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返回

这个小妾不一般

85、第八十五章(一更)
上章 目录 下章

这个小妾不一般85、第八十五章(一更)

第八十五章

瑾哥儿留在含竹院陪杜芊芊一起用了午膳, 许是顾忌他的心情, 杜芊芊这回让奶娘将福宝抱回内室喂奶了。

瑾哥儿上回匆匆忙忙的来看了一眼, 也没来得及仔细看, 容宣在,他一时半会抹不开脸说想去看看福宝。

用完午膳, 容宣好笑的看着一本正经坐在桌前不动弹的瑾哥儿, 冷嘲热讽:“年也拜过了,饭也吃过了,还不回你的国公府?难不成又等着你父亲的亲兵把你给带走吗?”

瑾哥儿板着小脸,心里也有气, 他蹭的站起来,气鼓鼓的说:“不用你赶,我自己走。”

容宣这段时间正忙着准备大婚,也很忙,他道:“好,那我送你,刚好一起出门。”

杜芊芊看不过眼,多大的人了还欺负个孩子, 她伸出手把瑾哥儿牵到自己身后,对容宣道:“要走你先走,我带瑾哥儿去屋里坐坐。”

容宣还记恨着上回的事呢, 眯着眼盯着瑾哥儿看,“我带他进去吧。”

他不由分说搂过瑾哥儿的肩膀直接把人带到了里屋,趁着杜芊芊还没进来, 在瑾哥儿耳边低声说道:“你娘疼你,我就不说什么了,可福宝若是少了一根头发,陈瑾,你从今往后也别想进容家的大门了。”

瑾哥儿没吭声,应当是把话听进去了。

杜芊芊走到两人身后,问道:“你们在说什么呢?”

容宣转过头,笑眯眯的回答,“秘密。”

婚期将近,容宣还有很多事情要忙,他事事亲力亲为,不想出任何的差错。

他亲了一下杜芊芊的额头,轻声道:“我先去忙了。”

“你赶紧去吧。”

他一走,瑾哥儿就自在许多,连带着背脊绷的都没有之前那么紧,杜芊芊轻轻将他往前推了两步,“你不是想看妹妹吗?怎么到跟前了又不敢看了呢?”

瑾哥儿的脸红了红,一步步向前挪,福宝睁着眼在吃自己的手指头,他下意识的将她的手指头给拿了出来,一板一眼的跟个婴儿说话,“这不能吃的。”

福宝不吃手指了,黑瞳直勾勾的望着他,瑾哥儿没抱过孩子,所以不敢去碰她,他低声说了一句,“对不起。”

为上回差点把她掐死的事说对不起。

是他错了。

杜芊芊有些欣慰,虽然儿子像足了陈阙余,但总不可能没有遗传到她的一丁点好对吧?被养歪的性子还有的救。

“等妹妹长大懂事了,她会原谅你的。”

“娘,我想抱抱她。”

“那你小心点。”

“好。”瑾哥儿抱孩子的姿势很笨拙,以前他只是见过抱孩子,没有亲自动过手。

福宝软软的香香的,抱在怀里的感觉很奇怪,他很害怕把她摔了。

福宝好像很喜欢他这个当哥哥的,手指头勾着他胸口前的衣襟,咿咿呀呀的像是要和他说话。

瑾哥儿抱了福宝好久,久到手酸的抬不动才依依不舍的把福宝放下来,改变仿佛就是一瞬的事情。

以前有多讨厌福宝的存在,只有他自己知道。

黄昏时,瑾哥儿才回国公府。

转眼又过了两天,马上就要到元宵节了。

杜芊芊听绿衣说,小公主醒了过来,不过很可惜的是,人好像傻了。

割腕又不是撞到头,人怎么就傻了呢?杜芊芊想不通,其他人也都想不通,连太医都说不出个中缘由。

不管是真的傻了还是假的傻,小公主和陈阙余的婚事已经是板上钉钉。

婚期在下个月八号,她和容宣成婚也是这一天。

说起婚事,府里的长辈没有一个是同意的,妾室抬为夫人,老太太觉得简直是丢尽了容家的脸面,京城世家里,掰着手指头找都找不出另一个来。

妾就是妾,怎么能为妻呢?

何况,沈姨娘的出身如此不堪,让她为妾都已经是抬举了她!

可老太太杯子砸也砸过了,人也骂过了,容宣死不悔改,非要娶人家当妻,非要八抬大轿把人给抬进来!

老太太气的急了真是想把容宣给赶出家门,可她又不能这么做,毕竟是小儿子留下的唯一一个孩子,再说如今容宣官位不低,也不是她想赶就能赶的了。

容宣憋到现在才提起婚事,不就是仗着自己步步高升有了底气了吗?

