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返回

这个小妾不一般

96、郡主番外(完)
上章 目录 下章

这个小妾不一般96、郡主番外(完)

陈大夫怔住, 对他的疑问很是惊讶, “你不知道吗?”顿了顿, 看着眼前面色如纸的男人, 他继续说:“郡主昨儿请我过来看病,我把完脉才知道, 她啊根本不是生病了, 而是怀了孩子,她她她她竟然没同你说么?”

陆书言清瘦的身躯晃了晃,头脑疼的不行,蠕动着嘴唇, 此刻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也没有其他人告诉你吗?”

哪里来的其他人呢?他昨晚奔着她的命而来,回去都没人知道。

陆书言脑仁疼得厉害,闭上眼睛就想起来昨晚她蠕动嘴唇很想说话时的样子。

她当然不可能说的出话来,他下的可是□□啊。

事实上,赵行乐能撑那么久已经超出他的想象了。

陆书言仿佛听不懂陈大夫的话,满面茫然,面白如纸,“说什么……她应该跟我说什么……”

陈大夫一时语塞, 也不知道该说不该说,若是妻子孩子都还活着,他说出来是好事一桩, 如今郡主同她肚子里尚未来得及出生的孩子一起死在了大火里,而此时陆书言的样子也不像是知道这事。

他既然已经说出了口,也就隐瞒不下去了。

陈大夫表情沉痛, “郡主怀有身孕了。”

怀孕……怀孕……真的怀孕了。

方才有一瞬,陆书言以为自己听错了,事情怎么忽然就这样了呢?

他神情恍惚,喉咙沙哑,“什么怀孕……你不要骗我……陈大夫你……”

“我怎可能骗你!就在昨日我亲手诊的脉,确实是喜脉,绝对不会错的!”陈大夫果断的打断了他的话,生怕他怀疑自己在撒谎。

陆书言的喉咙火辣辣的疼,灵魂深处仿佛在震荡,问道:“几个月了?”

陈大夫一时没反应过来他在问什么,过了一会儿才回道:“两个多月。”

语罢,他又语重心长的劝道:“我瞧你脸色不好,你这两天可千万要保重身体。”

陆书言已经听不见他的说话声了,手指颤抖,拖着沉重的身躯,浑浑噩噩跌跌撞撞的走了。

宽大衣袖下一双修长的手指,止不住的在颤抖,他快步走回那个被他亲手烧没的屋子前,笔挺挺的站在原地。

一双眼睛茫然又无措,他抬起双手似乎在回想自己昨晚都做了些什么。

他不仅亲手毒/死了她,他还用她送的匕首亲自捅了她一刀,那个位置……那个位置……如果他没有记错,分明就是……

陆书言这辈子也没见过赵行乐哭没见过她服软,难怪……难怪昨晚她眼眶里的泪珠就跟泉水一样往外涌。

死之前她是不是想告诉他,怀孕这件事呢?

不知不觉,陆书言的脸颊好像湿了,他伸手抹了把脸,又恢复了那副冷冰冰的模样。

他以为赵行乐就是他的梦魇,只要杀了她就再也不会做噩梦了,不会梦见表叔和表妹一家鲜血淋漓的画面。

陆书言忽的扯起一抹笑来,没关系,他本来就活不久的,这句身体这么差,肯定活不长。

一命还一命,他杀了她,会拿自己的命赔。

只是那个孩子,他原本还不知道的孩子,就那么死了,被自己活活捅死了。

一定很疼吧。

陆书言眨眨眼,什么都流不出来了,眼眶干涩,胸膛好似被人用手掏出个大洞,太疼太疼了。

怎么会这么疼呢?

回忆一点点在脑海里闪过,他想起来成亲那晚,赵行乐羞红的脸色,想到她明明疼的不行却还说没事的模样。

那双亮晶晶的眼,望着自己时好像在发光,璀璨如星。

这三个月确实很平淡,但是那些细枝末节好像已经侵入他的脑子,甩都甩不掉了。

原以为赵行乐同传言一样,张扬跋扈,草菅人命,可事实好像不是这样,她懂事听话在府上也有手段,奖罚分明。

陆书言觉得她其实也没有那么坏。

如果……如果不是听见了表妹惨死那段,他……不至于……不至于下那样的狠手。

砰的一声,陆书言跪在地上,双手掩面,他没有哭,只是没有办法再继续直视这片废墟了。

是他,亲手杀了自己的妻子,也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

赵行乐的葬礼很快就过去了,宫里来了很多人,甚至出丧那天,皇后都亲自过来了。

所有人都告诉他,不要弄垮的自己的身体,劝他节哀。

陆书言苦笑,若这些人知道是他亲自动的手,恐怕会震惊的吃不下饭。

入土的瞬间,陆书言忽然上前,一双手死死扒着棺材一角,任其他人怎么说都不松手,他的耳边只有呼呼的风声,他张了张嘴,想说话,却一口血喷了出来。

他后悔了。

他不该这样做的。

可是陆书言哭不出来,也没有眼泪可流,眼眶里爬满了细碎的血丝,他被人拉开,所有人都不让他靠近。

陆书言眼睁睁的看着棺材被埋进土里,尸体是他亲手烧的,棺材里只有她生前的衣裳还有她的骨灰。

他喉咙叫的哑了,可是没人听得懂他在叫什么。

所有人都以为他是悲伤过度才会做出那样出格的举动。

他不难过,他只是想试试看能不能再抓住她。

能不能让她……回来。

从这之后,陆书言一直在等死,他觉得他这具身体活不过多久了,可大夫看过几次后却说他的病见见好了起来。

也是,没人给他下/毒,他的身体自然就好了。

陆书言总是做梦,梦见赵行乐穿着嫁衣甜腻腻的对着自己笑,她的怀里还抱着个白白胖胖的婴儿。

那婴儿睁开眼懵懂的看着他傻笑,梦里的他忍不住想要靠近他们两个。

一凑过去,画面就像碎了。

陆书言每每醒来,心口都是撕心裂肺的疼,五脏六腑没有哪一处是不痛的。

才过去了不到一年,他已经瘦的不成样子了。

陆书言站在窗边,静静地往外看了很久,等到腿麻了,他才拿起斗篷戴在身上,然后推开门,在风雪交加的夜里独自一人离开了家。

他去了赵行乐的坟前,眉间落满霜雪,他的神色是前所未有的平静。

陆书言伸出手轻轻的摩挲着墓碑上的字迹,他缓缓坐了下来,头靠在上面,开始絮絮叨叨的说话,“赵行乐,你恨我吧。”

“记着我对你狠,下辈子一定要找到我报复回来。”

“赵行乐,我忽然有点想你了,我去找你好不好?顺便下去看看我们的孩子。”

“赵行乐,对不起……”

夜里的风将他的话带向远方,谁也听不见。

陆书言的尸体是两天之后才被人找到的。

他倒在赵行乐的墓碑旁,额头磕了一个大洞,成了一个血窟窿。

他的死相很宁静,唇角仿佛还带着笑意。

他再也不会做噩梦了。

他再也不会梦见她们母女两个,不会伸手什么都碰不见了。

死前的陆书言还是很难过,她的一生被他弄的这样糟糕。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我真的不开挂杨晟已过万重山侯门嫡女如珠似宝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佞臣凌霄
相关推荐
制霸好莱坞史上最牛驸马爷拐个校草做驸马公主嫁到:冷面驸马落入怀刁蛮公主:驸马,跟我下山!震惊!开局校花给我生了三胞胎震惊!开局一片地,暴击出奇迹诡秘:悖论途径我,传奇教授被向往节目组曝光了超维武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