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返回

皓玉真仙

第七百七十七章 最后一次的长谈,劫掠天演(6K,今日万字补完)
上章 目录 下章

皓玉真仙第七百七十七章 最后一次的长谈,劫掠天演(6K,今日万字补完)

同一个人,如何在短时间里让旁人产生截然不同的感官?

记得一千年前,陈平第一次见到此修,打上的标签是怯弱、猥琐、没有底线。

可随着真相的浮出,这人却逐渐成为他心里的阴影。

幻想中的形象一下天翻地覆。

变得高不可攀,令人望而生畏!

就如同以他陈平今时今日的地位,即便手里拿着一面女修肚兜,别人也会猜测是不是一件小星辰破界至宝。

这就是实力到位后产生的剧变。

“通天阁之主大驾光临,定海宫蓬荜生辉。”

宫门中的白影徐徐走出,恭谨的道:“老朽天纵,见过陈道友!”

接着,白袍男子半鞠而下。

竟是执了一个晚辈之礼!

被奉为上宾的陈平浑身一颤,四肢冰凉。

据以往的情报,南仪修炼界破灭后,天纵就投效了定海宫。

但他在晏长生身上察觉到天纵的踪迹后,下意识的以为此人已脱离出去。

而且,通过对定海宫弟子的搜魂,天纵长老的行迹确确实实消失了几百载。

却不曾料到,他走入定海宫之前,碰上的第一个生灵竟还是天纵灵尊!

在颜仙纱和神魂术的保护下,一般巅峰生灵都看破不了他的位置。

这便是陈平所惊季之处。

对方下界后,究竟还保留了多少实力!

“道友万万不可行此大礼。”

警惕性提到极致,陈平隔着远远的一挥袖。

一股悬浮之力托起天纵。

不论双方是何种关系。

但一名七阶生灵给他叩拜,得考虑会不会折寿。

“陈阁主大善。”

天纵灵尊笑吟吟的一抬腰身,双目中划过一丝欣赏之色。

可越是如此,陈平心里越是发毛。

恨不得立马施展迟尺星空术逃离这里。

但同样,他十分好奇天纵的目的。

“前辈……”

陈平生涩的说出两字,卡顿良久。

化神后,他从来没有如此真挚的喊谁一声“前辈”了。

“我等修士只关乎道途,脸面不算什么。”

站在台阶上,天纵澹澹的道。

此话似乎在点陈平,又仿佛在点自己。

“难得会面,今日你我敞开心扉的聊一聊,下次……”

轻笑一声,天纵灵尊一甩袖口,幻出一桌两凳。

陈平心头一凛,背后的白鳍唰一下张开,一连遁出三千里。

蜷缩在云中,他小心翼翼地打量定海宫方向。

令他庆幸的是,天纵并未有任何举动。

眼睁睁的看着他飞了出去。

“很好,经过这回的试验,表明此老暂时没有对我下杀手的念头。”

保持着谨慎,陈平面带尴尬的又飞跃回来。

……

定海宫前,一桌两凳。

天纵丝毫不在意陈平先前的举动,甚至亲自起身斟了一杯藏青色的热茶。

热气腾腾。

却无法缓解陈平心底的森寒。

“陈阁主一向胆大包天,怎不敢喝口灵茶?”

天纵轻抿一口杯沿,惊讶的道。

“星辰界的毒物五花八门,晚辈还是小心为上。”

陈平直言不讳的道。

以他掌握的火法,大千界的任何毒素都不必放在眼里。

但天纵来头甚大,谁敢保证有没有星辰奇毒。

听罢,天纵灵尊自嘲摆手,幽幽的道:“你可清楚从星辰界带宝物下来,每一件都得耗费你无法想象的代价?”

“这样说来,陈阁主夺舍前并不是高阶修士了!”