老太太心里门清。

大房和二房倒是乐见其成,尤其是大夫人,既然她的侄女嫁不过去 ,那容宣最好也别想娶其他贵女,她看沈姨娘就挺好的,把容宣迷的三魂五道,将来最好没心思去跟他们争家产。

元宵节那天,老太太那边态度有所软化,差人送来了个镯子,杜芊芊瞧着那镯子质地做工都相当的不错。

既然已成定局,老太太也不想让孙子面上太难看。

杜芊芊的手腕细白,带着翠绿色的玉镯倒是很配,容宣瞧见她戴了一回,说了一句怪好看的。

元宵节这天晚上,容宣喝了两杯酒,脸上浮着浅浅的红,他盘腿坐在软塌上,托着下巴目不转睛的看着烛火照映下的杜芊芊,越看越觉得好看。

他忽然开口问:“要不要去街上转转?今晚应该很热闹。”

元宵节,京城年年都会有外边来的班子舞狮。

杜芊芊眨眨眼,打趣道:“看来是喝醉了。”

容宣虽然喝了酒,但这会脑子还十分清醒,他起身,眼里泛着波光,“去不去?”

杜芊芊自然是不肯放过这种热闹的日子的,她点点头,“去。”

容宣换了套深色的衣袍,领着她便出了门,夜市刚刚开放,街上正热闹着,卖什么的都有,街两边卖面具的最多。

杜芊芊对这些小玩意向来感兴趣,这个摊看一看,那个摊瞧一瞧,转了好久就是没看中喜欢的,容宣忍不住问:“你喜欢什么样的?挑挑拣拣这半天还没挑好。”

杜芊芊怅然道:“我想买个猪头的,偏偏今晚这些小贩的面具做的都太漂亮了,不合我的心意。”

容宣对她的眼光不敢苟同,她又道:“当然不是买给我自己戴的,是特意给你选的,等我找到了猪头面具,你戴上给我看看好吧?”

容宣挑眉,想都没想,“我不要。”

一定很丑。

“就戴上看一下下,不会让你戴很长时间的。”

容宣仍旧是摇头,“不要。”

杜芊芊耐着性子,也不生气,她揪着他的衣角,摇了摇,问道:“为什么啊?”

这个要求很过分吗?也不是很过分啊!

容宣绷着脸,吐出几个字来,“太丑了。”

不想让她看见那副丑样子。

杜芊芊心里想着反正一定要让他戴上看看的,可惜转遍了整条街也没有找到,她这才死了心。

耳边叫卖声不断,远处的天空还有一束束绽放在空中的烟花。

容宣走在她前面,一只手紧紧握住她,她忽然说:“容宣,我累了,你背我吧。”

走了这么长时间,脚确实有些酸痛,但是还不至于到走不动路的地步,但是她就是想让容宣背背她,想知道趴在他的背脊是什么感受。

容宣什么都没说,乖乖的半蹲下身子,语气宠溺,他道:“上来。”

杜芊芊屁颠屁颠的爬上他的背,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将脸埋在他的脖子边,她说:“好了。”

他们看起来并不奇怪,街上不止是只有他们一对是这样干的,有的丈夫还会将自己的妻子抱在怀里。

容宣就这样背着她走了一路,杜芊芊心软了软,指了指前头的一家酒楼,说道:“我们进去坐坐吧。”

她其实也舍不得让他太累。

容宣说好。

酒楼里比外头还热闹,店里挂满了灯谜,酒楼老板还举办了个对对联的大赛。

杜芊芊对这些不感兴趣,要了一间包间直接上楼了。从这里正好能看见楼下的景象,人来人往。

喝了两杯茶,两个人便开着门看楼下对对子正起劲的人,杜芊芊问:“你怎么不下去?你还是状元呢。”

“太简单了,不想玩,无聊。”

陪她喝喝茶多惬意。

看了一小会儿,两个人下了楼,临走之前,杜芊芊还猜中了一个灯谜,礼物便是个女儿家用的簪子,虽然簪子普通,但是她自己挣来的,她还是很喜欢,她把簪子塞给容宣,说道:“你帮我戴上。”

“好。”

等戴完了发簪,杜芊芊笑着问他,“好看吗?”

容宣抿唇轻笑,“好看的。”

两人出了酒楼,脸上的笑意还没来得及收敛,迎面便撞上了陈阙余。

他清瘦冷峻的脸上找不出多余的表情,冷眼看着他们两个,视线逐渐的只放在杜芊芊一个人身上。

脸色苍白,身躯消瘦,看起来这段时间他过的不是很好。

陈阙余张了张嘴,像是要说些什么,杜芊芊却拽了拽容宣的袖子,低声说:“走吧。”

作者有话要说:  火车上信号感人呜呜呜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我真的不开挂杨晟已过万重山侯门嫡女如珠似宝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佞臣凌霄
相关推荐
制霸好莱坞史上最牛驸马爷拐个校草做驸马公主嫁到:冷面驸马落入怀刁蛮公主:驸马,跟我下山!震惊!开局校花给我生了三胞胎震惊!开局一片地,暴击出奇迹诡秘:悖论途径我,传奇教授被向往节目组曝光了超维武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