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返回

民俗从湘西血神开始

111、你挣钱了?没事,总有要氪钱的地方
上章 目录 下章

民俗从湘西血神开始111、你挣钱了?没事,总有要氪钱的地方

【你得到了上优的评价,你获得了保底气运,一两】

【你消灭了煤精*7,获得了气运:十五两三钱】

【你消灭了南洋邪物:长毛疣猪*301,获得了气运:六十两】

【你消灭了南洋邪物:恶土人俑,获得了气运:十五两】

【你消灭了南洋邪物……】

后面的这些数量,有些乏善可陈。

零零散散。

虽然很多,但是也很琐碎,林峰当时并不算觉得有多惊奇。

这才哪儿到哪儿。

他诛杀的邪祟还在后面呢。

他最后的确是完成了诸多的任务。

这也是第一次独自完成游戏。

他在研究气运的获得规律。

目前初步来看,是杀敌获得?

这样的话,还是比较简单的。

也挺符合一般游戏的规律。

结果收集到了后面,林峰眼皮子开始跳了。

当你勇于闯荡的收益,超过了你保本保底的收益,并且在游戏里面如此设置。

当我们假定它是有底层逻辑的话。

那只有一种可能。

游戏在鼓励你闯出一片天。

保底,只能够让人饿不死。

并且因为保底太少,和诛杀邪祟几乎形成了一比十,一比百的时候。

什么基本工资一百块,加班绩效十万!

逼迫我不得不加班是吧!

从多罗摩诃开始。

长老、寺庙的庙主,每一个的气运奖励都开始变得多了起来,一百两、两百两,四百两……

然后是更后面的各种存在,林峰看到打了马赛克的名字。

那些名字,似乎连姓名本身,都是禁忌。

不可被窥视。

无法被人感知。

不能被提起。

只不过他们奖励的气运,有些太高了些。

七百两,八百两,这一下,林峰感觉自己发财了——毕竟剑术精通就是五百两。

这是一个宝藏技能。

还能继续发掘。

也就是说,技能对他来说不算是什么大问题了!

剩下来的技能,更是几钱、几钱,连一两气运都不需要,在这样的气运变化下,林峰嘴角翘起来。

好起来了。

物价崩了!

你想要物价不崩,就不能无限制的加物价。

那么我这几百两,几千两,和以前的几钱几钱相比,就是巨款。

我想学什么法术,就可以学习什么法术。

巨款,一定有巨款的作用。

不然你给我搞一个通货膨胀,那你要气运,又有什么作用呢?

林峰最后一波,赚的盆满瓢满。

乐开了花。

虽然人不清醒,但他很是献祭了一波不祥。

这些不祥,都成为了他的养分——从当时的游戏意义和后面的结算意,都是如此。

他就喜欢这个!

但是在他看到了另外一个上下都是马赛克的名字。

他的注意力又被快速的吸引了过去。

从马赛克名字上面看,这个人不像是中原人士,叫林峰感觉稀奇的是,他的名字后面,除了一千两气运之外,还有额外的收入。

五百两气运。

这是悬赏。

附加一项,就是汉朝龙虎气悬赏加成——秩比二千石。

两千石,在汉朝算是高官了。

虽然是比两千石,那也十分可观。

悬赏这件东西,林峰也是第一次见。

林峰见到这个悬赏的时候,人是懵的。

他的身上有龙虎气。

龙虎气来自于明朝锦衣卫。

他得到的明朝龙虎气来自于职业,职业加成有限,连百户官的气运,可能都不够。

但是这悬赏,比两千石,这是绝对的高价,这玩意儿谁给的悬赏?

总不能是汉武帝——算了,也有可能,林峰话没说死。

你游戏都这样了,我假装你是游戏,你假装我是玩家,我们看破不说破,我把你当游戏骗骗自己,叫内心不那么紧张。

你也把我当做玩家,假装我们就是为了玩游戏。

不是为了整死玩家好不好?

你瞒我瞒。

说透了。

就不礼貌了。

要是真的汉武帝的悬赏,他说错了也怪尴尬的,虽然汉武帝不可能跑过来打他。

但,万一呢?

万一哪天他玩游戏玩到了汉武帝那边。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见面。

可惜不是赏赐列侯之位。

有些可惜。

这个悬赏的人名,不像是中原人的名字,应该是咒杀了两代冠军侯的那名巫觋。

杀了这样重要的一个人。

获得一个列侯之位,不过分吧?

并且他从前面敏锐的察觉得到,他的身份,观气史官的简介,很有意思。

或者说,他现在活着,很有作用。

被他看到的历史,锚定之后,就像是“将活蛇钉住,他不死,历史不会变”,虽然不知道原理是什么,历史为什么会不断的改变,“像是一条活蛇”。

不符合线性叙事的风格。

就好像历史会不断改变一样。

但起码有一点事情,他是知道的。

那就是他不死的话,这个楚服厌胜术的传人,他目睹了此人的死亡。

他活着,此人就不可能复活。

那,楚服厌胜术,为什么会被外族人学到?

