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返回

这个小妾不一般

98、前世婚后番外[二]
上章 目录 下章

这个小妾不一般98、前世婚后番外[二]

番外 荔枝

杜芊芊怀孕的时候来稀里糊涂的, 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可能怀孕了, 下了水见了红才知道这事。

她还记得她从床上醒过来时, 陈阙余脸上的表情都不仅仅是用臭来形容得了的, 脸色黑如锅底,绕是向来在他面前胆子都很大的杜芊芊也不敢造次了, 把呼吸都压的低低的, 生怕弄出什么响动触动了陈阙余的霉头。

陈阙余嘲弄的看了她一眼,眸光极冷,话里夹枪带棒,讽刺意味浓重, “你真是让我佩服,三个月身孕了都不知道,还敢往水里跳,你若是不想替我生孩子,又何必用这种手段?直接喝完药弄死他得了。”

杜芊芊听了他的话才知道原来她是因为怀孕了才会晕倒,她脸色苍白的坐在床上,被陈阙余不留情面的话刺的浑身难受,她又不是故意的!!?她自己也不知道啊!!怎么劈头盖脸就骂了她一通, 阴阳怪气的话还说的这么难听。

她迎着陈阙余冷冷的眸光,呛声道:“我这个当娘的没发现,你这个当爹的不也没发现吗?!还有, 原来你也知道我不愿意替你生孩子啊。”

整天臭着脸,不温柔不善良对她也不好!真是的!难伺候的要命。

陈阙余的脸色白了又红,越发难看, 他在她面前向来控制不好情绪,轻而易举就被杜芊芊的三言两语就给惹怒,他上前狠狠扼住她的手腕,凶神恶煞的盯着她看,咬牙切齿道:“现在好了,你不愿意生也得生。”

杜芊芊瞪着他没再说话,她也就是嘴上说说而已,不可能真的去做些对孩子不好的事情,她摸了摸小腹,内心涌起一股奇怪的感觉,这还是她第一次当娘呢!怀的还是她……是她心爱的男人的孩子。虽然和陈阙余嘴硬,但是她内心还是美滋滋的。

杜芊芊别开脸,懒得看他的臭脸,“知道啦知道啦,你这个人真的好烦。”

“呵。”他的语气很恶劣,“从今天起你就老实在家待着,不要动不动就往外跑,更不要想着偷偷跑出去玩了。”

杜芊芊这回也没什么话要说的了,陈阙余的嘴里虽然总是听不见什么人话,但今天他说的还真没有错。

怀了孕她就不是自己一个人了,做事之前都要顾忌肚子里的孩子。

杜芊芊哼了哼,“还用你说。”她随即开始挣扎,“你掐的我手疼把手松开!”

陈阙余冷哼,渐渐松开了她的手腕,“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成天上跳下窜的像什么样子。”

杜芊芊小声嘟囔,“你走就走了,哪来那么多的废话……”

当然了她说起这句话时声音很小很小,不敢让陈阙余听见,要不然他们两个人又要开始没完没了的争吵了。

怀孕之后,杜芊芊的日子过得很无聊,这个家里没什么人陪她说话,也没有和她年纪相仿的姑娘家,冷冰冰的国公府少了许多烟火气。

渐渐地天气热了起来,转眼就快到夏天了,杜芊芊的肚子也越来越大,身子笨重,她便开始犯懒,很少去院子里走动了,加上孕吐严重,常常见了桌上的吃食便要开始吐,整个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瘦了下去。

她吃的不多,陈阙余回回和她一起吃饭都要发一次脾气,摔筷子甩脸,阴阳怪气,“你是想做个饿死鬼还是怎么样?想吃什么就跟厨房说,不会亏待你!”

其实他也是关心她,只是说不出温柔的话而已。这些日子陈阙余自己也瘦了不少,也常去厨房亲自叮嘱厨子做菜变些花样,多做些杜芊芊爱吃的菜。

可是翻来覆去做了个遍,杜芊芊吃不下就是吃不下。

陈阙余气的嘴角都长出了个泡,好在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大概又过了半个月,杜芊芊呕吐的症状好了很多,也逐渐能吃下东西了。

从前不碰的菜不碰的水果,她如今吃的津津有味,今天馋这个明天馋那个。

陈阙余对此倒是没说什么,她想要的都给她

送了过去。

五月正是吃荔枝的时节,杜芊芊也馋的不行,口水都快流下来了,那天夜里,管家送来了一小框的荔枝,还十分新鲜。

杜芊芊咽了咽口水,自个儿坐在桌前开始一个个剥,陈阙余便是这个时候过来的,身上的朝服都没来得及换下,看得出来他是刚刚从宫里出来。

杜芊芊眼皮子都没动,专注的剥荔枝,刚要往嘴里送,手里的荔枝便被跟前的男人给抢了去。

陈阙余当着她的面给咽了下去,恬不知耻的使唤她,“再帮我剥一个,还怪甜。”

杜芊芊懒得理他,气呼呼的转身背对着他,继续剥自己的荔枝,这回他倒是没有抢。

陈阙余忽然觉得后背有些痒,然后浑身都开始难受起来,他伸手一摸,脖子也有些痒。

杜芊芊很奇怪的看着他问:“你怎么了?”

