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返回

我的姐夫是太子

第五百九十五章:一击必杀
上章 目录 下章

我的姐夫是太子第五百九十五章:一击必杀

好不容易从胡广那儿,讨了一份悼念足利义教的文章。

张安世也懒得去看了,直接请人送去邸报的报社,让其火速刊载。

另一面,张安世的章程,也呈送了上去。

张安世几乎将这倭国一分为五,再分割给四位皇孙。

朱棣看过之后,并没有多说什么。他对于倭国的情况,也并不明确,思量片刻,便召太子、张安世,以及四个皇孙一并来见。

这四个皇孙,老二朱瞻埈,老四朱瞻垠,都是太子的其中一个妃嫔李氏所出,至于老三朱瞻墉和朱瞻墡,则都是太子妃张氏的儿子。

他们都大抵已经成年了,其实张氏还有一个儿子,却因为年幼,所以并没有参与此次的册封。

这朱瞻墉和朱瞻墡在入午门前,便与张安世会合。

二人见了张安世,分外亲昵,喜滋滋的七嘴八舌,朱瞻墉笑眯眯地道:“舅舅,母妃又骂你了,说你教坏我们。”

朱瞻墡道:“母妃的原话是阿舅成日不着家,人也不见……”

张安世笑呵呵地道:“少来啰嗦这些。待会儿进宫,见了你们的皇爷爷,小心应对,你那皇爷爷凶得很,若晓得你们平日干的事,仔细扒了你们的皮。”

朱瞻墡吐了吐舌头,吓得不敢做声。

倒是朱瞻墉毫不在意,挤眉弄眼地道:“我再荒唐,能有我二叔年轻时荒唐吗?他都没扒皮呢,哪里轮得到我?”

张安世瞪了他一眼道:“你这小子,不要背后辱骂汉王,我与他乃兄弟,听不得这些。”

朱瞻墉便更加气势如虹了,道:“好,那就撇开二叔不谈,母妃还说,阿舅像我这般年纪的时候,可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

张安世便上前一步,勐地用一只手拐住了他的脖子,另一只手捂住他的嘴:“住口,少给我胡言乱语,乖乖跟我入宫,好生面圣。”

另一边的朱瞻埈和朱瞻垠二人却是远远地跟在后头,并没有凑过来,他们见张安世与朱瞻墉两兄弟如此亲近,眼里不由得有几分羡慕。

待宦官领众人入殿,众人对着朱棣行过了礼。

朱棣见这些皇孙们,却不似见着朱瞻基那般亲昵。

而是冷着脸,扫过他们的面容,打量了片刻之后,才道:“你们都已长大,都老大不小了,所谓成家立业,你们的叔父以及堂兄弟们,都早早地在海外建功立业,现如今终于轮到你们了。”

朱棣的脸色越发严厉地道:“皇子皇孙出镇藩国,乃本朝的铁律,而今你们既已成年,也该如此。”

这些皇孙们,面对朱棣还是挺惧怕的,四人大气不敢出,慌忙叩首,一个个恭谨地口称道:“遵旨。”

朱棣长身而立,背着手,又踱步,边道:“此番教你们出镇,只是还需等待一些时日,待大军入了扶桑,而后朕再赐你们军户、民户、匠户前往倭国安置,只是各处藩地,朕也已给你们选置好了……亦失哈,取给他们看。”

亦失哈听罢,不敢怠慢,连忙取了张安世进献的舆图,送至四位皇孙的面前。

这朱瞻墉和朱瞻墡二人只随意地扫视了一眼,便道:“孙臣遵旨便是。”

而那朱瞻垠看了一眼,自己的藩地,却是在倭国的北部一处大岛上。他犹豫了片刻,最终叩首道:“孙臣遵旨。”

只有老二朱瞻埈,却是抿着唇,久久地迟疑不答。

朱棣便看着他,挑眉道:“怎么不做声?”