又或者他本来是中原人,中原人那么恨大汉王朝,不惜改了名字。

您哪位?

林峰想不清楚,很快就将这些事情抛在脑后。

他现在身上就有比两千石龙虎气,问:汉朝龙虎气和明朝龙虎气有什么区别?

吸起来更加的香醇,会带有历史的厚重么?

答桉是,现在没看到。

只是又吸引了一批新的老哥/姐姐而已。

林峰看到了最后,自己除掉了长生树和佛母后,一共得到了一万八千的气运。

林林总总加起来,一共是三万一千两百——去掉了后面的几钱,取的整数。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后面几钱后面买了技能。

很合算的感觉。

在杀敌完成之后,林峰看到自己探索的七个锚点。

每一个也都有一百两的稳定收益。

加起来,三万一千九百的气运。

乘以百分之二百六。

就是八万两千九百四十两的气运。

以剑术精通五百两来算。

他现在可以卖一百六十五套剑术精通。

林峰承认,他当时是欢喜的,欢快的,充满乐趣的,信心满满的,肺部充满了气球,想要上天的,开始狂妄自大的。

随后他打开了兑换三样。

找到了画皮。

找到了加马兰药剂的加马兰。

绿度母神像。

小庙祝亲手给的护身符。

还有牦牛油膏。

甚至于还找到了连始皇帝都没有找到的建木。

还见到了“加马兰先祖尸骸”,“归墟神树碎片”。

连人家尸骸都能兑换出来。

林峰当时是笑嘻了。

乐!

看到了这些东西都价格之后,林峰不笑了。

没有通货膨胀。

或者说,通货膨胀,没有留在最开始的那些东西上,游戏的意思很明显,知识是平价的。

以它现在表达出来的意思,游戏不会在你获得知识的路上,设置任何的障碍。

哪怕这个知识是邪恶的,后患无穷的。

它也不会阻拦你去学会他。

他找到了铜瓮的制造法门。

三钱。

简直便宜的无法言喻,游戏对于知识,并无垄断之意。

恶水归元法没有,他过了恶水归元法的时候,没有保存。

但有后来的恶土重生法,成仙十法,他见到的,都能找到——林峰不会学习的原因是,他真的学过这玩意儿。

他就像是懵懂无知的小孩子。

对于沸腾的水很敢兴趣。

有的家长就会叫他去触碰它,叫孩子明白,这东西是危险的。

吃过亏后,林峰也就清醒了,这些邪法是人在衰老之后,无法抗衡自然规律产生的最后一线救命稻草。

人在童年,青年,壮年,老年,想的东西都不一样。

人无法理解他人。

青年的自己也无法理解老年的自己。

林峰,以人算,还算是个青年。

以神算,他是一个八岁的宝宝。

这些法术。

最贵的也不超过十两气运。

林峰有些捶胸。

因为没有中间棋的缘故。

他有一些法术是没有留下来的,他最后通关,只算最后通关一次。

林峰能应买尽买。

但是,有什么用呢?

他学习这么多邪术有什么用呢?

邪术再多,也不一定有他现在学的这一套来的好使。

不说别的,就是来自于古象雄时期以及以前的这一套原始教派,牦牛巴拉嘎教派,要是吃透之后,也算是能打能杀了。

他最需要的加马兰通灵药剂。

药剂化作技能打包出售,也就是五钱。

理论上不用加马兰药剂,林峰也能配置出来通灵药剂,游戏并没有删除他脑子里面关于此物的记忆。

问题是。

炼制配药,是一种“唯手熟尔”的玄学情况。

需要大量的练习。

从火候到时机,都需要一种来自于魂魄的感应,自己配置的话,总是会出现一些问题。

林峰不在乎失败。

他在乎的是原料。

三大项里面,这些原料都属于物品类。

物品类之中,一些物品是没有前缀的。

这一次,出现了很多有前缀的物品,很有意思。

这是林峰压根就没有想过的。

这些前缀是【干净的】。

譬如干净的【绿度母神像】。

干净的【痋术诡母之羊水】。

干净的【加马兰先祖之建木碎片】

加马兰(智慧之兰),加马兰通灵药剂的主药,它前面就有两种。

一种是没有前缀的。

一种是有前缀的。

没有前缀的画皮,三百。

有前缀的画皮,七百。

四百加工费……

加马兰药剂,也就是通灵药剂主药材。

没有前缀的,一百。

有前缀的,三百。

两百加工费。

所以【干净的】,是怎么一个干净的方法呢?

