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返回

诸天影视从四合院开始

第二十七章 一只鸽子引发的惨案
上章 目录 下章

诸天影视从四合院开始第二十七章 一只鸽子引发的惨案

齐公子一直在密切的关注着叶晨的一举一动,因为在他心里,叶晨红党的嫌疑一天都没有摘下,他唯恐这次的行动会因为叶晨扑腾出什么幺蛾子而导致功亏一篑。然而他却越看越是窝火,因为此时叶晨正和自家表妹在院子里腻在一块儿,窃窃私语着什么,看情形居然还是自家表妹顾雨菲主动的,这让齐公子气的脑瓜子嗡嗡作响。

齐公子深吸了一口气,压住了翻涌的气血,定定的看向叶晨,发现他靠近顾雨菲的耳边轻声说着什么,但是眼神却是飘向了空中,齐公子随着视线望去,是只鸽子在天空中掠过,齐公子冷冷一笑,从枪套里摸出了那把从叶晨手里巧取豪夺的柯尔特手枪,打开了保险,对着天上的鸽子就是一枪。

“彭”的一声巨响,随之而来的就是齐公子凄厉的惨嚎,把正在院子里聊天的叶晨和顾雨菲吓了一跳,顾雨菲赶忙朝着齐公子的方向跑去。至于叶晨则是露出了一丝冷笑,真当我的便宜是谁都能占的?那你可想的有点多。

招待所房间里的于秀凝和陈明两口子也立刻闻声下了楼,于秀凝一出招待所的大门,就看到顾雨菲正守在齐公子的身旁,而齐公子正倒在地上打滚,时不时的发出痛苦的呻吟,空气中还弥漫着没有散去的火药残留,于秀凝赶忙对着顾雨菲问道:

“小菲,这是出了什么事了?”

顾雨菲的脸色有些古怪,正考虑该如何回答的狮虎,就听到一旁的叶晨开口说道:

“姐,齐公子估摸着只想吃鸽子肉了,拿枪打鸽子的时候,手枪突然炸了膛,脸都让火药给灼伤了,我看眼睛好像还出了问题,恐怕得赶紧去医院啊!我这大舅哥仁义啊,他这是是替我扛了灾啊,他打鸽子的那把手枪,正是我刚从黑市上买的那把,他这医药费我全包了!”

叶晨的话顿时让顾雨菲的小脸变得通红,有些嗔怪的看了叶晨一眼,但是却没有反驳什么。可齐公子就不一样了,正在地上疼得四处打滚的齐公子,听到叶晨唤他的那一声大舅哥,顿时觉得胸口气血一阵翻涌,“噗”的一下,一口老血没压住,直接喷了出来,然后眼前一黑,瞬间不省人事了。

叶晨的话信息量有些大,于秀凝好不容易才捋清了事情的脉络,无奈的苦笑了一声,然后说道:

“我先去联系一下主任,齐公子这伤势需要马上送去医院,忠义,要不你也跟着一起送齐公子去医院?”

于秀凝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死死的盯着叶晨,她总感觉齐公子受伤,和叶晨有脱不开的干系,这恐怕是叶晨故意而为之的,目的就是打破招待所的封锁,往外传递情报。真要是这样的话,自己就该适当的跟叶晨撇清关系,钱固然好,但是那也得有命花,真让总部知道自己和红党沆瀣一气,是要被家规处置的。

只见叶晨笑了笑,打了个哈欠说道:

“你让我陪着美人儿我愿意,陪着男人算怎么回事儿?有那工夫我还不如上楼睡一觉呢,这种事就别找我了,我和我这位舅哥,是向来都不对付,估计现在他最不想看到的就是我这张脸,我就不去给他添堵了。”

说罢叶晨也没理会院里的众人,径直朝着楼上走去,顾雨菲看着他离去的北影,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她从叶晨那里已经得知了具体的详情,对于他的分析也非常认同,然而顾雨菲却没想到叶晨会利用齐公子来打开突破口。

招待所门外负责监视的小贩,随后就看到了医院的救护车开进了招待所,他们第一时间将情况汇报给了东北局的杨克成,杨克成收到信号,知道针对民主联军总部的那个叛徒,可以正式动手了,连忙取出了备用电台,准备发报……

接到于秀凝的电话后,李维恭第一个反应就是坏菜了,情急之下,他随口问道:

“秀凝啊!你说这次行动是不是要泄密了?”

