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返回

我被青梅女仆培养成恋爱大师

第一百八十章:教主和他忠实的教徒们
上章 目录 下章

我被青梅女仆培养成恋爱大师第一百八十章:教主和他忠实的教徒们

夏目直树现在的脑子里充满了震惊,他不明白为什么浅井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要是雨宫千鹤自己还好,毕竟当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小富婆就是知道浅井是私人女仆的。

只是雨宫千鹤并不知道青梅竹马这件事。

可是学姐那边……

难道说浅井真的打算长痛不如短痛,找个时间好好跟学姐和小富婆解释这件事吗?

想了许久,夏目直树心想也只好这样做了。

而浅井此时此刻的想法就简单多了。

“好像上次那个让人不爽的女人提到过,药吃多了是有抗药性的。”浅井呢喃自语。

夏目直树从思考中回过神来:“什么抗药性?”

“没什么,几乎所有的药都是第一次吃的时候效果最好,不是吗?”浅井根本不怕说漏嘴,以悟性3的智商根本想不到那么多。

即便是现在已经进入了悟性反噬的阶段,偶尔会变聪明那么一点点,那也得有依据地去猜才行。

浅井心里有把握,那次生日给他下药的事,他这辈子都不会知道的。

武藤杂货铺的生意只能用一般来形容。

传统意义上的粗点心铺子已经跟不上潮流了,现在的年轻人更喜欢去便利店,一进门没有导购,谁也不会来问你需要些什么,挑多久也没人管,甚至于从进门到买了东西离开,跟售货员都没有任何交集——

你只需要把所有商品放到台子上,说一句“需要袋子”,然后把手机的付款码准备好递过去,社恐心目中最完美的一次购物就完成了。

而不巧的是,武藤杂货铺的旁边就有一家便利店。

但好在武藤奶奶上了年纪,开这间铺子也不是为了赚钱,顾客少一些,自己反而能记住那些熟面孔。

比如今天一大早出现在店里的大小伙儿,就是夏目的朋友,经过夏目介绍,一来二去也就熟了。

“小伙子叫北原是吧?”武藤奶奶从里屋拿了张小椅子:“坐着等会吧!夏目那孩子是个很勤快的孩子,这时候说不定已经出门了呢!”

北原隼人说了句谢谢,买了瓶水,坐在门口看着面前的神田川。

他左右想了想,还是给夏目直树打个电话吧,虽然他能肯定夏目直树百分百会从这条路去上学,但提前说一声也算是礼貌一下。

结果等挂了电话,他轻叹一口气。

得,白跑一趟,今天人家有事不能一起去了,早知道自己就不绕远来等了。

对了,问问山田那小子顺不顺路。

武藤奶奶一直在屋里忙活,听见门口的电话声,她笑了笑问道:“怎么,夏目那孩子今天不跟你一起上学啦?”

北原隼人点了点头:“是啊,他说今天有点事,让我先走……我刚才问了另一个朋友,换个人等。”

武藤奶奶笑而不语。

北原隼人瞥见了奶奶那意味深长的微笑,神情一愣:“奶奶您好像对我等不到直树一点都不意外?”

“是啊,我老头子年轻的时候,天天都到我家楼下跟我一块去上学,雷打不动,弄得他以前的朋友都怨声载道呢。”

北原隼人有些疑惑:“可是直树他,也没有女朋友啊?”

“怎么没有呢?”这次轮到武藤奶奶疑惑了:“你们不是朋友吗?他和浅井的事情,你不知道的呀?”

“浅井……我知道啊?”北原隼人眉头一皱:“说是他的青梅竹马,小时候分开了,两个人上了大学又重新认识了。”

“他们两个住的应该不远,经常一块来这附近散步呢。”武藤奶奶一想到善良的夏目和懂事的浅井,眉眼就多了几丝微笑,这样的年轻人能终成卷属,简直是老天有眼呢!

“前几天我还问过浅井,小姑娘虽然比较内向,但我能看出来他们俩互相有意思的。”武藤奶奶说道:“依我看啊,两个人就差一层窗户纸了。他们住的又近,小伙子你还是找找其他人一块去上学吧。”

北原隼人倒是想找远坂学姐的,只不过远坂学姐的家跟他的家在学校的两个方向。

要不……

要不攒钱买个摩托车吧!