朱瞻埈道:“孙臣……孙臣……也没有……没有意见……”

朱棣皱眉起来,见他如此不爽快,便忍不住道:“可朕看来,你该是话里有话吧!有什么话,直言无妨,你在东宫之中,除瞻基之外,年纪最长,出镇了倭国,四位皇子之中,你便是他们的兄长,有什么话,是不可言的?”

朱瞻埈面露犹豫之色,想了很久,才战战兢兢地道:“孙臣的藩地,与朝鲜国隔海相望,照理来说,确实不错,可是孙臣却不敢接受。”

此言一出,朱高炽率先皱眉起来。

张安世则依旧笑容可掬的样子。

朱棣倒是面不改色,他是靠靖难才做的天子,自然晓得,当初太祖高皇帝,最大的隐患就是对待自己的儿孙们,虽是疼爱,可在对待儿孙的态度上,依旧还是有区别,这才埋下了祸根,以至于建文与藩王们产生了巨大的隔阂。

对朱棣而言,自己的孙儿若是觉得哪里不妥当,直言出来,比埋在心里要好。

于是他道:“你是瞧不上此处吗?”

朱瞻埈道:“是孙臣不敢专美。”

他这样说,好像是说自己的藩地很好,但是自己不敢接受一样,颇有几分孔融让梨的姿态。

可站在这里的人,哪一个不是人精?却已看出他的企图是说,他作为四个皇孙之中最年长的,却觉得自己的藩地并不妥当。

朱棣微微转目,便看了一眼张安世。

张安世立即道:“陛下,此处的藩地,是最好的,瞻埈年长,所以臣才令他镇守于此……”

朱棣点头。

虽是这样说,不过显然,似乎有人不太相信。

毕竟……张安世是朱瞻墉和朱瞻墡二人的亲舅舅,和老二以及老四,却是隔了一层,甚至往细里说,彼此之间,并没有什么瓜葛。

亲舅舅偏爱自己的亲外甥,将好处留给他们,这岂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而对于朱瞻埈而言,却是另一回事。

他心知自己的母妃身份不高,而且前往藩镇,乃是定局,自己这一辈子,可能永世都不能回南京城了。

此次藩地的分封,关系重大,不但决定了他的一生,更是决定了他子孙后代的命运!

所以这个时候,他非常的清楚,能趁着有机会能够在自己的皇爷爷面前多攫取一些利益,便多攫取一些,如若不然,一旦成了定局,那么可能一辈子都再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所以他心里虽有几分胆怯,却下了决心,便硬着头皮道:“这样的好藩地,孙臣以为,还是让给三弟为好……恳请皇爷成全。”

三弟便是朱瞻墉,说起来,几个外甥,除了最为年长的朱瞻基外,朱瞻墉和张安世的关系最好,从朱瞻基独自出外历练,朱瞻墉稍长大后,平日里只要张安世去东宫,朱瞻墉就如同跟屁虫一样,时时找着机会跟着这个舅舅。

这朱瞻埈虽不知倭国的情况,却是知晓,这朱瞻墉必定是能得到最好的一块藩地,若是和他置换,是断不会吃亏的。

朱棣皱眉起来,他心中,自也清楚了所有人的心思。

张安世肯定亲厚自己的亲外甥,故而会偏袒朱瞻墉和朱瞻墡。

而朱瞻埈对此有些不满意,便要求置换封地。

而对朱棣而言,他们都是自己的孙儿,除了朱瞻基这是自己的希望,其余人也是自己的骨肉,手心手背都是肉,却是同样看待的。

张安世却是道:“瞻埈是真这样想的吗?当真要置换?”

朱瞻埈点头。

张安世便叹息道:“这个藩地,可是得天独厚,一旦置换了,你可莫要后悔。”

朱瞻埈毫不犹豫地道:“无怨无悔.”

