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返回

忍界中的念能力者

第六十二章 你恐惧,你迷茫,你作恶,因为你不安心
上章 目录 下章

忍界中的念能力者第六十二章 你恐惧,你迷茫,你作恶,因为你不安心

取名叫铁柱可不是胡说八道,这滚滚,真的很硬。

“呃啊”

熊猫的屁股也是两瓣的,正面砸中一个人的鼻梁骨,足够留下两团再鲜明不过的红痕,迅速青紫,淤黑,最后变成熊猫眼。

“混蛋!”

理所当然,此刻的卑留呼有些狼狈。

“为什么要愤怒?以刀示人者却没有被刀刃加身的觉悟吗?”对此,李林只是淡然的张开双臂,迎接着卑留呼撞出的墙壁破口的阳光,赞美今日的太阳。

“命运是无常的,即便是远离了战场,仍然有着各种各样让你无法安心入睡的困扰,一点点小小的意外,就能导致你至今为止的野心、梦想、努力和奋斗付之一炬,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安心幸福的度过一生,毕竟.......人类太过脆弱。”

李林有些感慨,所以罕见的有些多话。

其实,一直努力微笑的他,内心深处始终萦绕着挥之不去的恐惧。就像每一个夜晚都必须将自己折腾到精疲力竭,努力营造宛如新生的婴儿环境,凝视着那不容窥探的黑夜,闭上眼睛,被黑暗包围。

每一次入眠,都像是一次冒险,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有关“剧情”的记忆都被他不断回想回想再回想。

直至最后,这些东西越来却清晰,对于自己的前世他却模糊了,那些面容正在化作看不清的东西,那些名字越来越少的出现在脑海,最后只剩清晨冉冉升起的太阳告知他新的一天到来,你必须继续前进,想必这就是等价交换吧。

哪有什么天才,不过是一个在恐惧中诞生的恶鬼。

这股强烈的危机感让他摒弃懒惰,忽视伤痛,最终跨越肉体极限将武力攀升到如今的地步,且远远不是结束。

此刻,击败了疾风传才会出场的大人物,李林忽然发现原来这些只会在他噩梦中出现的角色竟然如此孱弱。并非不可战胜,当这个念头出现,取代那一直盘踞他内心的恐惧感后,他的精神仿佛摆脱了一道沉重的枷锁。

看着眼前的卑留呼,他的眼神中带着憎恨和愤怒,李林却丝毫没有感到一丝压力,只是用近乎怜悯的情感理解了对方的情感。

我是自己的主人,而你不是。

我很强......

我会更强......

即便还有种种弱点,即便还不能应对那些强敌,但我已经走在了我的道路上。

敌人会越来越强,但只要我变得比他们更强,我就能继续前行,终有一日,进入那片我仰望无数次的星空,我会看到更多美丽的风景,这就是我追求的安心。

“你这个......”

卑留呼已经出离的愤怒了。

正如李林可以理解他内心涌动的情感,他也能理解眼前站在太阳下的少年眼神中反射的东西,如此真实不虚的感受到了,映衬得废墟中的他犹如阴沟中的老鼠般可怜可笑。

同情是是世界上最不值钱的情感,是距离安心最遥远的感情。

“......混蛋啊!!!”

他咆哮着再次挥拳打了过来,没有什么忍术,幻术或者封印术,就像前半年前的猴子一般,情感到了极致,只能诉诸于拳头,爪牙,和声嘶力竭。

啪!

这次,很轻松的,卑留呼一拳打在了李林脸上。随后痛呼一声捂着手后退,红肿一片,好像骨折了。

“握拳的时候不要太紧,会伤到自己.......有消气一点,可以让我们好好交流一番了吗?”

抬手擦去了脸上的尘埃,李林的笑容逐渐正常而非狂笑,带着一点淡淡的平静。

“看来没有,我能理解。不过没关系,我不介意你的状态,那对交流没有阻碍。在我看来,痛苦和绝望,源自己身的无力,是每个人的一生中必不可少的一环,区别只是个人经历时的深度问题。”

单手掐住卑留呼的脖子,让他窒息到忍不住调动全身力气反抗着钢铁豪腕,李林淡淡的说着:

“毕竟人类是如此的脆弱,随时可能因为一些意外导致悲惨的结局。斗殴,残杀,战争,你死我活......无论何方,总是少不了这些东西,看似安稳的生活隐藏着无数的危机。”

“有钱人为什么吝啬?有权人为什么醉心阴谋诡计?罪犯为什么杀人?为了金钱?地位?内心的欲望?这些都或多或少给彼此带来痛苦和绝望,说到底,物质需求满足了,精神需求也有人要追求,物质需求无法满足的时候,精神需求就越是渴求,我曾经嘲笑他们的可笑,后来才懂得这个道理,所有人都在渴求着安心,人活着不过是为了安心!”

“不管是无比正确的做着错误的事情,还是无比错误的做着正确的事情。各种各样的人聚集在一起就构建出了社会,无论大小;不同观念的碰撞导致很多事情都难以遂人愿。感谢你,为我跨越恐惧所做出的贡献,那么在此,我问你你向我出手,这是毫无疑问的恶行,你渴求我身上的才能,你贪心我拥有的可能性,你被内心的渴求驱使着行动,你会因此安心吗?”