北原隼人便又开始在心里计划一辆摩托车什么价位,自己需要打多久的工了。

武藤奶奶见状也就不打扰他了,继续开始忙活店里的事。

人到七十古来稀,年纪大了见过的人和事也多,只需要一眼她就能看出来北原隼人也是心里有主了。

年轻真好啊!

她有些想自己死去多年的老伴儿了。

“喂,老大!”

过了没多久,山田便挥着手从面影桥那边过来了。

北原隼人抬起头来,将手里原本是给夏目直树买的饮料扔过去,“来的还挺快。”

“嘿嘿,老大都发话了,那我不得赶紧的?”山田嘿嘿一笑,接过饮料喝了一口:“谢副教主赏赐!”

“我什么时候成副教主了?”

“咱们的教主是夏目君,就老大你跟夏目君关系好,这个副教主已经经过教内会议通过了。”

“什么时候还发展成有教内会议了?”

“其实就是打游戏时候的队内语音,”山田挠了挠头:“反正格子衬衫神教现在的核心成员就是兄弟们,一块打游戏的时候忘了谁随口提了一句,大家都觉得行,那就通过了呗。”

紧接着,山田又说道:“但老大你别说,这个东西好像是真的灵……现在不仅仅是工科部了,其他学院也有自称信了夏目君然后脱单的人,想要加入咱们的教会呢。”

北原隼人若有所思:“其实一开始我也不信,但事情就是这么的邪门。而且更邪门的是,当事人自己居然还是个单身。”

tsxsw.la

“喂老大,你看那个是不是教主?”

山田捅了捅陷入思考的北原隼人,然后指向河对岸。

北原隼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神情微怔。

别人有可能认错夏目直树,但是他绝对不会认错的。

只是直树那家伙身边的女人是……

山田皱眉眯着眼睛,使劲去看,忽然大叫道:“另一个是浅井!”

当初浅井给他留下来的心灵创伤到现在都没有好,见到浅井就应激,都快PTSD了。

“别慌!”北原隼人按住两股战战几欲先走的山田:“你现在已经脱单了!”

“哦对,我现在脱单了。”山田大喘了几口气,轻抚着自己的胸口安慰自己:“而且看样子,教主已经把浅井拿下了,不会放她出来祸害工科部的女孩了。”

北原隼人用牙缝倒吸一口气,皱眉:“你说大家最近脱单这么顺利,会不会跟这个有关系?”

他到现在还不敢相信直树那家伙居然真的把浅井给拿下了……

真就是洗了洗又捡回来接着用呗?

夏目直树并不知道自己遵从本心跟浅井一块去上学结果被目击然后造成了些误会,也不知道这些误会将来会对自己的名声造成什么影响,他只知道现在跟浅井一起走很开心。

“第一次跟你出门散步的时候,樱花才刚开没多久,那时候河面上全是花瓣。”夏目直树转头看向路边的神田川,有些感慨:“现在河面上已经开始有落叶了。”

浅井面无表情摇了摇头:“何必这么感慨,我又不会跑,说不定以后散步还能看见落雪,甚至还能看到明年的樱花和落叶,还有明年的落雪。”

夏目直树眼前一亮:“真的?我可是跟你说好了,明年你生日的时候,教我做红豆饭。”

不知不觉间,两个人都立了什么不得了的flag

“教你给我自己准备生日的红豆饭,听起来好像多此一举。”浅井摇了摇头。

夏目直树却义正严词:“哪里多此一举?我亲手做的红豆饭给你庆祝生日,意义不同的。礼轻情意重,这是中国的俗语,你对中国文化这么有研究,怎么会不懂。”

“说起来,我现在都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喜欢中国文化呢。”夏目直树突然有些好奇。

浅井随手帮他把脖子上的围巾紧了紧,路上的风比想象中大一些,也更冷一些:“因为小时候的耳濡目染吧,就像耳边有苍蝇似的嗡嗡响,想不听都不行。”

“什么苍蝇?”

“比如你这样烦人的苍蝇。”

“虽然听不懂,但我觉得被骂了。”

“那说明你其实是听懂了的。”

“我……”

“记住答应我的,不准再让别人说你笨了,尤其是那个雨宫家的大小姐。”

“你怎么知道她经常说我笨?”

“……”

浅井歪了歪头,看向夏目直树:“你真的觉得她是在说你笨?”

“不然呢?”

“行吧,工作量增加了,但心情却好了一点。”

“不过仔细一想的话,好像也不是骂我,有点像是无奈地调侃……是爱称?”