张安世于是对朱棣道:“陛下,瞻埈在诸皇孙之中年纪最长,臣原本是希望他出镇倭国最好的藩地,可他既然执意如此,那么臣也以为,将他的藩地,与瞻墉的藩地置换更为妥当。”

朱棣别有深意地看了张安世一眼,而后颔首:“既如此,那么就这样的定了。”

只是这样的小插曲,多少令朱棣有些不喜。

虽然朱棣是靠砍自己的侄子起家的,可正因为如此,所以朱棣才格外注重子孙们的和睦,结果却因为藩地的事,闹的颇有几分不愉快,令他不禁的皱眉起来,好心情一下子给落了几分,便挥挥手,示意众人告退。

众人退出殿。

朱高炽脸色有些铁青,显然这个做父亲的,也不禁为之失望。

只是如今的他太忙了,有许多事还得要处置,且心情醇和,倒也没有对儿子们责骂,只是摇摇头,带着几分不悦地走了。

那朱瞻埈便乖乖地上前,对张安世行礼道:“阿舅,是我孟浪了……”

张安世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道:“无碍。”

于是张安世与等着他的朱瞻墉、朱瞻墡走了。

朱瞻墉看了看张安世的脸色,带着几分奇怪道:“阿舅,我瞧你似乎很轻松。”

“也谈不上轻松。”张安世笑了笑道:“其实阿舅也没有料到,最终,有人要置换你的藩地。原本阿舅是想要一点面子,显得自己大公无私,将那块风水宝地给瞻埈的,可哪里想到,他居然还不肯接受。”

朱瞻墉一愣,眨了眨眼睛道:“阿舅,这是啥意思?”

“没啥意思。”张安世拍了拍他的肩道:“以后你富贵了,且一定要记得阿舅对你的好。”

朱瞻墉更懵了,愣愣地道:“啊……这……”

张安世却道:“对了,你那藩地,将来要不要开发?若要开发,新洲那边,要人有人,要机械有机械,你可以雇阿舅的人,咱们一起合资……”

“合资……”朱瞻墉一头雾水,道:“合资做什么?”

张安世笑着道:“当然是挣银子啊,我们强强联手,上阵亲舅甥,不出几年,我们便是天下最富庶的藩王了。”

朱瞻墉一脸不敢置信地道:“阿舅不会是骗我吧?”

他对张安世带着狐疑,毕竟……张安世有前科。

张安世摸着他的肩道:“哎……这事,咱们回头细论,倒是不急的,心急也吃不了热豆腐……先等着我那两个兄弟的好消息再说吧。”

…………

另一头,朱瞻埈与朱瞻垠二兄弟与张安世告别后,便直接回到了东宫。

朱瞻垠等到回到居所之后,才担心的对拉过来的朱瞻埈道:“二哥,怎的你这样的大胆,当着皇爷爷的面,敢说这样的话……”

朱瞻埈苦笑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我们兄弟二人,虽说也是皇孙,可皇孙和皇孙之间,却有天壤之别。我自然不敢和大兄相比的,他是嫡长孙,将来必是克继大统,谁也不敢有什么痴心妄想的。可不久之后,我们兄弟便要出海,各奔东西了,自此之后,流落天涯海角,这藩地……难道不应该争一争吗?若是不争,可能一辈子都没有机会了。”

朱瞻垠一脸不解地道:“可是阿舅分明说……原先给你的藩地最好……”

朱瞻埈却像看白痴一样地看着朱瞻垠道:“你真是天下头号的傻瓜,我们虽要叫宋王为阿舅,可实际上,你我兄弟,和他并无真正的亲缘!平白无故的,他怎会给我们这样的好处?这只是一些说辞罢了!海外的事,我可能不懂,可是人心……我却是懂得的。”

朱瞻垠歪着头想了老半天,随即沮丧起来,道:“二哥说的有道理,哎……谁让我们的母妃……不如人呢……我们也没有这样的舅舅。”

他耷拉着脑袋,长吁短叹。

朱瞻埈道:“无论如何,此番我当面在皇爷爷面前提出了质疑,皇爷爷在这个时候,也无法和宋王一样偏袒其他人。既然答应了这藩地的置换,那么虽然这一次,可能会令皇爷爷、父亲还有宋王不喜,可至少达到了目的。等将来就藩,你我兄弟,永世都在倭国,他们也就鞭长莫及了,届时我们自己照顾好自己便好。”

