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返回

这个小妾不一般

1、第一章
上章 目录 下章

这个小妾不一般1、第一章

日光正好,一阵细风,枝头徐徐摇曳。

杜芊芊靠坐在软塌之上 ,手里捧着经书,葱白的面上有几分倦意,黯淡无光的杏眼朝窗外望了望,她道:“白术,今天是什么日子?”

白术抹了把脸,眼眶通红,“夫人,今儿初八。”

杜芊芊掰着手指头数了数,离十五还有七天,也不知道她这幅身子还能不能撑到那天。

陈阙余只逢每月初一十五才会踏足她这间院子,这个月的初一他都没有过来,西院有个姨娘生了,他派人过来打发了一句忙,便再看不见他的身影。

杜芊芊抬手,“你去给我拿个毯子来,我睡一会儿。”

“是。”

韶光正好,她却没什么精神,枝头的喜鹊正叫的欢快,细碎的日光透过窗格争前恐后的钻进来,打在她的肩上。

杜芊芊眯着眼,身上只着了件单薄的中衣,肩上披了件粉红色的斗篷,眉如墨画,唇畔浅浅的笑意似嘲似讽。

她想起来,她和陈阙余成亲时,天气也是这般好。

杜芊芊与一般的闺阁女子略有不同,她从小没少跟军营里的舅舅学骑马架鹰,性子也比较活泼,只是嫁给陈阙余之后,便遵着大家闺秀的风范再也没去骑过马了。

嫁给陈阙余那天,她的心里是极为欢喜的。

年少无知,还没定亲之前,她总厚着脸皮跟在他身后,眼角含笑的问他,“陈大人,我长得好不好看?”

陈阙余总是冷冷的注视着她,从不肯回答。

后来,她急于表明心意,伸手拦下他的马,说道:“陈大人,我最近新学了首诗,想念给你听。”

少年高坐在马上,拉着缰绳,清俊无双的脸庞上没有半点表情。

杜芊芊红着脸,清脆悦耳的声音传到他的耳里,“青青子衿,悠悠我心。”面若飞霞,一波水汪汪的眼睛望着他,“陈大人,我念的好不好听?”

少年的耳朵微不可查的红了红,他扬鞭打在马背上,扬长而去。

走之前留下了三个字:

“不知羞。”

杜芊芊也上马,追在他后头,朔风从耳边呼呼而过,她心里无比畅快。

烟花三月,陈阙余遵从父命上门提亲。

当时她躲屏风后偷偷看了他好几眼,想到这样好看的人将来会成为自己的夫君,心里就甜滋滋的。

一群世家子里,他最有出息。

文武双全,不足十七便中了举人,后来的殿试中又是皇上亲自点的探花。

新婚之夜,揭开盖头后,映入眼帘的是他骤然冷却的脸色。

杜芊芊猜,他娶自己莫约是不情不愿,要不然新婚夜也不会摆着张冷脸,她只是不懂,既然他不愿意,为什么又要娶自己?

纵然不喜,陈阙余该做的还是没少做。

他力大如牛,丝毫不像是个读书人,一身的蛮力气全都用在她身上,撞的一下比一下重,不懂心疼人。

陈阙余不喜她,连带着她在府中的日子都不太好,西院的姨娘比她受宠,平日里他总是去那边比较多。

好不容易来了东院,杜芊芊又总忍不住要和他吵架,其实也不算吵架,充其量是和他顶嘴。

最气人的是,杜芊芊每次都还说不过他,只能坐在床边背对着他生闷气。

成婚两年后,她怀有身孕,初为人父的陈阙余的脸上看不出几分喜色,她想,他大概也是不想要这个孩子的。

生孩子时,杜芊芊命悬一线,差点难产,虽说最后母子平安,她到底还是亏了身子。

陈阙余以她身子不好为由,把孩子抱去前院养了,他那个受宠的姨娘没少抱她的孩子,几年之后,杜芊芊对他服软了一次,开口想把孩子抱回来养。

陈阙余同意了,把孩子送回了她的院子里,四五岁的小萝卜丁长得很招人疼,眼睛像她,五官都像他父亲。

儿子乖乖巧巧,却和她不亲,在她面前也没有几句话要说。

杜芊芊心想多相处一段时间便会好了,可没几日,她便听见白术说,小少爷夜里总是做噩梦,也不太肯吃饭,时常在下人面前闹着要回前院。

当母亲的都心疼孩子,杜芊芊不忍心看他越来越瘦,松了口让他回去了。

来年初春,她父亲被捉拿下狱,杜家几十口人都被连累。

朝堂上无人肯帮,杜芊芊拖着病体去求他,只换来“无能为力”四个字。

三公会审后,定了贪污的罪名,举家流放。

打这之后,杜芊芊的身体就一日不如一日了。

睡意袭来,她轻轻阖上双眼,在日光的照拂下慢慢的睡了过去。

回想起来,她也不知道当年一门心思想嫁给陈阙余,如今该不该后悔。

临窗案桌右上角放着茗碗瓶花,一株海棠开的正鲜艳。

窗外的天空渐渐黑下来。

这一觉睡了好几个时辰才醒,白术递来一碗黑乎乎的药,“夫人,该喝药了。”

