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返回

这个小妾不一般

84、第八十四章
上章 目录 下章

这个小妾不一般84、第八十四章

瑾哥儿止住笑声, 转过头来, 一双乌黑的眼眸静苏死水, 哪怕被亲生父亲这样说, 他看起来好像还是一点都不难过,他说:“好, 我提前祝您新婚美满, 将来同公主生一个听话的你喜欢的挑不出毛病的孩子。”

“你非要这样跟我说话吗?”陈阙余冷冷的问。

瑾哥儿也不想这样,可只要想到他前几年所有的孤独,所有的不快乐,他失去的未曾得到的都拜父亲所赐。

这样一想, 他就没办法谅解。

陈阙余仿佛越来越愤怒,他轻笑了一声,说话也变得刻薄,“陈瑾,你是我儿子,哪怕你如今再怎么怨我,你也还是我儿子,将来还不是得替我养老送终?”

父子两个都已经疯了, 说起话来完全不顾及彼此,一句句好像在比谁说的更恶毒。

瑾哥儿黑眸中的光沉了沉,他抬起眼皮, 漆黑的双眸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陈阙余看,他不徐不疾开口道:“父亲,如果您没有别的话要说, 我就回房间温习功课了。”

好啊,这孩子都学会四两拨千斤的打发他了。

他对瑾哥儿怎么会没有感情呢?这孩子从出生之后就是他亲自带着的,他教的他开口说话,他手把手带着他一步步长大,最初对他这般上心因为他是从杜芊芊生下来的,后来他自己也是下了心血的。

从前陈阙余觉得瑾哥儿性子像他这点十分得他的意,瑾哥儿沉稳无情,偏执冷漠,如今这些特质全部都用在他身上,他没办法心平气和的接受。

陈阙余笑了一下,他说:“你嫌弃我狠毒没关系,你不想再继续认我当父亲也没关系,可是你以为这样你娘亲就会疼你爱你了吗?她抱都没抱过你几次,她所有的爱从今往后都会给你那个忽然冒出来的所谓的妹妹,陈瑾,你真的心甘情愿吗?”

他倒不觉得自己能挑拨了瑾哥儿和杜芊芊,陈阙余只是想借用瑾哥儿的手弄死杜芊芊生下来的那个孽种而已。

百岁宴上他们一家三口看上去是那么的碍眼,陈阙余没怎么仔细看叫福宝的小姑娘,他只记住了那孩子的哭声。

很讨厌,就像他爹一样讨厌。

瑾哥儿犯傻犯过一次,已经不会上第二次当了。

他浅浅一笑,“我觉得妹妹挺好的,真的挺好的。”

娘亲的一个耳光将他打醒了,他再怎么嫉妒也不该对自己的妹妹下手。

就这样吧,他已经不是孩子了。

该懂事了。

瑾哥儿说完便从他的书房里退了出去,等他走后,陈阙余捂着嘴连连咳嗽,手帕上沾染了些许血迹,上回被杜芊芊毫不手软的捅了一刀之后,他这伤就反反复复,没伤到要害,还是伤及了肺腑,加上他又是个不听话的病人,就更好不了了。

管家苦口婆心的劝他喝药,陈阙余总是嫌难喝而不喝,谁劝都没有用,管家隐约觉得自己猜到了什么,多半是他自暴自弃,不太想活了吧。

这天过后,瑾哥儿同陈阙余的关系看起来还是同以前一样,瑾哥儿每日按时去他的书房里交作业,但终究两个人还是陌生生疏了许多,父慈子恭。

瑾哥儿除了必要的话,从来不再再同多说一个字,陈阙余不以为意,反正他早就习惯了一个人,儿子不再亲他也没关系的,真的没关系,他都不在乎。

这日,瑾哥儿交完功课,在案桌前站了好久都没有走,陈阙余抬起头,好笑的问:“还不走?是要我送你吗?”

瑾哥儿捏紧了拳头,下颚绷的死死的,他说:“父亲,我不想留在国子监继续念书了。”

陈阙余丢了手中的笔,气的好半天没说话,“陈瑾,你再说一遍。”

瑾哥儿抬起下巴又说:“我想和舅舅家的孩子一起念私塾。”

“你脑袋被刨出坑了吗?还是所你真以为我不会打你。”

国子监和私塾有的比吗?完全没得比,原以为瑾哥儿和他闹脾气,应该是不会拿自己前途置气,如今看来他还真是蠢的没边。

瑾哥儿丝毫不怕他,“你知道我在国子监里被人骂什么吗?他们骂我是个没娘的野种。”

“放屁。”

“以前没人敢告诉我,所以我不知道原本所有人都知道你讨厌我娘亲,你不情不愿将她娶了进门,你那么讨厌他,却疼我宠我,外人会怎么想?当然是觉得我不是我娘生的了!”

陈阙余静静的看着他,手里捏着的砚台死活砸不下去,他问:“说完了吗?”