“呃.......咳咳.......”

“抱歉,我忽略了这个。”

松开快要翻白眼的卑留呼,李林看着他如获新生般大口吞咽着宝贵的空气,再次提问:

“属于你的安心是什么呢?”

抱歉,没有什么生离死别的启迪,李林只是自然而然的学会了这种交流方法罢了,他没有抨击罪恶或者夸奖善行的意思,只是一直以来始终站在第三者角度让他能够看清事物本质,早在两年前,他就能因此时常笑口常开了。

内心越强大的人,越是能够感受到人类的脆弱,也更需要安心感。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就是如此的道理,他们所渴求的,是美人所满足的,精神上的需求。

能够满足他人这一需求的,就能散发出超常的魅力。

此刻面对既像男性又像女性,既像大人又像小孩,既像好人也像恶人的李林,卑留呼的回应是

逃走!

李林的笑容有了那么片刻的僵硬,自己的嘴炮是有什么地方不对吗?难道说嘴炮化敌为友都是骗人的吗?啊对了,还差一个步骤。

丢掉铁柱,李林摆出了一个略显怪异的姿势。

正拳蓄力。

“趾。”

脚下的地面骤然龟裂。

“踝。”

地面裂度不断延伸,下陷,破碎。

“膝。”

马步弯曲的膝盖猛然伸直,从中爆发的力量使得周围的空气忽的震颤嗡鸣。

“股。”

一潘级身形向上抬起,宛如要掀翻这里般,瞬间提升的相对速度掀起了烈风。

“腰。”

躯体扭转,呼吸随之吞吐不定,将人体这个结构精密的奇迹之物力量自下向上进一步加强。

“脊。”

仿佛平地响起了一声魔鬼的狞笑,紧身衣下的背部肌肉将每一根纤维撑起撑爆般凸显出了一个惊悚的形状。

“肩。”

仿佛天倾,简单的一抖,原本震颤不停的嗡鸣突兀的戛然而止。

“肘。”

前深的手臂处凭空拽出了一捧白雾,同时,比嗡鸣更加嘹亮的高歌奏响,那是尖锐的暴鸣,宛如一千只鹰隼同时发出了向猎物俯冲的可怖尖啸。

“腕。”

关节翻动,将全部的力量扭曲,收束。

“拳!”

声音停止了。

风不再流动。

世间种种喧嚣被跨越,时隔两年,完成了身体皮肤组织细胞级念气缠绕的李林已经可以轻松的进入这种如同顶着一个世界前行的压力状态,并蛮横的将其跨越。

于此刻,拳力既是权力。

生与死的权柄我一手握紧,五指开合,大音希声。

卑留呼逃走的路线被突进的李林骤然封锁,变得粘稠的空气成为了他的助力,踩踏,然后高飞,层层叠嶂的激波如飘动的苍白披风肆意发散着,突破音障带来的种种自然现象,如此瑰丽和玄奇,落地的瞬间环装冲击波不断向外扩散。

卑留呼不逃了,整个人僵立不动,看着停留在他眼前不足一毫米的拳头,掀起的烈风让他一阵眩晕,蕴含的说服力让他一动也不敢动。

在他身后,基地中,一栋不算高大显眼但也绝对占地不小的建筑,以军事要塞为标准加固,足以抵抗大威力起爆符轰炸的的大楼,连同那之下的地基一起轰然破碎开来,烟消云散!

“这......这是什么?......人类......人类只凭肉体,可以做到这种地步?!开.......开什么玩笑!”

逃不掉的,竭尽心力,用尽手段,在那种速度和威力下,逃不掉的,只要他想,就会被杀!

被轰杀!

简单,纯粹,不花里花哨,就是调动全身力量,挥拳,故而震撼人心。

“不要小看人类啊,这还差得远呢。”

随口回应着,李林看了看基地远处,被这样大的动静惊动的人想要安抚下去可不是简单的事情,尤其是迈特戴。

但他并不畏惧,又不是他先动手的,既然做出选择,自然要承受相应的后果。

谁都一样,这就叫公平。

“嘛,本来我还想和平一点的,结果你竟然不给面子的逃跑,那就别怪我了。”

“呜!呜!”

李林捏住卑留呼清秀面孔的双颊,强制敲开他的嘴!然后......

把手中凝聚的念气圆球给他全部塞了进去。

满满荡荡的。

ps:剧情开始发力,为即将开发的能力进行铺路,绝对是你们想象不到的能力。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侯门嫡女如珠似宝我真的不开挂佞臣凌霄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杨晟已过万重山萌宝助攻:爹地,追妻请排队
相关推荐
从一拳开始五五开海贼之开局垂钓琦玉体质人在斗罗,开局炸了教皇殿我在诸天有角色霍先生今天吃什么都市里的念能力者我对念能力超有兴趣没人比我更懂魔物我的艺人邻居我的替身是史蒂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