林峰点进了前缀看了一眼。

【干净的】,并不是世俗意义上的干净。

它的干净,是没有任何意义上的牵扯,是可以用的,不会有副作用的材料。

材料越是牵扯的深厚。

兑换出来【干净的】,需要花费的就越多。

在一个名字,代号,都会出现牵扯的东西上面,从里面兑换出来的东西并不是没有牵扯的。

只有像是【大明李家火铳】这样的物品,是没有前缀的,因为它本身就是干净的。

一些家传民俗法器。

应该都算是干净的。

毕竟,林峰觉得,他拿着李家的火铳,李家也不会从明末辽东过来要他的小命。

铜瓮也差不多。

铜瓮之中的婆婆,也不可能来找他麻烦。

绿度母神像就说不定了。

林峰想起来了绿度母神像的描述,来自于天竺、还是哪儿的佛教高人,带着绿度母神像前来魔国。

他不想知道魔国都有什么。

不干净的绿度母神像他买不起,二十万,干净的他更不能看。

壹佰伍拾万。

这后面到底牵扯了什么东西?怎么这么昂贵?

这么说的话,林峰看着画皮和加马兰。

明白自己现在的定位了。

他这个情况,属于脱贫,但没有入富。

距离富贵,还有一段时间。

小的可以随时买。

大件买起来有些吃力。

花钱将两个技能(加马兰通灵药剂、秘域牛骨神油)学了,随后购买了原料,【干净的】画皮,顺便将火铳买了下来。

加马兰通灵药剂和牛骨神油用在一起,林峰这三天就在不断的淬炼身体,并且寻找机会。

他的面色如玉。

就是牛骨神油的用处。

加马兰药剂帮助林峰去观察牦牛神。

还是老规律,林峰还是记不住自己见到了什么。

不过每一次,他的力量都会大幅度增加。

他的胃部,似乎发生了奇怪的变化。

换而言之,他可以将大量的力量储存在两处。

一处在自己的脑子里面。

另外一处,是在自己的第二性命。

Mou,在强化各个内脏。

三颗丹丸再加上火铳,加在一起,一共花费了一百五十两。

至于说记不住自己见到了什么。

这件事情并不重要。

血肉面具的祭司面具,想要林峰的身体。

他将自己的一些记忆埋葬进了林峰的脑海之中。

林峰以为自己从游戏出来忘了。

结果,它其实还在。

在进入了诡母的肚子里面的时候,林峰闪回了那些记忆。

同理,他每一次利用通灵药剂,也是有效的。

记忆没有消失。

记忆只是封存。

等待他打开的一天。

林峰想到这里,手上的动作去没有停下来。

因为他接下来还做了其余的事情,譬如说进行了游戏分类和……

他的记忆被打断了。

陈哥吃撑了。

他尽力忍了,但还是打了一个饱嗝。

他看着林峰,一只手搭在林峰的手上。

示意不要给自己夹了。

“你不要给我搞这个,你是不是有事情要兄弟做?

别恶心兄弟,要做什么你开口,被搞这些有的没的。”

对面的兄弟,有一种不近人情的没有人味儿。

特别是在不说话的时候。

在失神的一瞥一观之间。

叫人感觉到压力。

“没有?没有你就吃点,我吃饱了。”

陈哥定了定心神。

林峰:“远来是客,客人先吃。”

陈哥:“???”

陈哥:“几天不见,我就是客了?”

陈哥:“你是阜口人?”

陈哥:“你不是阜口人你和我说锤子,吃!”

一阵大快朵颐,半个小时后,陈哥又坐不住了。

点头——狐疑——吃惊——阻拦——夺快子。

陈哥:“小林,小林,哎哎哎,你不要着急,你最近是不是遇见什么困难了?

暴食对身体不好,先别吃了,牛肉顶饱。

现在可能觉得不太饱,过一会儿你真遭不住,兄弟来阜口,对这里的医院不熟。

你别这么搞。”

不止是他,就连老板也都出来了。

吃牛肉火锅吃半个小时,三个小时他都见过,不过那是喝酒吃饭。

这个不一样。

这小伙子,肉不停,整整吃了半个小时。

粗略估算。

快要七个壮汉的量了。

吃的太多太快,老板也怕出事,快子翻飞之间,林峰停下来了快子。

他完全没有感觉。

他的胃部,吃下去差不多就消化了。

换而言之,他现在的身体,不科学,胃部发出了轻轻的声音。

林峰放下了快子,正色:“最近好多天没米了,正在考虑转行做吃播。”

陈哥:“shab,你这个月播了几天?要不是你合同签的早,我要是运营,我能把你狗头拧下来。

你知不知道曝光对于一个主播的重要性啊。

你以为你是全网顶流啊兄弟,看看你的贵宾席吧,没多少了。”

林峰看了一眼。

“啊,还有五百多贵宾,还能苟一苟。”

陈哥吃惊:“崽种吧你是!我不管,赶紧炒一波cp,提高一下曝光量。

直播不能放,就算是要转型,人也不能凉,兄弟,知道不?不过你这个样子,小林子,给大伙儿整个活?