陈阙余忍着那股难受劲,咬牙道:“没事。”

杜芊芊忽然惊声低叫了起来,指着他的脸,诧异道:“你脸上怎么红红的?像是起了好多的疹子。”

陈阙余脸色难看道:“我不知道。”

他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就忽然这样了?

身体越来越难受,陈阙余再也忍不住,蹭的起身出去叫了府里的大夫。

大夫过来一看,问了他都吃了些什么,随即说道:“爷您这是过敏的症状啊。”

“怎么治。”

“外敷内服即可,幸好这荔枝您吃的不多。”

陈阙余烦躁的摆摆手,“知道了。”

吃了药涂了药之后,他脸上的疹子逐渐消失了,身上的那股难受劲也没有了。

陈阙余这才有空朝一旁满脸无辜的杜芊芊看过去,眼像是要把她生吞活剥了一样。

杜芊芊自己可委屈了,关她什么事儿?她本来就没有剥给他吃,是他自己非要手贱去抢她的荔枝!吃坏了怨的了谁?就应该怪他自己!

“你看着我做什么?我逼你吃荔枝了?再说了我也不知道你会过敏呀。”

陈阙余显得不讲道理,很恨道:“反正就怪你。”

杜芊芊气的肝疼,指着他,“你别蹬鼻子上脸!明明是你自个儿要抢!你这就是活该。”

她有些幸灾乐祸。

陈阙余冷笑了好几声,“好好好我活该,我告诉你,我不能吃,你也别想吃。”

杜芊芊莫名其妙的看着他,话没过脑子就从嘴里蹦了出来,她直呼他的名讳,“陈阙余你是不是有毛病?”

这种要死大家一起死,共沉沦的想法真的很不好!

陈阙余嘴角的笑容就更加的冷了,“是啊是啊我有毛病,反正从今天起你就别想在国公府里看见一颗荔枝了,也别想吃了。”

“你不能吃关我什么事!?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杜芊芊忍着火气道。

陈阙余的语气十分的贱,他理直气壮的说:“我告诉你,我不仅不能吃,我还不能闻到荔枝的味。”

杜芊芊被他的蛮横无理给震惊了,“荔枝能有什么味?”

“呵,不仅有味,我看见荔枝就会起疹子。”他大手一挥,“来人,把桌上的荔枝给我撤走,给别院的人分了,一颗都不许剩下。”

杜芊芊馋这个味也不止一天两天了,何况荔枝在京城本就少有,她眼睛都红了,“陈!阙!余!”

他挑了挑眉,“怎么样?”

杜芊芊整个人都朝他扑了过去,“我跟你拼了。”

屋外的下人们听见里边的动静早就见怪不怪了,这对主子隔个两三天就要闹上一闹,根本就没个消停,今天砸了这个明天又砸了那个。

若是有一天他们不闹了才奇怪呢!

在这件事上,杜芊芊再怎么哭闹都没有用,陈阙余一旦做了决定,她根本没办法反抗。

说不给她吃,就一颗都没有。

馋死了也没有。

杜芊芊本来还很气,后来看见陈阙余下巴上被她抓出来的红痕后,怒气消退了那么一点点。

哼,她也不是好惹的。

陈阙余不让她好过,她也就使劲折腾他。

谁怕谁呢?反正她不怕。

作者有话要说:  啦啦啦啦

过几天打算开个古言,甜掉牙。天雷狗血套路苏爽甜,存稿有五万啦啦啦。

感兴趣的同学可以去我专栏先收藏着辣!

文案如下:

《宠妻作死日常》

宋鸾穿到了一本叫《权臣》的书中,成了男主横死的妻子,书中原主势利刻薄、抛夫弃子,最后狼狈的死在一场大火中。

看过书的宋鸾表示心有点慌。

然后准备夹起尾巴好好做人,顺便抱紧男主大腿。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我真的不开挂杨晟已过万重山侯门嫡女如珠似宝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佞臣凌霄
相关推荐
制霸好莱坞史上最牛驸马爷拐个校草做驸马公主嫁到:冷面驸马落入怀刁蛮公主:驸马,跟我下山!震惊!开局校花给我生了三胞胎震惊!开局一片地,暴击出奇迹诡秘:悖论途径我,传奇教授被向往节目组曝光了超维武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