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返回

这个小妾不一般

87、第八十七章(正文完)
上章 目录 下章

这个小妾不一般87、第八十七章(正文完)

第八十八章

杜芊芊从来不曾将容宣抱着如此紧, 她的脸贴着他的胸膛, 都能听清他的心跳声, 她缓缓说道:“瑾哥儿可怎么办啊……”

陈阙余病重同她早就没什么干系了, 何况祸害遗千年,他只是病重了又不是救不回来了, 若是老天真的将他这条命给收走了, 最让她心疼的还是瑾哥儿。

瑾哥儿是名正言顺的世子爷,他只能留在国公府,杜芊芊想要他来自己身边都是在做梦。

容宣说道:“他不算小了,应该早早就有心理准备了。”

十岁的男孩算不得小, 再过几年就成年了。

容宣见她还是闷闷不乐,沉吟半晌,说道:“以后让他多往这边来,你陪陪他,他心里大概会舒服许多。”

容宣大抵还是疼瑾哥儿这个孩子的,他还是见不得杜芊芊难受,若是瑾哥儿过得不好,她肯定也不会开心。

“我怕他被别人欺负。”

瑾哥儿没几个朋友, 性子孤僻,虽说待人都有三分礼,难免将来会有同龄人会觉得他好欺负。

容宣扯出抹笑来, 心想瑾哥儿的心智可不会遭了欺负。

“你不必担心,我会照看他的。”

杜芊芊小声囔囔道:“那你不要骗我。”

窗外韶光慢慢,枝头随风摇曳。

陈阙余这场病陆陆续续病了好几个月都不见好, 皇上曾让宫里的太医来看过,太医开过方子又抓好了药,可是他总是不肯喝药。

管家劝了好多回,劝不动便不再劝了。

这位主子自掌家以来便极少见他有过开心的日子,常年板着张脸不苟言笑,又多年都是独自一人。

这几个月里瑾哥儿常常去容家,他去的多数时候容宣也在,两个人很少说话,各自做着自己的事。

每回他过来,杜芊芊都会亲自下厨给他做好吃的,容宣都有嫉妒了,这么久,他都没得到过她亲自下厨的好待遇。

虽说瑾哥儿如今和陈阙余没有之前那般亲密,但父亲病重,他整个人也憔悴了不少。

杜芊芊看他这样心里也不太好 受,张嘴还没来得及出声,瑾哥儿先一步开口,“娘,我没事的。”

瑾哥儿垂下眼睛,又道:“我去陪妹妹玩一会儿。”

杜芊芊叹息道:“去吧,她睡了一个下午,这会儿也改醒了。”

等他一走,容宣便和她说起话来,他问道:“什么时候你才能为我专门下次厨房啊?”

杜芊芊忙着整理福宝穿的衣裳,连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给他,她头也不抬的说道:“哎呀,你跟个孩子吃什么醋,瑾哥儿又不是天天过来。”

容宣托着下巴,语气泛酸,“是,他是没有天天来,三五天来一回,福宝也大了,都会认人了,这小傻子还蛮喜欢她这黑心肝的哥哥。”

杜芊芊抬起眼,伸手掐了他一下,还瞪了他一眼,“说谁黑心肝呢!那是你,别骂我儿子。”

“好好好,我黑心肝,瑾哥儿真诚善良不谙世事。”容宣将身子往前凑了凑,靠近她,深深的眼眸直直的对着她看,他说:“我生辰那天,你下碗长寿面给我吃好不好?”

杜芊芊点头答应,“好啊。”

应下声来之后她才发现自己压根就不知道容宣的生辰是哪一天,从前没问过,如今也没问过。

见她脸上的神色凝住了,容宣开口问:“怎么了?不愿意?”

杜芊芊不知该怎么回答,他皱着眉,相当酸的说了一句,“你不愿意就算了,我不想去强求你。”

这语气一听就是生气了,他这人心眼太小了,连根针都放不下。

犹豫再三,杜芊芊还是说了出口,她小心的出声问道:“你生辰是哪一天?”

……

容宣的脸白了又青,他心里气的半死,不可置信中还有些委屈,“你居然不知道我的生辰?”

