下来的。

现实就是差距过大,是真的会产生距离感,而且还会被别人所敬畏。

不过源赖光比以前已经善于言谈了不少,也没有什么架子,跟那位池田桑的两位朋友倒也交谈的很不错。

一路上都很相安无事。

到了旭川他们却碰见了麻烦。

也不是什么麻烦,主要是本来源赖光只订了间套房,三个房间已经足够他们居住,可却忘了人家女方还有两位伴娘,就造成了很尴尬的局面。

不过他倒也没慌乱,只是让小木晴明和池田千夏,以及那两位女性一人一间住进套房,他们再重开房间。

“晴明和池田桑住一间房,那我们两个的话,就开两张床的标准间吧?”

源赖光站在酒店大厅里,问了下房间的剩余,便扭头看向旁边有些心不在焉的河谷正英,笑着询问了句。

然而听到要开一间房,本来还有些出神的河谷正英立马清醒,急忙上前制止了他:“等等!赖光,先别急!”

“怎么了?”源赖光收回银行卡。

“呃...我觉得咱们俩...还是开两间房比较好,住一起我恐怕不太适应。”

河谷正英忽然被发问,脸色不禁慌乱了下,支支吾吾的还有些心虚。

源赖光还以为他睡的浅,便解释道:“我睡觉没有恶习,这一点晴明可以为我作证,应该不会打扰你休息。”

“我不是那个意思!”河谷正英连连摇头,脸色阴晴不定了下,也不知道想的什么,就是不让源赖光去开房。

源赖光有些疑惑的看向他。

感受到他的目光,河谷正英深吸了口气,知道不给个解释肯定是不行了,他摸了摸自己兜里震动的手机。

攥了攥自己的拳头,河谷正英勐地抬起了头,义正言辞的说道:“我是觉得我们两个大男人,住在一起不太合适,我可不能拿你的名声开玩笑!”

源赖光闻言顿时无语了,两个男人住一起,怎么能扯到名声之类的。

难道你还有什么独特的癖好。

他想到这便不由得上下打量了河谷正英两眼,心里涌出某些想法,一股恶寒忽然从脚底板直接抽了上来。

“你不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吧?”

“啊?对!没错,我有难言之隐。”

河谷正英闻言愣了下,旋即便如同找到了打开盒子的钥匙,忙不迭的点头,脸上稍微有些难为情的说道:

“我这个人睡觉磨牙,而且还特别爱打呼噜,有时候还喜欢说些梦话。”

“这样啊。”源赖光皱着的眉毛舒展开来,点了点头道:“那就开两间吧。”

看他脸上的表情不似作为,源赖光心里还挺感动的,他自己属于睡眠很浅的人,的确是不喜欢被人打扰。

河谷正英人品还是挺不错的。

什么叫人品?这就叫人品!

起码自己都说不介意,他还因为这些事怕吵到自己,比那些有恶习却不自知,甚至理所当然的人好太多。

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之后。

源赖光让前台小姐开了两间房。

河谷正英则满意的笑了。

领了房卡之后,源赖光就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回复了手机上的各种信息,先在柔软的床上躺了会儿。

今天从京都到北海道。

是先坐车到大坂,然后又坐新干线到海上的机场,从关西国际机场飞到函馆,又坐车到旭川的这间酒店。

绝对称得上是舟车劳顿了。

明天并不举办婚礼,先去观察场地彩排,后天才是举办婚礼的时候。

也是因为实在有些精神疲累。

源赖光只是躺在床上,很快意识便逐渐朦胧,就要陷入了睡眠之中。

可就在他马上要睡着的时候。

紧闭的房间门却被非常突兀又很急促的给敲响了,这种急促的敲门声瞬间惊醒了他,让源赖光皱起了眉。

他眼带红丝的撑起了身体。

心里有些不太舒服,任谁在要睡着时被打扰,恐怕心情都不会太好。

可打开房间的门之后。

还没等源赖光反应过来,就看见门前的小木晴明面色焦急,慌忙的都有些站不稳了,见到他连忙开口道:

“不好了!河谷君被警察抓走了!”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侯门嫡女如珠似宝我真的不开挂洪荒明月植物与史莱姆与160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无耻术士
相关推荐
全民爆兵,万族战场红楼从辽东开始四合院中的老六我的山间小水库我有一卷降妖谱诡秘:从阅读者开始开局奖励一亿条命大医无疆仙武大唐:从富婆开始加点神武天道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