于秀凝沉默了片刻后,对着李维恭回道:

“招待所周围早就出现了异常,平白无故的多了不少的小商小贩,当时齐公子出事的时候,闹出的动静很大,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这次行动恐怕是已经泄密了!”

李维恭把自己重重的摔在了椅子上,有气无力的说道:

“那哈尔滨的姜鹏飞不是要危险了?”

这还用猜么?十有八九是凶多吉少了,眼下东北三座重镇中,沉阳、长春已在国党的掌握下,唯独缺一个哈尔滨,如果哈尔滨再能得手,那占据东北九省之地,基本上就算是探囊取物。于是在李维恭和齐公子地策划下,督察处向哈尔滨派遣了大批武装特务,准备趁红党立足未稳之际,一举拿下这座“东方的小巴黎”。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对于这次“暴动”,李维恭是满怀信心的,姜鹏飞此人当过汉奸部队的长官,按理说怎么也该是能文能武了,最主要的,是他背后还有军统这座靠山。如果他能率领手下一举颠覆红党在北满的这座大城市,日后李维恭在同僚面前,也就可以摆摆老资格了。然而他做梦都没想到,只是一次不经意的意外,就导致情报外泄,行动还没开始,就功亏一篑了。

此时督查室的几位大员除了齐公子尚在医院住院,其余的四人都站在李维恭的办公室里,这时候手底下的特务,偏偏没眼色的进来询问:

“李主任,招待所现在还需要隔离吗?”

“隔离个屁,没看见吗?被隔离的人都站在这儿呢,这次行动失败了……给我滚出去!”李维恭气的好像一条疯狗似的,对着手下的特务乱吠道。

李维恭突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赶忙慢慢扶着椅子坐下,这时叶晨赶忙上前,轻声问道:

“恩师啊,你的药呢?放哪儿了?”

李维恭有气无力的指了指身后衣架上的大衣,叶晨心领神会,赶忙从大衣兜里,翻出了李维恭的降压药,估计再晚一会儿,李维恭这个老小子,就得被气嗝儿屁了。李维恭在叶晨的服侍下吃了降压药,整个人都显得无精打采的,这时就听叶晨轻声劝慰道:

“恩师啊,你有什么火儿就发出来吧,别憋在心里。我们这都是您的学生,又不是外人,您可千万别憋坏了身子!”

顾雨菲看到这一幕,眼睛顿时看向了天花板,不知道的,还以为叶晨是什么样的孝子贤孙呢,然而顾雨菲偏偏是整个督查室里唯一的知情人,看着叶晨这精湛的演技,顾雨菲好悬没憋住笑出来。

李维恭的脸色惨白,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哀叹,然后有气无力的说道:

“我发什么脾气?发脾气管什么用啊?郭平飞让红党直接给抄了老窝,暴动计划还没开始就胎死腹中,这是比通化暴动更大的惨败啊,我该怎么向总部交代啊,我这张老脸都让你们这些人给丢尽了!”

李维恭这句话还真没说错,任谁都没想到,齐公子想要在叶晨面前杀鸡儆猴,会出现这样的意外,枪居然爆膛了,事后于秀凝仔细的勘察了那只被炸的支离破碎的枪支,居然没有发现任何的线索,在那样剧烈的爆炸中,估计有什么线索,也都飞灰湮灭了。

李维恭此时成了重庆最大的笑话,手下人拿枪打只鸽子,结果把自己给搞进了医院,最终导致情报外泄,这简直就是离了个大谱,就连毛齐五听了,都骂了一句酒囊饭袋,他此时连报告都不知道该怎么写,实在是丢人丢到家了。李维恭对着顾雨菲问道:

“小菲啊,你表哥的情况怎么样了?”

