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返回

没人比我更懂魔物

306 部长大人的第1次
上章 目录 下章

没人比我更懂魔物306 部长大人的第1次

都都都——

“喂…喂?云姐?喂?”

……

夜色蒙蒙,突然挂掉手中电话的云婉禾像小虾米一样侧卧在床上,平日总是挽起来的柔顺秀发如绸缎般披散在床上,怀里一个大枕头被她的纤纤玉手紧紧攥着,然后部长大人把她的脸蛋儿和耳朵还有胸口全都埋了进去。

慢慢的,慢慢的,直到耳朵里砰砰砰的心跳逐渐平复了一点儿,那双俏丽的眸儿才终于才枕头里稍微露出来。

“……”

纤长的睫毛轻颤着眨动一下,两下…云婉禾的眼睛难以置信地闪烁着一层蒙蒙的水光。

天啊…

我刚刚跟他…说了什么…

【我想让你抱抱我】

这种话是上司可以跟下属说的吗?!

是前辈可以给后辈说的吗?!

是老…呸!是大姐姐可以跟小弟弟说的吗?!

云婉禾不知道自己刚才哪根神经烧坏掉了,反正确实是跟秦仁鬼使神差地来了一句“想让你抱抱我”。

最关键的是,这句话是在电话里说的。

如果是面对面,那云婉禾即使嘴巴秃噜了,也可以马上配合肢体语言用玩笑敷衍什么的,亦或者…或者就…干脆顺水推舟…真的让两个人的关系再好点儿,云婉禾觉得其实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虽然他们是上下级,不过毕竟也是同事嘛,搞好关系的话,终归是会有利于…工作…之类的…

何况除了上下级,私底下两人也是朋友,每天晚上都会多多少少聊会儿微信的那种朋友…出了事情也会像今晚这样寻求安慰……

“…安慰…”

云婉禾灵光一闪,对啊,她刚刚只是朋友跟朋友寻求安慰而已,很合理啊,自己完全可以冷静一点儿的吧,慌慌张张挂电话才反而显得奇怪吧?

“啊啊……都怪他!”

后知后觉的云婉禾从床上坐起来,绯红的俏脸上多了几分对某人的不满,一个直拳打在了枕头上。

“都怪你!”

部长大人把枕头当成了秦仁,抿着唇儿嗔他。

都怪秦仁又是倾听又是给她哼小曲儿,把气氛烘托起来了,情感也酝酿上来了,云婉禾才会朦朦胧胧地忘记了在打电话,朦朦胧胧地感觉对方就在自己身边一样,所以才那么放松地跟他吐露了藏在心里的想法。

“唉…”

可是事已至此,明天还要上班,自己该怎么面对他呢…

请假?

不行,明明今天才出了198的事情,明天的假肯定请不得。

“话说回来…万一你要是没听到呢…?”

部长大人有些幽怨地抬起眼,戳眼前的大枕头:

“小秦,快说,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刚刚的话?”

大枕头没反应,只有被云婉禾戳下去的凹陷在慢慢回弹。

“…没听到?夜深人静的,你怎么可能没听到?…”

“…哼,就知道你听到了…”

“…那你怎么想的…”

“…诶?满…满足我…?”

“…可我…我是你上司…”

“…什么怎么了?下属当然是不能随便抱上司的啊…”

……

叮铃铃——

“?!”

清脆的铃声毫无征兆地响起,把正在玩独角戏的某部长吓了一跳,一把松开了怀里不自觉越搂越紧的大枕头,扭头一瞧,是秦仁打回来了。

也是,刚才那种情况他不打回来才怪了。

只可惜,众所周知,某一种状态下的女人是最容易短路的。

所以短路的部长大人面对一个可以好好解释的机会,脑袋一抽,直接按下【拒接】放弃了。

都——

“……”

云婉禾僵硬地趴在床上,圆满的月亮高高翘起,呆呆地盯着手机,眼睛里眨巴着“智慧”的光芒,半分钟之后才意识到自己又干了件傻事,这下想要主动打回去可就更加难以开口了。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啪。

笃笃笃…

然而小禾苗是压不倒的,云婉禾在工作上的那份倔劲儿被勾上来了,直接开灯下床,泡了杯咖啡吨吨吨喝下去,再回到卧室,很少女地踢掉脚上的拖鞋跳上了床,开始耐心地等待秦仁第二次打回来。

——————————

“嗯,不接啊…”

另一边,秦仁有些无奈地看了看微信,咂咂嘴关上了手机:

“行,那就不烦她了,明天再说吧。”

“喵…”

“嗯?今晚怎么不仰望星空思考狐生了?”

月朗星稀,秦仁刚从阳台转身进客厅,小狐狸团团就从窗帘后面闪出来喵喵叫了,在秦仁脚边一阵打滚。

“是哪里痒了吗?”