“说完了。”

“滚出去。”

“好。”

这个年,国公府过的还不如平常日子。

两位主子都是喜静的人,只在府里挂了些红灯笼。

没有人放鞭炮,也没什么上门拜访,从前倒是有,今年陈阙余尚在闭门思过的时间内,哪怕是他们想巴结也巴结不得。

年三十和初一都是他们父子两人坐在一起吃饭,食不言寝不语,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丫鬟将没怎么动的菜撤下去时,外边有人通报,说陆姨娘过来了。

陈阙余当下黑着脸,让人进来了。

杜芊芊死后,他同陆梓说过,让她一辈子都待在她自己那间院子里不要出来的。

算起来瑾哥儿还有一个妹妹,只不过当年陆梓将孩子生下来没多久后,那孩子便夭折了。

多少年过去了,陆梓仍旧是弱柳扶风的模样,她行了个礼,轻声道:“妾给爷拜年。”

“你回去吧。”陈阙余撂下话后,她脸白了不少。

瑾哥儿冷眼看着这两个人,看好戏一样站在边上。

“妾听说您最近身体有恙,想来看看,爷若是不喜欢那妾下次不来了。”

“你安分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我便不会去找你的麻烦,不要在我面前耍手段,夜深天凉了,我让人送你回去。”陈阙余冷声道。

瑾哥儿对陆姨娘不讨厌也不喜欢,自他记事以来,这人在他眼前出现的次数不超过三回,统共也没见过几次,如今看来,他父亲还真是对谁都无情。

正月过了一小半,瑾哥儿鼓起勇气带着礼品去了容府,他心里想的是,若娘亲还没有消气,还是想打他,他也得受着。

容宣也在,见到他来了,眉头往上挑了挑,眼里的意思分明就是“你居然还敢来”。

杜芊芊在屋里试嫁衣,改好尺寸的嫁衣今早被送了过来,她才刚穿上,便听外边的绿衣说瑾哥儿过来拜年了。

嫁衣穿起来繁琐,脱下来也很繁琐。

她索性就这样穿了出去,走到瑾哥儿的跟前,她先一步开口说:“上回妹妹的百日宴,你怎么眨眼就不见了呢?我让人去找你,找了好半天都没有找到。”

瑾哥儿垂着眼,“我……”他那时又想来看看福宝怎么样了,又不敢出现在娘亲跟前,躲起来后偷偷摸摸的去看过妹妹才溜了。

杜芊芊揉揉他的脑袋,“后来自己敷过药了吗?”

她问的是他的伤。

瑾哥儿点头,“敷过的,娘亲,那是我该被打的。”

杜芊芊叹道:“你现在知道错了就好,你跟我说过要当一个好哥哥的对不对?”

“嗯,可我不是好哥哥。”

“以后会是的。”

杜芊芊想让他长教训,却不想让他过不去这个槛。

瑾哥儿仰着脸看着她,忽的问道:“娘亲,您穿的这是……”

杜芊芊扬着笑脸,笑容璀璨,她说:“这是嫁衣,好看吗?”

瑾哥儿心情复杂,点点头真诚道:“好看。”

她和容宣莫约是要在将来过一辈子了,陈阙余又要娶小公主了,她和陈阙余的确是各不相干了,独独留下瑾哥儿一个人。

杜芊芊摸着他的脸,怜爱道:“瑾哥儿,你不要怪我好不好?”

她也想陪着他长大的,只是各种机缘巧合而做不到。

以前的他会怪,如今知道一些当年的事情后,他就不怪了。

他笑着说:“娘亲,我不怪的,我以后会常来找您的。”

“嗯。”

容宣等他们俩说完之后,适时出现,破天荒的大方了一次,“中午留下来吃饭吧。”

“好。”瑾哥儿又问:“对了,你……”

容宣似乎猜出了他想问什么,知道答:“和你父亲大喜的日子同一天,啧。”

作者有话要说:  有没有二更不知道,火车信号不好,有二更也是凌晨后了,大家明早看!晚安么么哒

专栏里《我的糖都给你》求个预收嘤嘤嘤

文案如下:程郁舟是附中鼎鼎有名的高岭之花,他孤僻寡言,高贵冷艳。

季初迎难而上,厚着脸皮接近他。

“程郁舟,你觉得我怎么样?”

“你怎么都不笑的呢?难道天天都不开心吗?”

“程郁舟,你跟我说句话好不好呀?”

少年停住脚步,日光恰好穿过树叶,落在他白皙的脸庞上,他面无表情的说:“离我远点。”

后来,赵峋看着买烟回来的程郁舟,多嘴说了一句,“我刚看见以前话可多的季初妹妹了,被一个男人按住亲了一口,天太黑,我差点把那男人看错成你。”

程郁舟面色沉静,吐字道:“没看错,就是我。”

赵峋:“???!!!”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我真的不开挂杨晟已过万重山侯门嫡女如珠似宝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佞臣凌霄
相关推荐
制霸好莱坞史上最牛驸马爷拐个校草做驸马公主嫁到:冷面驸马落入怀刁蛮公主:驸马,跟我下山!震惊!开局校花给我生了三胞胎震惊!开局一片地,暴击出奇迹诡秘:悖论途径我,传奇教授被向往节目组曝光了超维武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