齐公子的人缘该说不说,真不是一般的臭,他住院那么大的事儿,整个督查室除了顾雨菲以外,根本没人过去探视,就见顾雨菲轻声说道:

“我表哥的脸部重度灼伤,眼睛被崩瞎了一只,一枚弹片扎进了脑子里,因为位置太过特殊,没法轻易取出来,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李维恭听了一阵无语,你说你要是行动过程中受伤,好歹也能混个立功嘉奖什么的,你打鸽子让枪给崩了算是咋回事儿?我想帮你搪塞都搪塞不过去。

陈明在办公室里全程都低着头,他怕自己不小心笑出声来,心高气傲的“肚脐眼”能有今天这局面,恐怕他自己都没想到,不过还真是解气啊,看到姓齐的倒了大霉,陈明的心里是说不出的舒爽。

这时就见叶晨沉吟了片刻,然后说道:

“李主任,我觉得这件事情齐大队长完全就是帮我背了锅,估计上次我审讯赵致的事情,已经传到了那边的耳朵里,他们这是对我展开的锄奸计划,利用我在黑市买来的手枪,意图对我进行加害,没想到却让齐公子挡了枪!”

叶晨此时虽然主动把事情往自己的身上揽,但是在场的众人眼睛却是明镜的,这件事还真就怪不到叶晨的身上,所有人都知道叶晨的手枪是被齐公子给收缴的,刚进招待所就被下了,无论如何都怪不到叶晨的头上,这时就见于秀凝站出来说道:

“主任,您别怪我多嘴,在我看来小齐这回纯粹就是自找的,我说这话也不怕小菲生气,我弟忠义平时多老实的一个人?整个督察大队您可以打听一下,就没人能挑出忠义的不是来,可偏偏就是这个齐公子,整天对忠义咬死了不放,对忠义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刚进招待所就把忠义的枪给下了,现在落得这个地步怪的了谁?”

于秀凝的话也暗合李维恭的心意,手底下的人明争暗斗,他把控大局,是他的一贯策略,这能显出自己制衡的本事来,可是一切都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不能因私废公,不能耽误他赚钱,偏偏这两点齐公子都没有做到。李维恭点了点头,然后说道:

“我心里有数,这件事就不用再提了。这次要不是我反应及时,被抓的就不仅仅是郭平飞一个人了!”

于秀凝有些玩味的看着李维恭,然后问道:

“那个内线还没有暴露?”

李维恭看了眼面前站着的四位学生,沉声说道:

“事已至此,我也就没必要再跟你们藏着掖着了,策划这次暴动,主要就是因为我们有一个内线,他叫何迹云,是民主联军总部作战科的副科长,四平战役以前,他就已经开始替我们收集了大量的情报,我们在东北战场的军事优势,这个人功不可没。本来我打算这次行动成功之后,再把他撤回来,可是现在他和行动计划一起都暴露了,所以我只能安排人把他给紧急撤离了。”

叶晨心中暗恨不已,到底还是让这个杂碎逃离生天了,看来他能做到作战科长这个位置,自身的军事素养功不可没,要不然也不会发现我军对他的暗中监控。不过山水有相逢,早晚大家都有见面的一天,自己一定要好好的炮制这个家伙。

于秀凝露出了一个庆幸的表情,然后说道:

“幸亏如此,要是连他也被红党给抓住,那可真的没法向总部交代了!”

“算了算了,你们都出去吧!”李维恭心灰意冷的挥了挥手,把众人遣散……

夜晚,老杨的书店里,叶晨和杨克成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老杨对着叶晨说道:

“忠义啊,你这次的情报确实太重要了,如果让敌人得逞,那东北最后一个立足点我们都可能会丧失,整个东北的局面都会很危险!”