浅井点了点头,表情略有不爽:“工作量又减少了。”

两个人一边交谈,一边拐过了最后一个路口,只要沿着马路直走四百多米就能到早稻田的校门口。

但眼前的景象却让两人都是一愣。

夏目直树感慨道:“我单知道今年校园祭规模会很大,又是面向社会开放,所以人会很多。但我没想到人会多到这种地步来。”

从校门口开始,停在路边的车已经占满了停车位,那位违章停车交警根本就管不过来——因为路况堵到警车也被堵在了几百米外的路口,交警想来贴条,只能步行一路杀过来。

但虽然辛苦,交警的脸上却带着若有如无的服务微笑,今天一天的业绩能赶得上这片辖区半个月的业绩了。

路上鸣笛声和谩骂声不少,但更多的是无声地等待。

路边的便利店一改常态,将打折促销的商品摆到了校门口,虽然有被规划局的公物警察(城管)逮到的风险,但是今天早稻田这个客流量值得冒这个险。

这时候胆战心惊的员工和便利店老板,就很羡慕能在校园里摆摊的学生了。

夏目直树和浅井一进校门,就被比平时多十倍的人流给挡住了视线。

看不到远处的场景,但从校门口路边的志愿者和摊位密集程度就不难猜出,校园里面是个什么景象。

“我有些担心今天学校的布置能不能承担得起这么大的客流量了。”夏目直树说道:“周六那天你也来了,广场上的设施小打小闹跟庙会差不多,但今天这些人让我觉得像在CM现场。”

“arket的人应该更多一些,但今天能来这么多人,也确实出乎了我的意料。”浅井若有所思。

她想的更多一些。

人多是好事,说明今天在校园祭上做展出的游戏会有更多人关注,那么夏目直树的游戏同理也能被更多人看到。

女仆最希望看到的就是他能够出人头地,或者说出人头地并不准确,这都是他应得的。

因为他生来就不平凡,之所以迟迟没有得到应有的名望和成就,全部都是因为自己。

自己拖累了他十年。

“教主?”

一声带有疑惑和惊喜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夏目直树和浅井循声望去,是几个肩膀上戴着志愿者袖章的男生。

“真的是教主!”男生们喜出望外:“我看过你照片的,不会认错!”

“群里的照片?我怎么没见过?”

“是论坛里的照片!”

夏目直树看着几个人身上穿的是格子衬衫,就知道他们闹的是哪一出了……

可恶,还以为只是北原那几个家伙自己玩的过家家游戏,怎么现在走在路上就有人跳出来喊教主啊?

夏目直树别过头去很尴尬,这几个人自己都不认识啊!

浅井没什么动作,只是澹然地瞥了他一眼:“背着我偷偷加入邪教了?而且看来还爬到了教主的位置。”

“我是冤枉的,而且这个邪教跟你也脱不开关系……”夏目直树轻诽两句:“开学那天你不穿格子衬衫,那些新生估计也不会上当。”

“赶紧去拿两瓶水来!”志愿者跟夏目直树一顿寒暄,然后分布自己的同伴去给教主拿水。

格子衬衫神教除了北原隼人和山田他们这些老油条之外,大一新生占比更多一些,几乎是教内成员的八成。

所以算起来夏目直树也是他们的学长。

去拿水的志愿者回头看了看夏目直树,更多的目光停留在了浅井身上。

“有些奇怪。”其中一个人皱眉呢喃。

“怎么了?”同伴询问。

“我听我哥说,教主的女朋友是体育系的系花,叫什么和泉澪的。但教主旁边那个女生是跟我一个专业的,也是咱大一的啊。”

“害,你管那么多干啥?”同伴一副懂哥附体的样子:“这你就不懂了吧?教主这类感情大师,怎么可能安安稳稳当个情圣?”

“渣……渣男啊?”

“怎么说话呢,对教主放尊重点!”同伴皱眉:“那叫海王!”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佞臣凌霄植物与史莱姆与160萌宝助攻:爹地,追妻请排队杨晟已过万重山洪荒明月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相关推荐
全民领主:开局随机神话巨龙超级巨龙分身开局领悟剑廿三旅行熊猫:我在修仙界长生不老女仆的修养[快穿]我的女仆想毁灭世界女仆战争末日里的女仆许愿所大明:我,调教木匠皇帝1984之狂潮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