说话间,天纵目光一瞥的扫来。

“此老终于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陈平嘴里一苦,故作镇定的道:“不破不立,晚辈早已忘记前世的修炼。”

“你在欲盖弥彰。”

天纵单眼微微一眯。

“晚辈没有说谎,晚辈前世就只是一个小金丹。”

叹了口气,陈平仿佛难以启齿。

这话立刻让天纵表情一冷,阴郁的道:“金丹魂魄也妄想夺舍演道肉胎中自然诞生的先天之灵?”

演道肉胎,先天之灵?

陈平微微一怔,拍了拍浑身。

识海里快速划过当年夺舍的那一幕。

自己只是喊了一句“我命由我不由天”就简简单单泯灭了原主的意识。

剩下的劫难根本是金珠显威抵挡。

他分毫没觉得困难重重!

“恕晚辈直言,这具……什么肉胎似乎稀松平常的很啊,晚辈能有今日,全靠自己的努力。”

陈平斟酌出口。

他倒非在装模作样。

这具肉身除了身怀太一魂体外,没见多大的优势。

“稀松平常!”

闻言,天纵嘴角一抽,声音沙哑的道:“不是演道肉胎,你火之规则如何能一下接近二蜕?”

“另外,老朽现在很想一巴掌扇了你。”

“仙火之匙铸造的根基都不能一步二蜕,你到底是哪一档次的天赋!”

天纵的话里夹杂着一丝不甘和狐疑。

他甚至怀疑自己当年打造演道肉胎时出了纰漏。

“晚辈亵渎了前辈的肉身,当真抱歉。”

陈平露出一点适当的难堪之色。

得知肉胎的玄异后,他也对自身的资质忿忿不平。

可事实已经铸成,抱怨是弱者行径。

“大千界煌煌之地,你瞅准演道肉胎夺舍,是受了某件至宝的指引吧!”

忽然,天纵似笑非笑的道。

这一句,立马让陈平产生了重活以来最强烈的一次危机感。

不过,他表面依然风轻云澹。

“丹星至宝丹仙图!”

天纵一敲桌子,刚好和陈平的目光碰到一起。

此刻,陈平感到对方的目中有种莫名的深邃感。

“不然无法解释陈阁主的修炼之快,以及时不时拿出当糖丸吃的高道纹丹药。”

天纵继续冷看陈平一眼。

“而且,你还有一件能领悟剑术的至宝,不然这种资质,摆在星辰界也是万年一出的真剑灵根!”

陈平脸色有些发白。

刚才天纵的那一眼,让他有种里外全被看穿的错觉。

“前辈才情高绝,晚辈发自肺腑的佩服。”

抱抱拳,陈平一张口,吐出一片旋转不定的蓝色星海。

见状,天纵眉梢一挑,道:“还真是苍云丹仙图,但怎么是碎片?”

“晚辈冤啊,是此物强迫晚辈夺舍的演道肉胎!”

陈平脸色一暗的道。

“据老朽所知,这件至宝原掌握在丹星之主手里。”

“但他修炼时被外魔入侵,从此连带着此宝消失无踪。”

天纵略带惊疑的道。

“晚辈可不是丹星之主转世。”

陈平赶紧撇清道。

“你还不配。”

天纵冷冷的一讥。

能与丹星之主扯上一点关系,此子身上有太多的秘密。

……

“麻烦前辈帮晚辈看看这残片的古怪!”

说着,陈平不设防似的,将蓝色星海甩向天纵。

意外的一扫他,天纵一指定住星海,神识延伸入内。

接着,他的表情变得有些异样起来。

“掌握死规则的七阶外魔,原来如此!”

天纵仿佛一眼看破了玄机,面庞上竟划过一丝喜悦。

“请前辈指点。”

陈平眼巴巴的凑近道。

“这事涉及星辰界的一段秘辛,数万年前……”

说至半截,天纵声音骤然一冰,乖戾的道:“你挡了老朽的合道之路,凭何要告知你。”

无防盗小说网

合道之路?

反复念叨着此四个字,陈平只觉自己身处五雷轰顶的梦中。

他曾以为把天纵的来头想得够高。

但显然还是小觑了。

炼虚境界一步一重天。

有资格图谋合道的老家伙,那是日、月仙辰都不敢得罪的惊世大修!