秦仁抱起她挼了挼:

“要挠一挠吗?”

“喵~喵…”

团团眼睛一亮,不过想想还是算了。

……

虽然痒的确是痒了点儿,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可要秦仁亲手帮忙止痒的话,对小狐狸来说貌似还有点儿太早了。

所以团团终究还是抬起大尾巴,遮住了自己两只后爪中间的位置,然后羞涩地拒绝了。

……

“喵呜…喵喵…”

她把小脑袋磕在秦仁肩头,幽幽怨怨跟他耳语了几句,秦仁顿时恍然地看了看空荡荡的沙发。

“原来是想踩奶了啊…”

“喵~”

没错,这才是团团目前的另一个痒处,自从鱼灵儿和鱼有容师徒得到顾清的许可,周末以外的时间都住在顾清的卧室里以后,团团以前最重要的夜间消遣活动就受到了阻碍,已经好几天都没有舒舒服服地踩奶了。

放眼整个家里,能和蛇儿们比肩的平替也几乎没有…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苏莉莉变成人类形态的时候看起来还挺有料,可是高傲的九尾又怎么可能因为这种事情低三下四因去拜托那可恶的小母狗呢?

“那你就还是去找灵儿她们呗?”

团团是会开门的,成功率还挺高,秦仁不知道她为什么不直接去姐姐卧室找蛇儿们,于是自己来到姐姐卧室门口,悄悄扭了扭把手,然后发现门被锁上了。

嗯…

原来她们有锁门的习惯啊…

“喵……”

那就没办法了,秦仁坐回沙发上,看了看一脸落寞的团团,又看了看自己。

“要不你用我将就下呗?”

秦仁试着在臂弯的地方挤了点儿软肉出来:

“喏,你试试。”

团团就试了试,然后很快跳下来,摇了摇尾巴。

意思是感觉不如顾清。

“啧,确实跟真货差太远了…”

秦仁身上都是结实的肌肉,连个小肚腩都没有,虽然团团肯定是不嫌弃他的好身材,不过在踩奶这方面的确是没法提供合适的条件。

“喵?”

咦?除非…

不知想到了什么,团团原本蓝宝石一样的大眼睛在夜幕中忽然闪了一抹绿光,定定地看了秦仁半晌,旋即一跃而起。

“万万不可!”

秦仁空中拦截成功,他很机警,在团团化身盯裆猫的一瞬间就猜出了这小东西的怪心思。

“这里踩不得!”

“喵嗷!”

团团不服。

“不行就是不行!”

秦仁严肃地指着团团:

“我以前怎么跟你说的?这根不是逗猫棒!不能啃不能舔!更不能用来乱踩!”

“喵…呜喵…”

团团继续不服,委委屈屈地骂秦仁双标。

“咳…”

秦仁也被小狐狸骂的有些老脸发热:

“洛瑶可以踩是因为…她每次睡觉不老实…然后没办法…不可抗力,你…明白吗?”

“喵…”

团团不明白,只是在心里默默地冷哼。

哼,区区貔貅…

一开始来家里的时候她就抢自己的遥控器,现在又抢自己的逗猫棒…反正团团把这账默默记下了,无比幽怨地看了秦仁一眼之后,转身钻进小窝里不出来了。

“团儿…”

“……”

“生气了…?”

“……”

现在才知道温柔,来不及了,小狐狸已经生气了,已经决定天亮之前不要理他了。

团团在窝里缩了缩,大尾巴一搭,盖住了整个身子,只留下两只耳朵露在外面。

“团儿…?”

“……”

毛茸茸的绒布球动了动,看了眼外面,天还没亮,还是不要理他。

“明天好吗?明天我跟有容她们说下,让她们给你留个门。”

“……”

两只耳朵也耷拉下来了,小狐狸一副“我不听”的样子,秦仁只能苦笑作罢。

一晚上惹得两个女孩子不肯听自己说话,真是…

只能说自己的女人缘的确不怎么样吧。

秦仁暗自腹诽,然后回自己卧室继续搂着两小只睡觉去了。

————————

第二天,秦仁起的格外早,起来的时候小蛇儿都才刚起来,咬着一根发圈正在卫生间扎头发,没有晨练也还没有买菜做饭什么的,看到哥哥起这么早属实有点儿意外。

“今天公司会很忙吗?”

“嗯…可能吧。”

秦仁打着哈欠也顾不上解释,反正早饭就不吃了,简单洗漱过后就准备去公司,临走前顺便给鱼有容同学提了下昨晚的事儿。

“有容,可以的话,你们晚上要不就别上锁了吧,留个门。”

“哥,大清早的你就…”

小蛇儿闻言当时就脸儿一红,然后踮起脚尖儿跟男朋友说悄悄话:

“其实…其实我是给你想留的,是师父她…非要锁……”

“?”