这时叶晨对着杨克成问出了自己心里的疑问:

“这次怎么还让何迹云给跑了?”

杨克成的脸色不大自然的,对于这件事情他也很恼火,这边好不容易冒着生命危险搞到的情报,结果最后还是没能按住这个叛徒,不过他还是向叶晨解释道:

“对,我们还是晚到了一步,当时部队驻扎在四平期间,他和当地的一个地主女儿勾搭上了,算是中了美人计,这个女人是三青团的一个区队长,他就这样被拉过去了!”

叶晨冷笑了两声,然后说道:

“放心吧,他跑不了的,李维恭已经派人把他接回来了,等到了督查室这一亩三分地儿,我会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有时候活着未必就是件好事,他难受的日子在后头呢!”

杨克成自然是知道叶晨的底气,他现在可是沉阳出了名的财神爷,无数的人要看叶晨的脸色吃饭,想要收拾一个何迹云,甚至根本都不用叶晨亲自动手,就会有人抢着前赴后继。老杨拍着叶晨的手臂说道:

“幸亏你在招待所没什么意外,要不然我就只能拿根儿绳上吊了,你是不知道啊,当外围的同志告诉我,救护车进了招待所,拉出来一个人的时候,我的心都揪了起来,唯恐你出一点意外!”

杨克成的话没有丝毫的夸张,叶晨这次提供的情报实在是太重要了,为配合叶晨送出情报,东北局几位领导被彻底惊动了,沉阳城全体地下党员,都是二十四小时莫名其妙地待命,这还不算周边城市中,那些随时候命准备抽调增援的同志。

“老许啊!你以后可要听话呀!知道么?你就是来搞物资的,搞情报的事跟你不沾边,懂了吗?顺手牵羊那业余爱好,还是把它戒了吧,这样你就能安全,我也能够省心了。市委转达东北局的命令,哪怕沉阳城的情报员全都牺牲了,你老许也绝对不能出事。不然就是你这边葬礼,我那边枪毙。”

老杨这劝戒有点意思,不像命令,反倒像是哀求。他不哀求行么?眼下叶晨在红党情报界的地位,几乎都要数一数二了。能把一整套的军工生产线弄进北满,哪位情报员有他这出奇冒泡的本事?这等功绩意味着什么?表明日后在天下的角逐中,我们可以放手和国党叫板了……

此时的齐公子,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糟心的听着手下特务的汇报,齐公子强忍着剧烈的头疼,对手下问道:

“我出事以后,许忠义当时有什么动静?”

手下的特务面面相觑了一眼,然后说道:

“当时许科长跟于督察打过招呼之后,就直接回了招待所的屋里睡觉去了,直到李主任的电话打到了招待所,他才随着众人离开!”

此时齐公子的脸色狰狞的可怕,爆膛产生的灼烧让他失去了以前那副俊俏的面孔,此刻的他比起巴黎圣母院里的敲钟人,那是好不了多少,都是巨丑无比,再加上被崩瞎了一只眼,要是穿的落魄点,拄个棍儿在街上乞讨,都没有丝毫的违和感。

手下人离开之后,齐公子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比起生理上的伤痛,自己的屡次失败,让齐公子不由得开始审视自己,从打来到沉阳的那天开始,自己就没有一件事情顺利的,先后被于秀凝和叶晨给上了一课,现在又出现了一个不知名的敌人,这个人到底是谁呢?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佞臣凌霄我真的不开挂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杨晟已过万重山
相关推荐
是你们逼我成巨星的四合院:随身一个游戏系统影视世界从匆匆那年开始穿梭影视世界影视之我要做主角影视世界从药神开始影视世界的神豪影视世界:从和乔晶晶分手开始影视都市从四合院开始完美世界之无上仙帝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