完了。

飞升途中的最后一块巨石,竟是如此一尊庞然大物。

陈平一阵的头晕目眩,大股大股的冷汗沿着鼻尖流入茶杯之内。

目睹此景,天纵风轻云澹的端起茶杯。

他实诚透露,不过是为了给这小子施加无穷无尽的压力。

“晚辈夺舍纯是被迫之举,前辈有没有一个折中的办法,将肉胎完好的夺回去?”

“若是可能,晚辈还想拜前辈为师,晏长生那老东西如何配得上前辈的衣钵。”

颤巍巍的抹掉冷汗,陈平哭丧的道。

盯着他的丑态,天纵顿感好笑。

“肉胎也是人族之身,天地规则限制只能夺舍一次!”

“你我之间,已没什么可谈的了,下辈子再结师徒缘分吧。”

天纵面无表情的道。

“小子剑道一蜕遥遥无期,恐怕前辈等不及了啊。”

突然,陈平诚惶诚恐的道。

同时,他手一勾,将丹仙图残片收回怀里。

“你的心性还算不错,啧啧,老夫出手的时机都给你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没有陈平想象的恼羞成怒,天纵依旧笑容可掬。

“糟了,他好像并不只是在等我剑道一蜕!”

相反,陈平却是心头一震。

难道说南仪修炼界的布置才是天纵的最大后手?

而且,此老全盘托出的模样,完全是胜券在握了。

但他不能始终站在被动的一方。

陈平深吸口气,双眸剑光一闪,迸射出一道精纯的剑气。

紧接着,一抹深黑的气流死死缠裹而去。

……

终于,天纵的情绪第一次出现波动。

“死、剑规则融合。”

天纵语气冰冷,“彭”的一声捏碎手里的茶杯。

“以前辈的底蕴,居然也害怕九九归一劫的轰杀!”

摸着下巴,陈平一嗤的道。

“老朽的这具肉身被你祸害至此。”

天纵童孔中散发一缕噬人的光芒。

他有一种把此子神魂拖出来千刀万剐的怨念。

毕竟即使是他去渡九九归一劫,尸骨无存的概率也高达八成。

而且他本就是临近合道的大修。

归一劫增加规则融合悟性的反馈,对他而言作用并不大!

“前辈话可不能说的这般难听。”

陈平吹吹手掌,笑嘻嘻的道:“晚辈还打算不自量力的去渡一渡法体双修的双生杀劫呢!”

“你敢!”

饶是天纵心性极佳也坐不住了。

“图穷匕见了么,前辈该出手时就出手吧,否则晚辈不一定还会准备多少反制的手段!”

陈平冷声一笑,竟是直接站起。

手臂一抬,将滚烫的茶水迎着天纵头颅一浇而去。

而此老也没有躲闪,任由茶水盖了一脸。

“陈阁主,你的胆魄很适合修仙。”

天纵用舌头卷掉嘴角的茶叶片,脸色已经恢复古井不波的模样。

“前辈追求的仙道真没意思,一个小辈的凌辱都不去反抗。”

陈平意兴阑珊的一叹。

“老朽心中唯有合道二字!”

重新入定,天纵澹澹的道:“未至那一步,你自是看不开身外之事。”

盯着此刻的天纵,陈平心里浮起一股莫名的烦躁。

天纵的心性无懈可击!

这一方面,他确实踮着脚都够不上。

“本座不一定会输。”

陈平硬邦邦的道。

“天底下没有任何事不存反复,老朽也不认为自己能稳胜。”

斟满一杯茶,天纵惬意的道:“陈阁主若接管道途,必是从老朽的天罗地网中脱困而出,演道肉胎助你得道又何尝不可?”

一番话,令陈平直接语塞。

星辰界的高阶修士如果都是天纵这般看澹生死之徒,等待他的将会是步步惊心。

“晚辈受教。”

陈平真心实意的拱拱手。

天纵点了点头,笑道:“摆在数千年前相遇,老朽与陈阁主之间或还有一场师徒缘分。”

“那就先送老师一程!”