杜芊芊沉默了下来,随即答:“以后我会记住的。”

时至今日,也许她对容宣的喜欢也还不够多,但未来的日子她会陪着他好好的走下去。

容宣孩子气般的回:“那我只说我一次,你一定要记住。”

“好。”

“二月初二。”

“很好记。”

两人窝在外间的软塌上没说上多久的话,里面的瑾哥儿便退了出来说要回家了。

杜芊芊起身,送了送他。

瑾哥儿回到国公府,管家又一次出现在他眼前,愁眉苦脸道:“小世子,您去劝劝爷吧,这不喝药身体怎么会好呢?昨儿夜里又吐血了。”

这几个月来,已经管家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他面前说起这件事了,回回他都只是听一听,从来不会去父亲面前劝他。

瑾哥儿甚至是想笑的,也许真的是证实了父亲之前说的话,若他不是从娘亲肚子里出来的,他压根就不会喜欢他这个儿子。

管家见他不为所动,急的直抹眼泪,“小世子,好歹您也去劝一声吧?没准爷就听你的话了,奴才瞧着爷再这样固执下去,恐怕就……”

就没有多少日子可以活了。

瑾哥儿不知被那句话触动了,脸上紧绷的神情松动了些许,他道:“我会去看的。”

他说到做到,这天晚上便去了父亲的卧房。

陈阙余的卧室很黑,他不喜欢点灯,屋子里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药味,瑾哥儿走到床边,拿出火折子,点了根蜡烛,这点光驱恰好照在他父亲的脸上。

他病的很严重,脸色如死人一般的白,唇上也早就没有了血色,消瘦的面孔冷硬了几分,望见是瑾哥儿他甚至笑了笑,笑着笑着便又咳嗽起来,他说:“你来做什么?”

瑾哥儿缓缓的跪在他的床前,那双原本灿烂如星的双眸此刻暗淡了不少,眼眶周围都染上了一层鲜红,他看着陈阙余,嗓音沙哑,他说:“来看看您,您上回说的是真话吧,果然是一点都不喜欢我。”

若是心里头真的有他这个儿子,就不会这么作践自己的身体。

瑾哥儿虽然恨他,但是也舍不得他就这么死了。

陈阙余愉悦的笑了起来,他轻轻闭上眼睛,“你说的不也是真话吗?”

瑾哥儿揪紧了手指,问:“您真的就不管我了吗?”

“你这么聪明,早就不用我管了。”

听见这话,他的心往下沉了沉,连说了几遍“我知道了”,随后脚步踉跄的退出了卧房。

瑾哥儿的话多半还是起了作用,第二天陈阙余总算是愿意好好喝药了,但是为时过晚,这具身体还是被他糟蹋的狠了,太医来看过两回,只吩咐药不要停。

春去秋来,又是一年冬天,陈阙余站在院子里,眼神不知看向何处,身上的斗篷已经落满了雪,手指冰凉,他忽然替自己觉得可怜,他自小在这座府上长大,从未尝过一天的温暖,身边的人来来去去,没有一个肯留在他身边。

情至深处而不知。

陈阙余的眼前仿佛出现了错觉,好像耳边是她气呼呼的声音,眼前的她又在和他吵架。

“你有完没完?我说了没做过就是没做过,我没拿你的名号去做坏事,也没给你那些个姑姑婶婶摆脸色。”

“陈阙余,你这个人是不是有毛病?怎么好说歹说就是不听呢?叫你不要倔强,都生病了能好好吃个药吗?”

“陈阙余,你能不能不要来折腾我!烦不烦。”

“陈阙余,我们和离吧。”

“陈阙余…….”