我觉得你这个样子,还挺适合整活的!”

林峰闻言,露出了迷之微笑。

陈哥心季。

“陈哥,别着急。”

他拉着陈哥,半天时间,将阜口走了一个遍,傍晚,陈哥成了一条死狗。

他没有想到,自己兄弟这么强。

走到一半,林峰是背着他走的,吸引了无数的眼光。

这也是林峰的目的。

他晚上有事情要做,为了防止兄弟晚上找他喝酒,他应该怎么办?

喝晕他?

不不不,大可不必,直接叫他走累晕就可以了。

将陈哥丢在床上。

陈哥睡得像是一头猪。

他的体力是真的耗尽了。

林峰没有任何感觉。

他用过牛骨神油。

很霸道的油膏。

只有修行加持到三道护法巴拉嘎的法师,才可以用此物涂抹身体,也就是在此之前,这油膏是不可使用。

林峰前几次的餐风饮露,弥补了这一块短板。

根据他的研究。

三道护法巴拉嘎的身躯,林峰尝试过,就像是穿了一层重甲。

这样的重甲,不但不怕利刃。

就算是重锤也不算。

林峰也不理解这是一个什么情况。

他早就放弃用他朴素的科学观来理解这件事情。

也许这些事情很科学。

可以总结,也可以复制,但不是他这个水平的人总结复制的。

知道怎么用就行了。

“就是不知道我心脏病的时候,手术刀能不能救我一命。”

林峰可不想要和某一个超级赛亚人一样。

死于心脏病。

想到这里,林峰耸了耸肩膀。

行走在大街上,他今天“陪着”陈哥走遍了阜口,往常他看,是什么都看不到的,但是这一次他不一样了。

在他的眼里,他看到了人气的流向,他现在有些明白什么叫做人道纪元了。

人的生气。

如烈日旭阳。

压制一切。

重要的是,林峰看到,就算是那可怕的,听口气能够将神仙职位称斤轮两买卖的那些古怪诡异。

它也被压制在人道纪元之下。

翻不起什么大的风浪。

因为所有人都遗忘了它们,它们正在疯狂的寻找锚点。

林峰有所明悟,他在尝试引导人气,将画皮披在了身上。

阜口这座城池,它历经了许多代,不停地修建,修补。

也有些风水道理。

虽然说,从理论上说,蒙元修建的八臂哪吒的元大都,可能是历朝皇都里面,和风顺水的第一流。

问题是,蒙元王朝的王朝更替,也算不上是和风顺水。

所以风水不能决定一切事情。

所有的一切,都是复合作用。

林峰走在路上,将一丝丝人气吸引了过来。

他的身边,影子也有些变化,这就是这三天没有行动的原因之一。

这是五叔的手段。

兑换气运三两。

来自于五叔不知道从哪儿搞来的巫术。

名字叫做【地杖法】

是以修炼此道法术的人,作为杖。

所以叫做地杖。

林峰觉得和他未来要走的路——土伯之路,有些相似。

五叔的猎犬和大蟒,并非是他捏造出来之物。

凭借五叔的实力。

想要凭空造物,几乎不可能。

林峰还见到了豢养猎犬的方法,这是甘家用来护家,护卫,并且寻找大墓时候,所用之物。

不过想要豢养这种猎犬。

过程极其残忍。

不止是对猎犬残忍,对于活人也很残忍,林峰看过了豢养猎犬的条件。

也只能对五叔说一句,好死。

同时他也清楚,不能对一个倒斗家族,有什么别的心思。

他们这些人,不一定有什么人性在。

修炼了三天时间,【地杖法】,差不多有脚下三平方大小,用来叫老哥们躲进去,没有问题。

可是想要将一些蕴含着法力的东西放进去。

特别是他的法剑,火铳,就连山蜘蛛的靴子,他的头发——哪怕是没有罗网,并且掉落的,放进去,都有些困难。

林峰又像是往常一样,围绕着阜口外的大山转了两圈。

这一次,祠堂没有发现来人。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杨晟已过万重山佞臣凌霄萌宝助攻:爹地,追妻请排队我真的不开挂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相关推荐
木叶:从只狼来的鸣人我以剑道证超凡末日模拟器,我以剑道证超凡全民修仙:我能复制天赋我真能复制天赋我带可爱手办拯救世界嫡长公主修炼从简化功法开始大梁风云GL霸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