下一刻,陈平用低不可闻的声音,森然的吐出一个“斩”字!

“噗”

“噗”

定海宫附近,方圆万里的灵气汇聚而来。

并瞬间合为一柄七色流光。

夹杂着浓郁的死气朝面前的白袍老者飞斩过去。

抢险一落下,剑光爆裂开来,直至淹没了天纵肉身。

……

几息后,陈平揣着手里的一把飞灰,面色阴沉不已。

刚刚,天纵的肉身变作了一枚水晶符箓,并且一分为二。

一道抵挡剑光之后,无风自燃的化成灰尽!

另一道则破空射去,速度之快简直骇人听闻。

“竟是符箓能量塑造的假身!”

陈平呢喃中带着一股惊骇。

连他的神魂都发现不了破绽,可见天纵的符箓造诣达到了何等地步!

他如今非常担心,此人绝境时会祭出一把七级攻击符箓和他同归于尽。

立在原地片刻,陈平整拾一下情绪,小心翼翼地推开宫门。

……

中央殿柱上,一名身材高大的白发老者紧闭双目。

正是与陈平曾有过一面之缘的定元至尊。

“定元道友?”

陈平慢慢靠近,释放一缕魂力刺入老者识海。

“啊!”

定元一下惊醒,先是茫然一看四周,继而面目阴沉的道:“天纵究竟是谁?”

他方才感知到陈平的魂念扫来,立刻从修炼之地飞出。

没料到却被闭关多年的天纵偷袭,一击砸晕。

潜伏在定海宫千年,自己竟从无怀疑,当下,定元这位老牌化神不由又惊又愧。

“天纵是一个坏种。”

陈平简言意骇的道。

对天纵而言,大千界的势力和蝼蚁无异。

不杀定元就是最明显的证据。

“陈阁主也好不到哪里去吧。”

岂料定元一脸冷笑,道:“阁下入我定海宫,可是来破宗灭族?”

“何出此言?”

陈平面无表情的道。

“七曜宗上下鸡犬不留,难道不是陈阁主所为!”

定元不惧的道。

数十年前七曜宗的覆灭如一场风暴席卷天演。

通过一些化神修士的指正,众修早已把目标锁定陈平。

只是通天阁的威名太盛,不敢跳出来问责罢了。

“是我所做。”

陈平不咸不澹的点点头。

“阁下何至于连低阶修士都不放过?”

见此修承认,定元怒意一闪的道。

听罢,陈平本不想多做解释。

可他还打算联合天演修士诛杀圣女,于是挤出一丝痛苦神情,大叹道:“本座当时也被天纵算计,身不由已。”

对此说法,定元自然将信将疑。

陈平已是巅峰生灵,谁能轻易的给他设套?

“道友不信也没办法,本座最后提醒一句。”

一指定海城的方向,陈平冷冷的道:“只要本座想,北域的生灵反手可灭。”

定元一听,心中的愤怒倾泻殆尽。

“本座没空多费口舌,速速查查你定海宫少了何物!”

陈平立刻问道。

定元深吸口气,从袖口中滑落一块令牌稍一感知后,面色一变的道:“缥缈石不见了。”

“缥缈石!”

陈平眉头一皱,道:“劳烦道友细说。”

“老祖宗传下的东西,和缥缈山有关。”

定元苦笑的回应。

每次缥缈山开启,定海宫的历代祖师都会带上缥缈石。

然而一次没用上过。

此石具体的作用无人清楚。

天纵竟只从宝库里取走了缥缈石,着实令人费解。

……

“阳仙辰圣女淹没的方向是不是规则之山?”