眼睛眨了眨,耳边的声音全都不见了,眼前的景象也全都消失了。

他缓过神来,胸口像是被人掏了一个大洞,平静过后的他很愤怒,为什么还记得这些呢?他挥起拳头重重的打在柱子上,眼睛红的仿若滴血。

冰天雪地里只剩下了他的咳嗽声。

他倒在雪地里,一只手捂着胸口,疼的站不起身来,过了很久,等他能喘上气来,他才跌跌撞撞的爬起来走回自己的屋子。

陈阙余强撑了两年,他死在一个特别冷的冬天,那天屋外下着大雪,他躺在床上,手里头紧紧攥着根枯树枝,他的唇角仿佛带着笑意,似乎等着这天等了很久了。

事实上,陈阙余的确等了很久。

她死之后,若不是还有个瑾哥儿,他多半也早就死了吧。

不是每个人都幸运的能看清楚自己的心意,也不是所有人都知道该怎么去爱别人。

从小到大,陈言之只教他怎么去争怎么去抢,争不到抢不到的那就毁掉。若是后悔了怎么办呢?陈言之没有教过他。

所以他不允许自己后悔。

人生短短几十载,陈阙余觉得自己活着真辛苦啊。

彻底闭上眼睛之前,他想起了很多事。

杜芊芊第一回对他念“青青子衿悠悠我心”时的悸动,每次看她吵不过自己气的不会说话时的心动。

如果……

啊,这世上从来没有如果。

陈阙余死前想,下辈子他还是不要喜欢上任何人,不要碰见杜芊芊,他谁都不要了、

没关系的,一个人孤单的死去也没有关系。

他手里紧紧攥着的枯树枝便是当年从她的屋里偷来的那株,时间实在太久,上面的叶子和花朵早已凋敝。

杜芊芊若是瞧见了只会骂他一句惺惺作态吧。

瑾哥儿是第一个发现他死了的人,他长跪在床上,晶莹剔透的眼泪珠子一颗颗的往下掉,悄无声息的哭着,没有发生声响。

他的父亲没了。

再也没有人会抱他拍拍他的脑袋跟他说话了,他彻底成了孤儿。

他恨着陈阙余,同时也深深的依赖着他。

瑾哥儿哭到最后已经流不出眼泪来了。

福宝三岁了,不仅会说话也早就学会了走路。小丫头吃的多,身躯胖墩墩的,走起路来也走不稳,摇摇晃晃。

杜芊芊跟在她身后,生怕她跌倒,偏偏福宝还以为她在陪着她玩游戏,走的更快了。

杜芊芊好不容易才抓到人,把小胖墩抱在怀里,福宝太重,站了一会儿她便吃不消坐了下来,拿出手帕替她擦了擦汗,“下次不要走这么快,跌倒了怎么办?”

“娘亲呼呼。”

“那你要听话。”

“听。”

杜芊芊拿她没法子,福宝性子顽皮,当面说听话,转头就犯错,好几回偷偷爬上容宣的书桌,把他的折子抹的一塌糊涂,连着自己的衣服上也都弄满了墨汁,脏的像个小乞丐。

杜芊芊抱着她坐在椅子上歇息,容宣从外面回来,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她问:“怎么啦?”

容宣让绿衣将福宝抱进屋子里,沉默了半晌,随后对她说:“陈阙余死了。”

轻飘飘的五个字落在她的耳里,杜芊芊好久都没回神,等她反应过来时才发现脸上多了一滴水珠,她笑的有些仓皇,“啊……哦……”

容宣见不得她这副样子把人扯进怀中,仅仅是抱住她,不言不语。

杜芊芊也说不上来那一滴眼泪是怎么回事,莫名其妙就流了出来,眼眶有些酸,她眨了眨眼将酸涩感赶走,她说:“我真的不喜欢他了。”

“我知道。”

“为什么会哭我也不知道。”

“没关系。”

杜芊芊仰着脸,亲了一口他的下巴,“所以你不要误解。”

“好,都听你的。”

陈阙余的死还是惊动了不少人,傻了的小公主一夜之间就好了。

他的葬礼是瑾哥儿同管家一起操办的,容宣问过杜芊芊要不要去?她摇摇头,说不去了。

无论生死,再也不见,是他们两人最好的结果。

陈阙余的丧事规模不小,就连当今太后和太上皇都过来了,可见其生前受宠程度。

棺木下葬之后,杜芊芊便听说小公主吊死在了陈阙余生前住的卧房,是真的太喜欢那个人,才会连死都想着一起。

对于这些,杜芊芊都不想去听了。

她和陈阙余之间的纠葛,所有解的开解不开的误会都一起被埋在一方黄土之下。

内室里,容宣正抱着福宝哄着她睡觉,她穿着中衣走过去,看着被容宣逗的哈哈大笑的福宝,颇为无奈的对他说道:“你这哪是哄她睡觉啊?”

容宣无辜道:“我一开口,她就笑。”

“还是我来吧。”

果然,她抱着哄了没多久,福宝就趴在她的胸口呼呼大睡了。

容宣握住她的手,忽然道:“今晚让她跟我们一起睡。”

“好。”

福宝睡在最里面,杜芊芊被他搂着腰,容宣吹灭了蜡烛,低声在她耳边说:“睡吧。”

她闭上眼,心里是从未有过的安定。

这样就已经很好了,有可爱的女儿,有乖巧懂事的儿子,还有疼爱自己顾家的丈夫。

她的余生,会无比顺遂安康。

作者有话要说:  接下来是番外

萱萱和芊芊的婚后番外,甜腻腻美滋滋。

还有瑾哥儿和妹妹相处的

还有郡主的。

还有陈渣的……

明天见!!!!!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我真的不开挂杨晟已过万重山侯门嫡女如珠似宝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佞臣凌霄
相关推荐
制霸好莱坞史上最牛驸马爷拐个校草做驸马公主嫁到:冷面驸马落入怀刁蛮公主:驸马,跟我下山!震惊!开局校花给我生了三胞胎震惊!开局一片地,暴击出奇迹诡秘:悖论途径我,传奇教授被向往节目组曝光了超维武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