说着,朱瞻埈心里不无得意,这一次确实有些冒险,可总算是达到了目的,得了朱瞻墉的藩地,必定是极好的,这应该是张安世选出来最好的藩地了,足以让他往后在海外容身。

…………

一支军马,正在一处港湾处登陆,此处确实是天然的港湾,十分优良,大量的海船直接抵近,而后,数不清的军马陆陆续续地登陆。

紧接着,便有当地的武士接应。

这些武士,早已得到了密报,知道明军即将进兵,有不少,都是拥护足利家族的人马,这足利家族,在倭国担任征夷大将军,足足有六代人,经营了接近一百年,他们的家臣,早已遍布在了倭国,虽然此番引发了整个倭国的反对,可他们的支持者,却也不在少数。

因而,这些家臣依旧在倭国各地,负隅顽抗。此时听闻到了明军大举襄助足利家族平叛的消息,自然而然,也都受到了鼓舞,在绝望之后,士气大振。

一群家臣和武士,早已聚集于此,等张軏等人登陆,随即便去参见。

为首一人,朝张軏行了礼。

张軏颔首,问及姓名,才知对方就是本地的藩主江户氏。

这江户氏,在此地可追朔至数百年,一直居于此,此时,也带了数百人来投靠了。

面对正事的时候,张軏还是一本正经的,再加上多年为将,还是很有威势的,此时板着脸道:“你们的人马集合起来,作为辅兵使用,为我们做向导,亦或者为我们疏通粮道。其余的时候,就不必劳烦了。”

这江户氏大为诧异,道:“将军,此番我们带来的,都是精兵,其中勇武的武士……就有三百七十余人,其余的兵卫……”

张軏道:“不必多言,打下手即可。”

张軏的跋扈,令江户氏为首的足利家臣和武士们,或多或少的有一些不满。

虽是一直盼着大明天兵来,可谁晓得,这大明天兵,显然对他们并不看重。

何况此番先锋来此的明军,规模并不大,不过区区三千人上下而已,这令他们更为担忧。

要知道,这一次的叛乱,规模太大了,此时的三千明军,应该在此暂守,而后等后头源源不断的大军登陆,再做打算。

可张軏却好像并不认同,认为兵贵神速,居然执意要立即开始进攻。

这更令江户氏愈发的觉得,事态到了这样的地步,即便是大明天兵,骄横至此,可能也无法挽回败局了。

当下,各自惴惴不安,而很快,他们就意识到……此前自己所想的,竟统统错了。

当叛军意识到大明的先锋抵达,亦开始集结起来,上万的精兵,气势汹汹地杀奔江户而来。

一场大战,已是迫在眉睫。

显然叛军也希望,能够迅速击溃这一支天兵,省得夜长梦多。

双方于是在江户一带,进行了一场大战。

战争刚刚开始,便是火炮轰鸣。

眼前可见的,漫天尽都是火雨。

叛军大惊,一身甲胃的武士们,看着这火雨落下,身边到处都是轰鸣和硝烟,更是教他们转瞬之间血肉横飞。

而很快,明军便在火炮的轰鸣之下,开始逼近。

这种步炮协同的战术,乃是模范营最重要的操练科目,利用火炮打乱敌军的阵脚,此后步兵进攻,足以使任何的敌人,毫无招架和还手之力。

而居于后队的江户氏人等,他们却见到了世间最恐惧的景象,那一万多的精锐叛军,只在瞬间崩溃,而后,还未开始战争,短暂的时间内,就成为了单方面的屠戮。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我真的不开挂无耻术士侯门嫡女如珠似宝萌宝助攻:爹地,追妻请排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植物与史莱姆与160佞臣凌霄
相关推荐
全职高手:业余职业选手全职高手之醉沙场只要把你们全都熬死,我就能无敌末世:我有诛仙四剑我在异界肝经验综武:我大太监镇压皇朝一百年从墓综世界开始:金乌耀世大时代中的小农民恣意人生从杀猪到杀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