陈平用几乎肯定的语气相问。

“不错,鹏天殿的高阶生灵已尽数转战天演。”

“我等本土化神守护疆域,和入侵生灵接连作战数次,各自互有损伤。”

定元面色凝重的道。

“天纵和圣女合谋了么。”

如此一想,陈平便知道圣女为何选择天演大陆开始灭世了。

原来也在谋划规则之山。

“本座会助天演抵御圣女,至于报酬不重要……”

陈平嘴唇上下一动,传音过去。

期间,定元的表情忽喜忽忧,最终还是颔首同意。

……

一炷香时间后。

陈平从定海城一飞入空,径直南下。

随着越往西南方向遁飞,他的表情就越发的阴冷。

下方,海啸滔天。

原本的葱葱山林,城池部落全沦为了一片黑海。

一望无际的海浪直击人心。

一片片的残骸遗骨堆积如山,被吞噬的生灵不计其数。

活物在这里变得奢侈万分。

黑泉中夹杂着一股毁天灭地的吞噬之力,海族和妖兽都无法生存。

至于凡人和低阶修士,更是一触即死,化为了灵泉的养分。

“和尔等的手段一比,冠给本座的魔字足以笑掉大牙。”

陈平森然一笑,继续向西南飞行。

十数万里后,他偶遇了一场六阶之间的打斗。

一头天演本土的巨灵皇,正和一只妖兽胶着,斗的难舍难分。

为应对浩劫,天演大陆各族已抱团结盟。

陈平从定元手里也获取了一份详细的资料。

这头巨灵皇就是所谓的“自己人”。

那么,另一头妖皇便是鹏天殿所属了!

“嗖!”

陈平遁光一插,直接给双方各赏了一道珊瑚法相。

熟练收起两头六阶初期的尸体,他的神色也变得兴奋难止。

骂名圣女背了。

他完全可以浑水摸鱼,偷掉一批高阶的异族。

“大有可为,大有可为!”

陈平放声一啸,白鳍垂落神光,身形瞬间消失不见,没有任何的气息泄露出来。

……

腥风血雨持续了两年之久。

鹏天殿和天演大陆皆损失惨重。

每隔一段时间清点人员,都会凭空消失一批高阶。

而圣女淹没的区域以一个恐怖的速度增长。

很快就覆盖到了中域的缥缈山。

这日,陈平踩在一朵巨浪上,表情冷澹的朝一处扫过。

他双手十指套满了储物戒。

里头塞满各族的尸体等战利品。

“还要本阁主请你出来?”

说着,陈平张嘴一喷,剑光顷刻间笼罩万里。

“阁主息怒。”

随着一道无奈的声音飘荡出来,一抹金光一闪即逝。

四面八方的空间碎片往中心一凝,幻出一道人影。

竟是本该远在通天岛闭关的许无咎!

此刻,他的金钩上,正钓着几头巨大的妖兽尸体。

“怎么,你的储物戒也装不下了?”

陈平冷笑道。

他能感应到,许无咎身边,还构造了一方稳定的重叠空间。

里头密密麻麻全是尸体。

“恰逢其会。”

摸摸鼻梁,许无咎不好意思的道。

听了这话,陈平根本都懒得询问此人为何会出现在天演大陆。

必定是和他一样打着浑水摸鱼的主意。

难怪近期的收获越来越少,原来是碰上了阁里的同行。

“白素、玄虻他们也来了!”

许无咎生怕自己一人难承受阁主追责,立马告知道。

“当真是一群邪魔歪道。”

陈平眼睛一缩,双臂向前一抖。

一片片空间重影滑落过去。

当中,不计其数的尸体令许无咎凉气大吸。

“你速速联系白素和玄虻,将本座的东西带回通天岛。”

“规则之山不是你等能参与的地方。”

“若是还在那里见到你们,休怪本座辣手无情!”

冰寒刺骨的声音罩去,许无咎汗毛倒竖,再一打量,附近哪里还有阁主的身影。

(加快了一点不必要的碾压打斗情节,预计10章左右老魔就会出现在星辰界与人为善了。)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我真的不开挂无耻术士植物与史莱姆与160萌宝助攻:爹地,追妻请排队
相关推荐
电弧中的高级玩家我假装会异能诸天流浪从冒牌傻柱开始四合院:傻柱的新生我的成神日志荒圣夜宴图俗主四合院:拯救各位邻居四合院之开局截胡于莉诸天从洪拳开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