杜芊芊下意识的皱起眉,这药相当的苦,且喝了还不见好,“我不想喝。”

白术苦口婆心的劝她,“夫人,喝了药身体才能好。”

小丫头说着便要落泪,杜芊芊叹气,无可奈何的接过药碗,仰头一饮而尽,把空碗递回去,“真的好苦啊,下回给我拿几个蜜饯。”

“好。”

话音刚落地,杜芊芊的胸口处便传来阵阵锥心刺骨的痛,五脏六腑像被人拿着钳子搅动着,喉咙一股腥甜,她张了张嘴,一大口黑血吐了出来。

在之后,杜芊芊就没了意识。

她死了。

原以为自己死的透透,哪晓得这魂魄从身体中剥离出来,在空中飘来飘去。

她看见白术抱着她的尸体嚎啕大哭,她想上前去替她擦擦眼泪,可她碰不着白术的身体。

她名义上的丈夫匆匆赶来,见了她的尸首依旧面不改色,过了很久,杜芊芊才看见他有所动作,他蹲下来,粗暴的推开白术,伸出手在她的鼻尖探了探。

管家急的在原地打转,“这大夫怎么还没来啊!”

陈阙余起身,高大的身子晃了晃,不过一瞬,又恢复如常,他冷声道:“不用叫大夫了,她已经死了。”

管家一愣,虽说这位爷不喜夫人,不过人死了,他这种反应,也太冷淡了。

杜芊芊恨的牙痒痒,真想扑上去咬死陈阙余,拉他下来和自己一起做鬼,这薄情的臭男人!说起来她也是被毒死的,一碗□□让她归了西,就陈阙余这种恨得咬牙切齿的态度,杜芊芊也不指望他会替她找到下毒之人。

恶毒的想想,说不定下毒的人就是他!

魂魄未散的好处便是能亲眼瞧见自己的葬礼,杜芊芊倒是低估了陈阙余对她的恨意。

没想过他居然连个葬礼都不肯替她办,好歹她也是他的正牌夫人。

这种下场也太惨了吧?

陈阙余连着好几天没有笑,面色苍白,如病入膏肓之人,他咳嗽两声,吩咐管家,“把她的东西都收起来,不要让我看见了。”

管家迟疑,“一件都不留?”

陈阙余紧绷着脸,“一件都不留。”

管家不得不再一次叹道,这位爷对夫人心肠实在太狠了些。

也不知道阎王爷是不是忘记了,一直没人来收杜芊芊的魂。

白日里她出不去,只能晚上在院子里晃一晃。

她看见陈阙余把她屋里那株海棠花给偷走了,杜芊芊坐在房沿上,想不通他偷花的理由。

她很喜欢海棠花,春日里大片的开起来漂亮极了,所以当年她在院中栽种了一大片。

可后来让陈阙余拔光了。

她那时气的半死,一怒之下拿着鞭子要去和他打架,被白术抱着腰拦了下来,哭着劝她说:“夫人可千万别再去招爷的烦了。”

杜芊芊气呼呼的坐在椅子上,好半天顺不过气来,收起鞭子,派人去问他为什么要拔光她的花,那边轻飘飘的来了一句,“爷不喜欢。”

如果不是白术拦着,杜芊芊早提着刀去跟陈阙余拼命了。

他不喜欢关她什么事?花种在她的院子里,进水不犯河水。

陈阙余当真就是在欺负她。

杜芊芊的魂儿跟着陈阙余去了他的内室。

他的屋子简洁大气,书架上摆满了书籍,靠窗的案桌上放了个青瓷花瓶,里面插了一株海棠,就是他从她屋里偷出来的那株。

陈阙余站在桌前,背手而立,盯着海棠花看了很久,杜芊芊觉着是光线不太好,她竟然看见他红了眼眶。

杜芊芊的魂魄在人世间多留了八年,她很想去投胎,可能是陈阙余没有替她好好办丧事,也不肯设墓碑立牌位的原因,她一直没被阎王收走。

她眼看着陈阙余年纪轻轻便坐上五军都督府都督佥事,看着他青云直上,风头无两。

看着一个个青年才俊在他的提拔下崭露头角。

这夜,她如常坐在屋顶上看月亮。

一阵撕心裂肺的痛,昏过去之前,她想,太好了,她终于能去投胎了。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我真的不开挂杨晟已过万重山侯门嫡女如珠似宝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佞臣凌霄
相关推荐
制霸好莱坞史上最牛驸马爷拐个校草做驸马公主嫁到:冷面驸马落入怀刁蛮公主:驸马,跟我下山!震惊!开局校花给我生了三胞胎震惊!开局一片地,暴击出奇迹诡秘:悖论途径我,传奇教授被向往节目组曝光了超维武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