原来是灵儿宝宝使的坏…

秦仁若有所思地琢磨了一下,然后回过神来直摇头:

“不不不,我不是说给我留门…咳…当然你说的这个也是个问题,再议再议…总之我这会儿说的是团团,她每天晚上不踩奶会很不安,所以…”

……

秦仁简单地嘱咐完这个事情就出了门,这个时节早上这个时间出门的,要么是学生和清洁工,要么就是上班要跨越大半个城市的人赶首班地铁。

这两者秦仁都不是。

他心中自有心事,一路骑着车来到公司门附近,远远地看了一眼写字楼门口,锁了共享动车,钻进便利店买了小杯美式,出来之后一边喝一边继续看着写字楼门口的方向。

等到咖啡咕噜噜刚好喝完,一个熟悉的身影不出秦仁所料地早早出现在了写字楼门口,大约成为了今天整栋写字楼的第一个光顾者。

……

简单挽扎的发髻,略显疲困的漂亮脸蛋,匀称的身材…标准的OL套装虽衬出了云婉禾的明媚优美,却也掩盖了她衣下真正诱人的一面。

她笔直的双腿包裹在中厚的深灰色哑光连裤袜里,显得尤其修长有致,短暂地在门口跺跺脚搓搓手,呵出一团薄薄的白雾后,云婉禾轻巧地踩着杏色高跟鞋匆匆进了写字楼。

叮——

电梯门开,眼神一副心事重重的云婉禾刚走进去,另一个高高大大的身影也跟着闪了进来,并且一进来就对着云婉禾微笑。

云婉禾承认,这人笑的挺好看,但再好看,这种一进来就对着女人笑的人无疑是变态。

这大概是云婉禾第一时间产生的一些本能的判断吧。

但下一刻,随着眉儿渐渐舒展,云婉禾也在昏昏沉沉中渐渐清醒,原本惺忪的一对美眸睁越大。

“秦…小秦…?秦仁?你…”

“云姐早。”秦仁笑的更好看了。

“你你…你怎么来这么早?”

云婉禾绷紧了胳膊按住电梯门开关,忽然感觉不冷了,脸上,耳朵,心口一下子全都开始变得热乎乎了。

“因为昨天发生那么多事儿,你肯定失眠了啊…每次失眠或者通宵,第二天就会来的特别早。”

秦仁看着她的眼睛,摊摊手:

“你一直这样,不是吗?”

“……”

云婉禾不置可否,只是一个劲儿偏过头去。

原来这个习惯都被他悄悄记住了,怎么办,好高兴…

可是又不能表现出来,否则会脸红的不行,而且最关键的是…他刚才说“昨天发生了那么多事儿”,是不是指除了198亩还有其他事儿?

比如…他毫无疑问地听到了自己在电话中的那句蠢话?

云婉禾觉得应该是十有八九了,顿时喜忧参半。

喜的是她虽然等了一晚上没等到秦仁的第二个电话,但至少不用再纠结今天该怎么和秦仁开口说第一句话了。

忧的是没想到两个人会在这个时候相遇,大清早的孤男寡女,如果他昨晚确实听到了自己的话,那云婉禾还是很纠结后续该怎么从容地面对他…

“所以你…干嘛也来这么早啊…”

试图没话找话的云婉禾刚说完这句,下一刻,整个人就陷入了暖暖的温热,某个自己很喜欢,很熟悉的气息紧紧包裹住了自己,整个身子都有些不知所措的微微发软。

“秦…秦……”

“嘘,监控开着,说不定有人在看我们呢。”

“那…那你还…”

“没事儿,这个点儿在监控室上班的肯定是单身狗,会以为我们是情侣,然后受刺激走开的。”

他的胡说八道已经无所谓了,云婉禾最终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荡起的心潮在电梯的上升和后辈结实而温柔的怀抱里迅速安宁着。

昨晚的点点滴滴,那些压力、倾诉、哭泣、秘密、辛酸…在短短的几秒间回放于云婉禾的脑海,也不知怎么的,先是一种又想要哭的情愫像微风掠过心湖,泛起阵阵涟漪,待一切归于平静,云婉禾的脑袋便在秦仁的怀里轻轻蹭了蹭,接着缓缓抬起纤柔的双臂,一点点地,也环住了他的腰。

“小秦…”

“嗯。”

“我是…第一次被男人抱…”

“但,不会是最后一次。”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杨晟已过万重山我真的不开挂萌宝助攻:爹地,追妻请排队无耻术士侯门嫡女如珠似宝佞臣凌霄
相关推荐
我在诸天有角色霍先生今天吃什么忍界中的念能力者都市里的念能力者我对念能力超有兴趣我的艺人邻居我的替身是史蒂夫都市之最强仙尊此间的男神我有十万亿舔狗金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